【柔佛人头条】家庭收入减 学生暂停课 补习中心流失30%生意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家庭收入减 学生暂停课 补习中心流失30%生意

    补习学院的学生同样必须保持人身距离。

    报导:刘彦运



    (古来5日讯)一场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部分家庭改变了传统“再穷不能穷教育”的观念,因失业或收入减少,已无法让孩子继续补习,补习中心因此流失20 %至30%生意。

    一直以来,华裔家庭都把孩子的教育放在第一位,让孩子就读小学或中学时就补习打好基础,不过,今次的疫情,加上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导致部分家庭生活拮据,无法负担额外的开销。

    新山及古来区的补习中心在复苏期管制令期间重新开业后,面对学生减少20%至30%的情况,其中小学六年级的补习生流失情况更为明显。

    学生进入补习中心前必须搓手消毒。

    因为教育部宣布取消今年度小六检定考试,一些家长节省开销,暂不让孩子补习。

    其中,古来加拉巴沙威“奕才补习学院”院长陈奕逢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自从行动管制令以来,有一些家长收入减少,无法负担补习费,暂时无法让孩子补习。

    “保守估计,复课后的学生至少流失20%。也有一些家长原本让孩子补习3科,现在只补两科或一科。”

    他坦言,由于教育部今年取消小六检定考试,一些家长也暂停就读小学六年级的孩子补习。

    陈奕逢:流失约20%学生。
    古来加拉巴沙威奕才补习学院已重新恢复运作,但部分学生未回流。

    古来优美城“弘文书院”院长余先生(29岁)同样指出,根据目前记录,重返补习的学生少了20%至30%。

    尽管如此,他强调,该学院也分开时段让学生上课,避免太多人在同一个时段,造成拥挤。

     

    为了防疫,古来优美城弘文书院的图书架,暂时不开放给学生使用。

     

    遵守人身距离

    补习中心遵守人身距离(penjarakan fizikal)标准作业程序,所有桌椅重新排列,以往一张桌子可能坐3或4个人,现在一律改为只坐两个人。

    根据地方政府的标准作业程序,私人补习学院必须控制学生人数,根据补习学院面积的大小,不能太多学生挤在一个时段。

    补习学院的标准作业程序其实与学校一样,必须保持人身距离。

    陈奕逢就指出,该院的桌椅必须重新排列,以往一张长桌坐3个人,现在只能坐一或两个人,桌椅必须画上记号,方便学生根据位子就座。

    余先生也指出,该院鼓励学生扫描手机应用程式MySejahtera,以便一旦卫生局或有关当局需要资料,方便追踪。

     

    学生料8月回流

    古来优美城潜能补习及托育学院院长郑玉珍相信,到了8月份,许多学生会回流。

    她说,刚回来补习的学生大约40%。其中确实有一些六年级学生的家长认为既然今年没有UPSR考试,干脆暂时不用补习,以减少一些开销。

    “不过,相信8月份,许多学生会回流。”

    郑玉珍:到了8月许多学生会回流。

    唯她保守估计,受到疫情冲击,至少会流失20%学生。

    她也坦言,根据当局规定的标准作业程序,补习中心的规模及面积,学生人数都有限制。

    她说,因此,如果现阶段人数太多也无法容纳,毕竟补习学院不比学校,空间毕竟有限。

    位于古来优美城的潜能补习与托育学院。

     

    流失大部分小六生

    新山茂奥斯汀花园“精明补习中心”院长陈心坚博士指出,该补习中心在行动管制令后,流失大约20%的学生客源,大部分为小学六年级学生。

    他说,该补习中心主要为小学生补习,其中流失的学生大部分是六年级学生。

    他说,一些家长未必是为了节省开销。

    “有一部分家长认为,反正今年已经没有小六检定考试,如今只剩几个月,干脆暂不让孩子补习。”

    陈心坚:部分家长暂停让孩子补习。
    新山茂奥斯汀花园“精明补习中心”复课后,严格遵守人身距离上课。

    而新山和丽园“易学社补习中心”业者郑丽宝指出,7月份开始复课以来,该补习中心的学生也流失了20%左右。

    她说,不过国际学校的学生还没有回来上课,要到8月份才了解所有的数据。

    易学社补习中心是郑丽宝及她的丈夫纪继耀联合创办。

    郑丽宝(左)与纪继​​耀经营的易学社补习中心。

     

    学校有安排补习

    黄益全(17岁,中四学生)

    我去年有到补习学院补习,不过今年开始没有补习了,因为学校也有安排补习。

    而目前学校复课后,我有很多同学照样去补习,不会因为疫情而感到担忧。

    黄益全

     

    照常补习不担心

    范凯程(16岁,中三学生)

    我是加拉巴沙威奕才补习学院的学生,补习学院都有按照标准作业程序,例如量体温、搓手消毒、保持社交距离及戴口罩等,不会感到担心。

    我对补习学院的防疫措施也感到满意。

    范凯程

     

    一定要做好防疫

    蔡美龙(53岁,司机)

    只要补习学院的业者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做好防疫措施,作为家长是不会担忧安全问题。

    毕竟目前疫情还未彻底结束,安全措施是一定要有。

    蔡美龙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