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界包青天”疑行骗 数人痛诉经历 催还钱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保险界包青天”疑行骗 数人痛诉经历 催还钱

    (峇株巴辖10日讯)自诩为“保险界包青天”的前保险代理,被指干下多起诈骗勾当,多名受骗者或亲属今日在记者会现身说法,申诉受骗经历。



    这名余姓前保险代理,以协助癌症病患郑伟恩(38岁)处理保险赔偿金问题为由,要求病患缴付多笔费用,并要病患将获得的理赔金,交由指定“律师”保管,甚至要病患将房屋和土地转换转至其名下。病患惊觉受骗追讨回款项不果,后来因病情恶化,只能含恨而终。


    (取自面子书)

    郑伟恩的弟弟郑伟民,今日在马华柔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成员及多名受骗者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阐述哥哥的经历。

    黄玉顺(坐者左起)、郑伟民、卓元格、高益荣与郑志忠,促请余姓前保险代理员出面交代。

    郑伟民指出,患癌的哥哥去年1月遭遇保险赔偿金问题,余姓前保险代理员在个人面子书,把自己包装成处理保险索赔的专业人才,因此哥哥在友人介绍下,与余姓男子接触。

    他说,余姓男子表明自己拥有律师团队,拥有处理保险索赔资格,取得哥哥信任后,便以各种处理保险赔偿的名义,向哥哥索取款项,从开始的数千令吉,到后来要求哥哥将先前的保险赔偿金7万1968令吉89仙,汇入余姓男子户头,由余姓男子所称的“律师”保管。

    “余姓男子更以别人的名义,向我哥哥借了10万令吉,对方也拿了许多没内容的白纸,要求哥哥在纸上签名,称是为了方便他处理保险理赔时,无须一直上门找他签署授权书。”

    郑志忠(右)双手因痛风,无法握笔,只能以盖指印方式处理文件。

    郑伟民说,哥哥后来遭内陆税收局追讨大笔税务,便向余姓男子求助,对方以财产会被充公理由,要哥哥将房产土地转到其名下,甚至不给时间考虑,自行在数日内要进行转名手续。

    “哥哥惊觉不妥,便亲自致电保险公司询问,才发现保险公司根本没收到关于哥哥个案的申诉信件。”

    他指余姓男子去年1月至10月之间以各种名义,向哥哥索取约20万5000令吉款项,这笔钱至今下落不明。

    卓元格(中)展示收到其他受骗者亲身说明情况的视频。

    忍痛录制视频 亲诉事情经过

    郑伟恩今年5月化疗期间,由于不愿更多人受害,忍着疼痛录制视频,亲口说出事情经过。

    郑伟民声称,哥哥被骗逾20万令吉款项,包括哥哥的癌症赔偿金、治疗费、照顾其中风父亲的费用和其女儿的养育费用。事件被揭发后,哥哥透过各种管道,希望对方归还款项,都无下文。

    (取自面子书)

    “后来,哥哥在律师建议和协助下,今年1月报案,但在行动管制令期间病情恶化,最终于8月6日逝世。”

    “今年5月化疗期间,哥哥忍着疼痛录制视频,亲口说出事情经过,以免更多人受骗。”

    他透露,哥哥与余性男子的款项来往和谈话,都有文件纪录和语音存档,他已将所有证据交给警方,并代表哥哥再次报案。

    郑伟民展示哥哥与余姓前保险代理员的谈话纪录。

    受骗者不知自己被骗数年

    另一名自称是受骗者的郑志忠在不知情下,签署向癌症患者郑伟恩借款的借据,甚至身分证、护照和私人银行户头,都被余姓前保险代理员掌握。郑志忠更担心自己的资料遭盗用,进行犯罪活动。

    郑志忠声称,他与余姓男子是中学同学,在对方还是合格保险代理员时,已跟对方购买多份保单,2017年因健康出问题,对方说会协助他向保险公司索赔,中间也由对方协助他进行复诊、拿报告等。

    “今年8月中旬,获知郑伟恩的朋友一直在打听我的下落,指我欠了郑伟恩10万令吉。但是,我根本不认识郑伟恩。“

    “我与该名友人联系后,才惊觉这笔钱,是余姓男子以我的名义向郑伟恩借的,借据有我的指印、名字和身分证号码,但款项确是汇款至余姓男子的户头。我才惊觉这几年,余姓男子以授权我处理保险赔偿为由,要我在只有我名字和身分证号码上的纸张盖上指印,是有其他的‘用途’。”

    黄玉顺讲述缴交的保费,遭余姓前保险代理员中饱私囊的过程。

    受骗者报警

    郑志忠说,余姓男子拿走了其身分证、护照,更以处理赔偿为由,使用其私人银行户头,户头有多项他不知道的汇款纪录。

    他说,每当有任何质疑时,余姓男子就以“你还要不要拿到保险赔偿”来威胁他。

    “我因需要钱来治疗,所以只能选择相信对方,但这3年来,我都未获得一分保险赔偿金。”

    “妹妹曾向余姓男子索回我的身分证,但对方拒绝归还,而询问是否曾使用我的名义向他人借贷,也避而不谈。”

    郑志忠因担心身分证遭盗用进行违法之事,已在家人劝告和支持下,上周报警,也重新申请新身分证,并将银行让余男使用的银行户头关闭。

    女儿住院无法使用医药卡

    水果批发商向余姓保险代理员购买多份保单和医药卡,但女儿入院时却无法使用,才惊觉自己之前缴付的保费,都未上缴公司,保单断保,保费都被对方“中饱私囊”。

    另一名来自拉美士,从事水果批发生意的黄玉顺声称,2006年女儿因病入院时,除了发现医药卡无法使用,自己向余姓男子购买的多份保险,都因没有缴交保费而断保,但他都定期缴付保费,这笔钱约1万4000令吉。

    “余姓男子代理的保险公司主管当时找过我,我因女儿健康状况,不想有太多纠纷,所以保险公司愿意退还所有款项,并保证我女儿的医药费后,我就不再追究。”

    黄玉顺说,当时因相信余姓男子,所以不会细读保单内容,也不过问保费去向,至事发后,看余姓男子还年轻,所以想给对方机会,没想到对方变本加厉,诈骗的款额越来越大,因此希望自己站出来,鼓励更多受害者出来指证他。

    卓元格:呼吁受骗者站出来指证

    马华柔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卓元格说,已接多宗余姓前保险代理员涉嫌诈骗的个案,并呼吁更多受骗者站出来指证,余氏若认为自己无罪,就勇敢站出来面对。

    他说,郑伟恩事件传开后,不少受骗者向他们反映自己受骗的经历,而他们正收集相关的个案资料以交给警方,并要求高度重视此案。

    马青峇株巴辖区团团长高益荣说,郑伟恩去年10月揭发余姓男子行径时,他与马青其他成员已联络余姓男子,但对方以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为由,不愿出面,至今仍不出面交代。

    另一方面,余姓男子接受《中国报》记者询问时回应,事主对他的指控不全然是事实,只是一面之词,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暂不方便透露详情。

    他说,在法庭作出审判后,会召开记者会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