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一再被攻击孤立 对手阻政党与民行结盟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刘镇东:一再被攻击孤立 对手阻政党与民行结盟

    刘镇东(左)接受《大马关键词》第2期专访,分享行动党过去20余年的结盟历史。

    (峇株巴辖10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说,对手一再攻击行动党、孤立行动党,目的就是要确保没有其他政党,愿与行动党结盟。



    “如果没有其他政党愿意与民主行动党结盟,国盟或国阵就能安全执政。”

    他说,这与以色列国会120席当中,其中15席由阿拉伯裔议员赢得的情况类似。

    “犹太裔政党最后不敢与阿拉伯裔议员组织政府,以致反对党与原任政府组织联合政府,最后还是原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暂时留任。”

    刘镇东是在接受《大马关键词》第2期专访时,分享民主行动党过去20余年的结盟历史。

    他说,行动党第一次结盟,是在1990年大选前,与东姑拉沙里的46精神党结盟,但并未与伊斯兰党结盟,虽然当时46精神党与伊党有结盟关係,但大选后,结盟关係并未维持下去。

    “1998年8月25日林冠英坐牢,同年9月2日拿督斯里安华被革职,风起云涌,1999年行动党结合公正党、人民党、伊斯兰党组成替代阵线,但1999年大选,华印裔因恐惧伊党,替阵输到很惨。

    “党领袖林吉祥及卡巴星在非马来人佔85%的选区,即升旗山及日落洞输掉,那是行动党最低潮时刻,也因此,行动党在2001年9月22日退出替阵。”

    他说,2004年大选,在野党依旧输得很惨,行动党、公正党与伊党开明派2005年7月在波德申召开秘密会议,决定减少互相攻击,并成立非正式联盟,在选举改革课题上合作。

    “一直到2006年11月23日,我们在国会推介淨选盟(BERSIH),2007年11月10日在吉隆坡办大集会,当时带头的是伊党开明领袖莫哈末沙布。”

    308日政治海啸后 顺利组成4州政府

    刘镇东说,2008年3月8日大选掀起政治海啸,所幸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当时把“巫伊联盟”献议延后10年,行动党与成员党在4月1日成立民联,才能顺利组成霹州、吉打、槟州及雪州政府。

    “当时的霹州政府若3党未结盟就无法成立,但当时伊党的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这派,却不想跟行动党,反而要跟巫统共组政府,还好聂阿兹坚持伊党的‘传统’,不跟巫统合作。”

    他坦言,过去十多年,行动党很辛苦维持与其他成员党的联盟关係,毕竟联盟本来就是不同政党的组合。

    “尤其从2014年开始,伊党保守派要清除党内的开明派,另与巫统结盟,把行动党甩掉,结果伊党闹分裂,民联也不复存在,直到2015年9月22日才出现希望联盟。”

    他说,那时轮到巫统分裂,希盟领袖决定只跟被巫统开除或从巫统出走的领袖,包括敦马哈迪整合,才有机会突围。但2016及2017年,因安华还在坐牢,没有首相人选,整合工作不容易。

    民行从未打算 单独执政

    刘镇东说,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在2008年8月的党大会清楚表明,未来行动党不会、不能也没打算单独执政,反之要成为改变大马的执政联盟盟友,以“候任政府”姿态预备做政府。

    他分析,1991至2005年期间,敦马哈迪提出“2020年宏愿”及马来西亚民族概念,那时的巫统相对中庸,但2005年起,巫统靠“右”转,越来越极端,一心只想消灭行动党,不让其他马来人为主的政党与行动党合作。

    “那时,拿督斯里纳吉的算盘是把伊党拉过去,变成盟友或隐形盟友 (打三角战),再来就是‘斩首’,把首相人选安华‘斩’掉,关进牢里。”

    他说,纳吉也把行动党妖魔化成为华人共产党或反马来人政党,任何马来人与行动党结盟都有问题,但他没算到马哈迪与安华整合的力量很大,最后让纳吉翻车。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