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潮州怒汉”丢剧本 周初明:我真的很没礼貌!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曾是“潮州怒汉”丢剧本 周初明:我真的很没礼貌!

    周初明年轻气盛时有“潮州怒汉”称号。(蔡家增摄)

    (新加坡讯)今年是周初明昂首迈入演艺圈的第30年。从全盛时期一年拍三四部戏,到12年前证实患上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被迫调整步伐,他对演戏的热忱始终如一。他没有向病魔低头,



    开开心心度过每一天,只要有人看,他想一直演下去。

    周初明说,从前一天喝七八杯,现在不超过三杯,经历“咖啡进化论”——从Kopi、Kopi-O、Kopi-O Siew Dai,到现在的Kopi-O Kosong,为了糖尿病而减糖,却戒不掉米饭,他自称“饭桶”,至少要吃两三口。

    他在中学时期接触电视剧,在《雾锁南洋》里扮演难民甲和路人乙;1990年,他21岁时成为第二届《才华横溢出新秀》冠军,开启全职演艺路。今年是他入行的30周年。

    周初明从未后悔进入演艺圈,“我喜欢演戏,现在还是喜欢,当初做的决定绝对是对的。一个兴趣与职业可以持守30年,这不容易吧?去年在《红星大奖》说过,可以的话,我想演下去,但前提是要有人看。如果没人看,你怎么演?”

    周初明(中)在第二届《才华横溢出新秀》夺冠后成为全职演员。左为季军陈泰鸣,右为亚军李美霖。(档案照)

    为丢剧本道歉

    热忱不减,变的是心境。他说:“我比以前豁达很多很多很多,以前虽然说看得开,可是说到未必做得到。很多人会问我,生命中最辛苦的是什么?最辛苦的莫过于得了肌肉萎缩症。那,还有什么比这个辛苦呢?所以都看开,看破,放下了。当然,有时候会有一些挣扎,会不开心,但想了想,自己得了这个病还想怎样?还想不开心吗?一旦放下,整个人就放松了。”

    他提到年轻气盛时有“潮州怒汉”称号,个性冲动,直来直往,欠缺智慧,最要不得的是会丢剧本,而且丢过太多次,“我觉得我真的很没有礼貌,很不应该很抱歉,一个剧本毕竟是人家的心血,就算写出来不是想象中的样式也不该丢。”

    周初明《福满人间》(互联网图)

    三部代表作

    请周初明在众多角色里,挑出三部代表作,他首选1999年的《福满人间》。他说:“题材天马行空,而且很难得可以遇到默契十足的团队,我本身也喜欢怀旧剧,在剧中饰演两个角色‘爸爸’和‘孩子’,是很大的挑战,但我喜欢。”

    排名第二的是1997年的《不老传说》,他指出,这是一部靠眼神演出的戏,形体表演的部分不多,角色“陈小贵”木木的,拿捏得宜不容易,他演得很开心。

    周初明《不老传说》(互联网图)
    周初明《金牌师爷》。右是陈秀环。(互联网图)

    古装剧《金牌师爷》是他的第三名。“团队有默契,又能跟好友MC King(蓝顉嘻)对戏,拍摄时没有压力,跟林明哲、李茵珠、黄佩如等戏骨合作,演得很乐。”《黄金路》《118》等也是他的心头爱,“我演的戏我都很喜欢。”

    环境剧《敢敢做个开心人》里的“Ah Bee”则让他又爱又恨。爱在,角色给了他很高的知名度;恨于,心急走不出框框,拍了第三系列后,他决定退出。“我当时在钻牛角尖,觉得同一个角色,一拍就将近半年,似乎没有机会出来,演来演去……其实不用演,习惯了就很公式化,觉得很腻很腻。后来我遇到了一位伯乐,幕后人(李)明芬姐开导了我,让我释怀,后来我在《我是Lobang King》演回Ah Bee,尽量在同样的角色里发挥不同的东西。”

    周初明入行的前10年堪称全盛时期,平均一年拍三四部戏,一部接一部,“几乎都在忙,忙到好像没有享受到什么人生,2004年至2006年产量减少时,觉得很空虚很失落,不久后知道自己得病,2006年至2008年是相当辛苦的阶段。”

    环境剧《敢敢做个开心人》(互联网图)

    2008年,艰难的一年

    2008年的长剧《心花朵朵开》是周初明至今最难演的一部戏。他当时知道身体有异,却不知得了什么病,在戏里扮演脑部萎缩症患者,“参照人物,参照剧本,跟身体出现的状况很接近,以致我很担心。拍摄过程中,我有很多动作做不到,稍微走快一点就会很喘,导演问我怎么了,会尽量拍我的上半身,避掉下半身。那期间,我不懂自己的问题,只知道问题很严重。这种感觉是最辛苦的。”

    他于同年9月证实患上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有关身体近况,他说:“老样子,在体力方面当然大不如前,会有点虚弱,但可以应付。我患上萎缩症12年了,如果还跟12年前一样是不可能的,反正能吃能喝能拉能睡就可以了。”

    对现在的周初明而言:“每天起来都要开心,因为已经赚到一天了。”

    若有一天没戏可拍,该如何是好?他坦承:“一定会失落,但没办法,大前提是要懂得身体状况,有得演就偷笑了,没得演也要接受,不要钻牛角尖。我从去年4月起已16个月没拍戏了,但没有埋怨。”

    圈中有一说“周初明不喜欢麻烦别人”,他听闻此说,不全然认同。从当咖喱菲到全职演员,他已习惯亲力亲为,自己顾好自己,“到现在我的情况这样子,还是可以做啊,除非真的不行,我会找人帮忙。刚开始患病时会很paiseh(不好意思),但渐渐地,觉得没什么好丢脸的,就请人帮我。”出门在外,倘若上不了阶梯,他会找路人拔刀相助。

    周初明与妻子陈怡璇今年结婚20周年。(档案照)

    患病见温情

    周初明患病后,对所有雪中送炭之举,铭记于心。当时,他的产量大减,制作公司哇哇映画创意总监刘健财打了通电话给他,称需要一位“有分量”的演员客串励志剧《烧·卖》。“拍完和完成剪辑后,他发来短信说谢谢帮忙,我看了都要哭了。找‘有分量的演员’只是客套话,那是个普通的兼职演员都能演的角色,其实他是给我机会。”

    他曾随哇哇团队到中国潮汕地区拍摄节目《美食寻根2》,他的部分拍完了,但统筹李昭敏不放心他独自搭飞机,编了借口说要会合,一起回新。”

    周初明与圈外妻子陈怡璇今年结婚20周年,“老夫老妻,经历这么多了,觉得就是继续走下去,就很自然的。我们都一样,没有多大的改变,1995年认识彼此,2000年结婚,在一起25年了,老到不能再老了!”他不是一个浪漫的老公,但老婆也不追求浪漫,他多年前送花给老婆还被她骂了,“我们不来这套,比较实际派。”

    周家两位千金分别为16岁和18岁。随口问他,长女带过男友见家长吗?周初明的第一反应很逗趣,他急忙说:“你不要吓我!我真的不懂。从IG上看应该是没有,不懂有没有另一个账号。其实,年轻人没玩IG了,女儿还说我怎么还用WhatsApp,她们都玩Telegram了,我真的不懂这些了。”

     

    完整版文→联各早报

    ⬇⬇ 相关新闻 ⬇⬇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