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女邻”迁红山 噪音扰八层居民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地狱女邻”迁红山 噪音扰八层居民

    (新加坡3日讯)曾经逼走同层六户人家的榜鹅“地狱女恶邻”,五个月前搬到惹兰红山后被指恶性难改,来自同座组屋八个不同楼层的居民申诉被女恶邻制造的噪音困扰,精神饱受折腾,几乎天天报警。



    《联合晚报》今年3月曾报道,早前被指在家中大声播放音乐,在邻居门口泼油泼粥,甚至在鞋架挂猪耳的榜鹅“地狱女恶邻”已经搬离榜鹅。

    这名女恶邻,在短短两年内“逼走”了同层有六户人家,原以为事情总算圆满解决,没想到她落户新址不久,新邻居对她的投诉也接踵而来。

    住惹兰红山组屋的陈先生(70岁,司机)就向《联合晚报》申诉,今年3月开始,组屋不论白天或晚上都会传出噪音,入夜后的情况尤其严重。邻居们起初不知噪音出处,直到互相打听之下才“锁定”女恶邻,有邻居事后更从网上得知,刚搬来的这名女恶邻就是恶名昭彰的榜鹅“地狱女恶邻” 。

    陈先生称,楼上邻居频频发出噪音,房间里的情况最严重,让他一夜不得好眠。

    根据陈先生的形容,女恶邻制造的噪音,包括撞门、拉椅子、敲打地板墙壁,甚至哑铃掉落地,每次平均维持15分钟。最叫人受不了的是,女恶邻几乎24小时大声播放收音机,搞到左邻右舍彻夜难眠。

    住女恶邻单位楼上的邻居钟先生(58岁,自雇人士)说:“噪音通常从晚上9时许开始传出,有时凌晨5点多还在吵,很多居民都在睡梦中被吓醒。”

    为了找出噪音源头,钟先生一回循着杂音逐层楼找,结果找到女恶邻的单位。

    居民蔡先生(47岁,电子工程师)一回上网搜查关键词‘地狱邻居’,结果无意中发现榜鹅地狱女恶邻的新闻报道。 “对比照片和视频后,我很肯定是同一人。我把新闻发给其他邻居看,大家都很肯定是同一人。”

    受访居民都说,最近几周他们几乎天天报警。

    警方受询时证实曾接获上述报案。

    群组互通恶行居民陌生变熟络

    11名居民设立WhatsApp群组,互相通报女恶邻的举动。大家本来不相往来,如今却因恶邻而变熟络。

    蔡先生说,大家不堪噪音困扰,今年6月成立了一个WhatsApp群组,将受影响的居民加进来,结果前后有11人加入。女恶邻一旦有行动,他们就会在群组中互通消息。若已经报了警,大家也会在群组中知会一声。

    钟先生说:“我们这些邻居本来都没什么来往,但后来我开始挨家挨户敲门,问大家是否觉得困扰,聊着聊着,大家就变得更熟络了。”

    两户考虑搬家

    居民曾经向多个机构投诉,有两户人家考虑搬家。

    女恶邻发出的噪音令人难以忍受,至少两户人家表示考虑搬家。一名不愿具名的邻居说,他和一对七旬父母同住,女恶邻时不时敲门找他们对质。 “有一次,我家的椅子敲到地板,她以为我们故意刺激她,就跑出来骂我们,为了安抚她,我的父亲还很礼貌地向她道歉。”

    这名邻居担心年迈父母的安全,所以考虑搬家。

    蔡先生也说:“我居家办公,经常被突然发出的巨大声响吓到,我也正在考虑搬家。”

    居民均表示,他们向多个机构投诉,但问题始终没解决,让他们感到很无奈。

    女恶邻:哪个单位不发出噪音?

    记者针对居民的投诉询问女恶邻时,女恶邻听了表示,每个单位都会发出噪音,她不愿多谈。

    对于女恶邻的家庭情况,邻居所知不多。一名不愿具名的邻居说,女恶邻是和一名20来岁的儿子同住的。在跟邻居的交谈中,女恶邻曾称自己的前夫是做生意的,儿子目前正在读大学,之前就读的是一所名校。

    《联合晚报》去年曾报道,这名女恶邻是51岁,已离婚的家庭主妇,育有一子。他们是在2013年搬到榜鹅一带,当时儿子正准备进大学。他们搬到榜鹅后,邻居纠纷就开始了。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