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运作两个月 工厂水费暴涨至逾千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暂停运作两个月 工厂水费暴涨至逾千

    报导:林健海



    (新山20日讯)物流工厂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暂停运作两个月,水费竟然暴涨,从以往两三百令吉涨至逾千令吉,业者不满向水务局理论,得到答案令他啼笑皆非。

    工厂设在振林山努沙仄孟朗(Nusa Cemerlang)工业园的刘先生(30岁)向《中国报》申诉,其工厂用水费每月平均介于200至300令吉,但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即5月开始至8月突然暴涨。

    他说,今年1月水费为200令吉左右,2月及3月各约300令吉左右,4月为逾400令吉,5月起突然暴涨至逾1200令吉,令他咋舌。

    他不解,4月及5月为行动管制令期间,工厂无运作,此外,工厂并不属于拥有机器操作的工厂,只是一般工厂,用水都以如厕的用水居多,用水量不可能要上千令吉。

    刘先生展示1月至8月的水费单,显示5月起水费就开始暴涨。

    “更甚的是,6月的水费单也显示1298令吉。从1月至6月,我发现照着水费单我必须要缴交近3700令吉。”

    由于刘先生拒缴高昂水费,柔佛水务联熹有限公司(SAJ Ranhill)之后派人上门要切断水供,他暂时缴费约1700令吉,才免于工厂水供被切断。

    他昨日前往柔佛水务联熹有限公司理论,负责人给予答复竟然是,可能行动管制令期间,工厂久未用水,而工厂重新运作后突然强大的水力,导致地下水管破裂,是水费暴涨的原因。

    刘先生感到啼笑皆非,并希望水务局彻查。

    针对刘先生的个案,柔佛水务联熹有限公司公关嘉马鲁丁今日答复《中国报》询问时指出,有关水费暴涨问题,该局都希望当事人前往该办事处,让该局了解情况并解决。

    他希望刘先生再前往该办事处处理。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