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长堤通不过 还是有路走 “留在这里,拼了!”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长堤通不过 还是有路走 “留在这里,拼了!”

    有马劳赶在3月18日前,留在新加坡工作,免丢失饭碗,也有人为了妻儿,留在新山创业打拼。 (档案照)

    报导:蓝子鑫
    摄影:张来星(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山15日讯)“我们都回来了!”3名马劳在新加坡打拼多年,有的抱着理想,有的则是因为行动管制阻了越堤工作的路,在疫情笼罩的时期,决定留在国内大展拳脚,希望拼出一条路,开启人生新篇章。

    据《中国报》了解,苏复期管制令期间,有不少店面开张,当中不少是曾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劳”,如今他们放弃回到新加坡工作的念头,尝试在自己的国家打拼,希望能过着稳定的日子。

    林振宝:申请入境不果辞职。

    其中,原本在新加坡工作的华裔男子,等待马新两地关卡恢复期间,多次向新加坡人力部申请入境工作不果,面对各种贷款的压力,在无计可施下辞职,与妻子前后向3家银行贷款,租下一间店面,当起咖啡店老板。

    在新加坡工作约10年的林振宝(32岁),原本在新加坡一家包装工厂工作,惟在行动管制令前夕,放心不下留在新山的妻子,决定留在新山。

    他接受《中国报》询问时指出,公司曾协助他,尝试向新加坡人力部申请回新工作,但一直都无法成功,为了生计只好辞职,另寻他路。

    他坦言,与妻子商讨了一个月,间中想过在本地找工,但如今世道不佳,许多人也在找工,部分工作也不适合自己,因此就打消念头。

    “面对车贷的压力,且去年刚新买一间屋子,每个月的开支非常庞大,如今妻子也怀有生孕,因此确定放手一搏开一家咖啡店。”

    在各种贷款的压力下,林振宝及妻子决定放手一搏,向3家银行贷款,开设一家咖啡店。

    他指出,与太太原本向银行贷款准备办婚礼,由于行动管制令被迫推迟,身上没有其它资本,便利用这笔钱开店,前后再向2家银行贷款,包括利用信用卡提款等。

    “我们找了很多地方,最后在新山甘拔士租下一间店面,月租4000令吉,由于是新店,因此在装修上花费了约5万令吉,最终在7月28日成功开业。”

    他坦言,自己也曾未想过会开一家咖啡店,虽父母一开始有点担心,但还是非常支持他的决定。

    马新两地在新冠肺炎的笼罩下,纷纷传出裁员的消息,有马劳决定回到大马创业。 (档案照)

    前东家欢迎随时回去

    新加坡前东家欢迎林振宝随时回到工作岗位。

    林振宝指出,其任职的工厂经理,在得知他创业后,就致电恭喜他,对于他若有意复职回到工作岗位,公司也愿意为他安排。

    他说,他原本是每天来回越堤工作,去年7月从新加坡放工回家时,因摩哆翻覆,在家中休养了1个月左右,家人一直很担心。

    他说,此次因疫情而开设的咖啡店,若之后生意稳定下来,能维持生活开销,就会安顿在新山,也让父母安心。

    “目前暂无回新加坡工作的念头,如果真的没办法,才回新加坡工作,但咖啡店才开业不久,目前还在观望中。”

    另外,他谈起首次当老板的经验,由于人手不足,且21岁那年曾学过港式茶水的冲泡技巧,因此他每日从清晨5时30分就开门负责泡茶,一直到晚上9时。

    “虽已学了有一段时间,但还是有一些记忆,训练几次后,也慢慢地找回感觉,技巧方面也在琢磨中。”

    在中学毕业后,黄永财就前往新加坡工作,工作了3、4年后,决定辞职创业。

    去年开始计划做生意

    年轻有为的青年,18岁时就到新加坡工作,怀着理想的他,工作多年后决定辞职创业,惟天有不测之风云,碰上行动管制令,因此计划无形中被延迟。

    23岁的黄永财中学毕业后,与大多数人相同,报着“赚新币”的心态,到新加坡一家中国餐厅工作4、5年,今年2月份辞职后,回国开创麻辣香锅的生意。

    他受询时指出,本身怀着创业的理想,不想一辈子“打死工”,拿着固定的收入,因此就租下一个摊位做生意。

    黄永财:抱着创业的理想。

    “从去年开始,我开始计划做生意,策划了约一年左右,由于遇上管制令,计划延迟至6月中旬,从头到尾都是我一手包办。”

    黄永财是家中的独生子,对于他回国创业的决定,父母皆表示支持,虽管制令来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创业在他的计划之内,因此对于目前的情况满意,也暂未有回新工作的计划。

    杜志胜:事业及家庭取得平衡。

    常牵挂妻小毅然辞职

    “麻坡仔”勇闯新加坡,在当地工作了近14年,由于经常牵挂在新山的妻小,今年初毅然辞职,全心全意与妻子搞好菲律宾餐厅生意。

    来自麻坡的杜志胜(33岁)与菲律宾籍妻子雪莉(35岁),育有两名女儿,自18岁就到新加坡从事餐饮业的工作,一做就是14年,间中也到过不同的餐厅上班。

    他指出,两人与友人合股经营的餐厅从11月份开业,当时他交由妻子打理,自己依旧在新加坡工作,由于担心妻小的安全,且妻子必须照顾两名女儿,因此今年2月便辞职,协助妻子打理生意。

    杜志胜与妻子一同打理餐厅,虽对离开了14年的工作岗位有些不舍,但他还是以家庭为先。

    他回忆起在新加坡工作期间,无法放心远在新山的妻小,更在家装置闭路电视。去年二女儿出世当天,他从新加坡赶回家,在拥堵的关卡上,心急如焚。

    如今已回到大马后,杜志胜坦言,能够在事业及家庭上兼顾,虽离开原本的工作岗位有些不舍,但他还是以家庭为先。

    他也说,餐厅之前只供外带,但管制令期间,生意开始不稳定,因此本月开放堂食,以应付生活开销。

    新冠肺炎使到一桥之隔的马新,出入境都受到管制,也让不少马劳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 (取自面子书)

    省吃俭用应付开销

    马劳回到新山创业,与之前“赚三倍”相比,收入肯定少了许多,因此在为生意打拼期间,只能靠着省吃俭用,以应付日常开销。

    黄永财指出,与之前在新加坡工作的薪水,确实少了数千令吉,但他强调,创业一直是他的理想,因此这段期间只能省吃俭用。

    “虽如今的收入少了许多,但相信生意上了轨道后,收入就会有所增加。”

    另外,杜志胜说,由于妻小居住在新山,若因行动管制令留在新加坡,确实会让他进退两难,必须在工作及家庭上取得平衡,因此对他而言,在管制令前夕辞职回国,感到非常庆幸。

    他坦言,本身有创业的计划,碰巧因疫情关系,让他能够大展拳脚,继续为事业打拼,但暂无回新加坡工作的打算。

    “之前在新加坡的收入为9000令吉,自己创业后,收入少了一大半,还要养家糊口,确实会有压力,但万事起头难,只好先省吃俭用。”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