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县议员和村长难产 传马华仅获1銮市议员配额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市县议员和村长难产 传马华仅获1銮市议员配额

    市县议员和村长还未被委任,住宅区的民生课题投诉无门。

     



    ★报导/摄影:林德胜、陈天保

    (居銮、新邦令金18日讯)居銮和新邦令金市县议员和村长“难产”情况持续,令不少民众有苦无处诉,可是一些民生课题不能等,民众只能到已成为反对党阵营的希盟国州议员办公室求助,或直接到相关政府单位自行投诉。

    不过,国州议员办公室职员以“不是执政政府,会尽力协助处理”等回覆,让民众失去信心,无法等下去的民众,尽管口操国语不流利,还是硬着头皮到政府部门求助。

    《中国报》记者走访居銮和新邦令金一带,大部分民众表示目前没有市县议员和村长,一些住宅区基本建设损坏不知要向谁投诉。

    小民生课题如沟渠、路灯损坏或大树倒下皆不知该向谁投诉,最近在居銮发生至少有10个住宅区屎味的问题,同样没有便捷投诉管道。

    民众仅能向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叶志明或马华居銮区会公共投诉组主任黄玉英投诉。

    蚂蚁公园日前发生的非政府组织拆除设备事件,被民众认为是无市议员协调而引起的纠纷。

    求助政府部门很麻烦

    民众坦言,少了市县议员或村长协助,民生课题需要通过多重管道反映,确实很麻烦。

    蚂蚁公园日前发生的非政府组织拆除设备事件,被民众认为是无市议员协调而引起的纠纷。

    民众说,非政府组织少了市议员的沟通平台,与居銮市议会在沟通方面产生误会,继而导致蚂蚁公园的拆除和提升工作受到阻扰,市议会最终下令暂时封锁该公园直到另行通知。

    新邦令金则发生一些沟渠设备损坏,大树压中屋顶等事件,民众投诉无门,只能亲自到新邦令金县议会求助,对无法口操流利国语的年长者造成不便。

    国盟政府内斗情况激烈,传闻以目前局势,马华居銮区会或仅能获得1名市议员代表。

    传仅获1市议员配额
    居銮马华不满

    国盟政府各政党“争位”激烈,传闻以目前局势,马华居銮区会或仅能获得1名市议员代表。

    马华居銮区会在过去的配额获得10个市议员,如今传出仅能获得1名配额的消息,引起马华居銮区会强烈不满。

    马青居銮区团署理团长黄玉英说,由于国盟政府有太多政党,各政党都要求分配市县议员,分配不均和内部无法达成共识,导致市县议员“难产”情况或会持续。

    至于居銮18个华人村长方面的人选,黄玉英说,华裔村长人选仍在内部讨论,人选预料在10月前会完成。

    黄玉英也是马华居銮区会公共投诉组主任,她说,由于市县议员和村长至今还未委任,投诉组目前会扮演市议员角色,接受居銮各住宅区的民生投诉。

    她说,投诉组在接到任何民众的投诉后,会马上跟进处理,并透露最近接获的个案多是弱势群体急需物资援助,其他民生投诉则较少。

    郑文金(73岁,商人)

    县会投诉不方便
    郑文金(73岁,商人)
    没有市县议员和村长,很多投诉都求助无门。
    一些民生投诉如路灯损坏或新村道路破损,都不知要找谁投诉,如果要投诉,可能要亲自到新邦令金县议会投诉,感到非常不方便。

    林春花(77岁,退休人士)

    没人求助很无奈
    林春花(77岁,退休人士)
    最近新邦令金又有屎味,没有县议员或村长求助,感到很无奈。
    在过去,如果有民生课题,县议员和村长会马上跟进,就算无法马上解决,还是会比较放心。

    林顺(70余岁,小园主)

    居民需亲自处理
    林顺(70余岁,小园主)

    大树倒下压中吗什住家屋顶,没有县议员或村长求助,只好安排亲友驱车到6公里外的新邦令金县议会求助。

    没有县议员和村长求助,民生投诉需要居民亲自处理,非常不便。

    曾瑞明(60岁,瓷器店职员)

    向希盟议员反映
    曾瑞明(60岁,瓷器店职员)

    没有市议员协助,目前有民生课题,都会到希盟国州议员办公室反映,希望他们可以把问题传达给政府相关单位。

    希望国盟市议员可以尽快委任,因为他们毕竟是执政政府的代表,做起事来比较方便,向他们做出投诉,也比较有保障。

    刘富兴(51岁,神料店业者)

    以人民利益优先
    刘富兴(51岁,神料店业者)

    国盟政党之间不应继续内斗,而是需要以人民利益为优先。

    希望可以很快捎来市县议员和村长获得委任的消息,让各项民生课题获得跟进解决。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