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持新国驾照返国 难投老本行 越堤族司机失业5个月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持新国驾照返国 难投老本行 越堤族司机失业5个月

    达亚兰(前排右3)率领数十名失业司机,呼吁陆路交通局和交通部发放临时国内驾驶执照,以协助他们在本地找到工作,渡过经济困难。

    (新山13日讯)在新加坡从事司机工作的越堤族,自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爆发后,因马新边境限制自由出入境等原因而失业,他们回国却苦于无法重投老本行,数个月来完全无收入。



    保守估计,有数以千计越堤族在新加坡从事驾驶巴士或罗厘工作,但一场疫情让他们始料未及,有者暂时无法回到新加坡工作,有者则已经失业。

    由于他们已将本地的驾驶执照转换为新加坡驾驶执照,因此他们已无法在国内任职司机。

    因职业需求,在新加坡担任巴士司机的越堤族,都会将国内驾驶执照转为新加坡驾驶执照。

    求发临时驾照

    一群原本在新加坡从事司机工作的越堤族申诉,从今年3月至今,他们已失业5个月之久,更无奈的是,他们因无法持有本地驾驶执照,无法在本地找回司机工作。

    他们希望政府,在不取消他们持有新加坡驾驶执照的情况下,发放临时驾照,以协助他们找到临时工作糊口,直至两国边境开放为止。

    因持有新加坡驾驶执照,导致许多回到本地的司机,都难以重回司机的老本行。

    马来西亚客工协会(PEMAS)主席达亚兰今日率领数十名失业司机,在柔州陆路交通局门口召开记者会,呼吁政府认真看待这项课题,协助司机在本地就业。

    他说,因新加坡驾驶执照在本地无法使用,会员都面对重新就业的问题,包括一些会员想在疫情期间,暂时驾驶电召车Grab赚取一些收入,但都不能。

    “根据当局规定,如果要转换为国内驾驶执照,就得取消新加坡驾驶执照。我们希望政府酌情处理,先发放临时驾照给我们渡过难关,一旦两国边境开放,我们将回到新加坡工作。”

    他指出,一旦取消新加坡驾驶执照,日后将难以申请回,希望政府可伸缩性处理,因为相信有数以千计的国人都在新加坡从事司机工作。

    将赴布城移交备忘录

    达亚兰指出,该会原本要把备忘录提呈给柔州陆路交通局,唯该局表明不是该局的权利,因此他将会在周五到布城移交备忘录给有关部门。

    他呼吁陆路交通局及交通部酌情处理。

    “我也希望政府将这项课题带入内阁讨论。”

    跨境巴士司机持两国驾照
    新国有指定路程

    汉达英达私人有限公司营运及市场经理林镇芳指出,在该公司驾驶马新跨境巴士的司机,都必须持有马来西亚驾驶执照及新加坡驾驶执照。

     

    林镇芳:公司未有聘请司机的计划。

    她接受《中国报》询问指出,有关巴士司机所持的新加坡驾驶执照,是设有指定的路程范围,并不能在新加坡境内随处驾驶。

    她透露,由于疫情期间,公司对司机的需求不高,因此公司暂未有要聘请司机的计划。

     

    ◆莫哈末拉兹里(32岁)

    我在新加坡驾驶巴士4年,在我国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时,刚好孩子入院,那时我决定留在本地。
    过去5个月来,我无法在本地找到司机的工作,因为我持有的是新加坡驾驶执照。
    我向来都是从事司机的工作,所以还是想做回老本行,等到马新边境开放了,就会回到新加坡工作,因为雇主还有保留我的工作准证。

     


    ◆莫哈末希山(46岁)

    之前我在新加坡驾驶巴士,每天都往返新马两地。
    因为我持的是新加坡驾驶执照,无法在本地找到司机工作,现在已失业5个月了。
    我每月还要缴付1100令吉的屋租,还要养育4个孩子,经济压力极大。
    我想先在本地驾驶电召车Grab赚取一些收入,希望可以获得国内的临时驾驶执照,渡过经济难关。

     


    ◆蓬比恩(31岁)

    新加坡的雇主已停止我的工作准证,但一旦马新边境放宽开放措施后,我会继续回到新加坡工作。
    我育有两名孩子,在本地租房,目前是在动用积蓄勉强过活。
    但我无法继续这样下去,还是希望政府先发放临时驾驶执照给我们,协助我们渡过疫情。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