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马劳纷被裁唯有回国 跨境搬家服务爆单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马劳纷被裁唯有回国 跨境搬家服务爆单

    在新加坡失业决定返乡的越堤族,纷纷委託搬家运输公司搬家,造就搬家服务在疫情期间十分红火。

    报导:吴菊君



    (新山12日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重创新加坡经济,马劳被裁人数攀升,以及一些马劳眼看回家遥遥无期自行辞职,为越堤族搬家的搬家运输公司生意应接不暇!

    受访的本地运输公司业者说,从新加坡从5月掀起裁员风潮,以及一部分选择回流,马新跨境搬家服务需求猛增,异常火红。

    其中,温德搬运运输公司创始人温炫烨(42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早在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前,每月订单已呈爆单状态,现在更加爆单,保守估计增长两倍以上。

    温炫烨:保守估计增长超过两倍以上。

    他说,该公司业务主要是承接搬店、搬工厂及为全家搬家订单,但这段疫情期间接获许多散客,如在新加坡租房的马劳要求提供服务。

    他透露,这些散客都是在新加坡租房工作的马劳,但因在新加坡失业,已无力应付当地生活开销及房租。

    他说,房客的物品不多只有数个箱子或行李,所以公司会汇集多个房客的行李才运回马。

    基于留在新加坡当地工作的越堤族,转而乘搭公共交通或居住在公司附近,纷纷将摩哆运回国。

    他指出,该公司一天派出4至5辆罗厘,每一辆罗厘要负责搬运15至16间房客,每天罗厘从上午7时出發到新加坡搬运,直至隔天凌晨5至6时才完成工作。

    “在这种大量爆单的情况,以往一罗厘只需要一名司机,但现在要增至3名司机轮流驾驶,现在搬运工作都是马不停蹄忙到隔日清晨,人手也出现吃紧情况。”

    他透露,有新加坡屋主以为租客死赖不走报警逼搬迁,他们接获不少顾客半夜搬家的请求,所以他们直至凌晨还在为顾客搬家。

    在新加坡失业决定返乡的越堤族,纷纷委託搬家运输公司搬家,造就搬家服务在疫情期间十分红火。

    因边境管制  新国人终止新山租约

    在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时,新加坡经济已经出现衰退趋势,不少新加坡公民及新加坡永久居民为降低生活开销,转到新山租房生活,不料两国政府实施边境管制,他们唯有选择回到新加坡,终止在新山的租约。

    温炫烨说,这类顾客之前都是居住在靠近新山关卡的公寓单位,以方便每天来回。

    他透露,之前不少住在新加坡的新加坡公民及新加坡永久居民,为降低生活开销,转到新山租房生活,不料两国政府实施边境管制,他们唯有选择回到新加坡,终止在新山的租约。

    他指出,从新山搬运物品回新加坡的需求同样地多。

    另外,他透露,疫情重创新加坡经济,许多大马人在新加坡投资的业务如餐馆,纷纷结束营业撤出新加坡。

    他透露,在这期间,他们接获不少公司集团的委託,通过海运及陆运方式将商店的置物架、餐馆厨房用具或桌椅运回马。

    早前到新山租房的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终止新山的租约迁回新加坡居住。

    回马潮料持续至年尾

    本地另一家运输公司郑先生(44岁)指出,疫情至今仍无法被阻断,大家都心裡有数,两国关卡至今年底都无法开放,回家无望。

    他相信,无论是被裁或自行辞职,这股回马潮会持续至年底。

    他透露,该公司80%的顾客多为在新加坡失业的马劳,这类顾客多数已经回国,但一些行李和家电滞留在新加坡,因此委託该公司将其他行李和物品运回家乡。

    针对社交媒体上有不少司机个人提供代送服务,他说,司机和顾客都要承受不同的风险,如司机要担心顾客的代送品或是违禁品,至于顾客也要冒着遗失的风险。

    他建议民众,若只是小物品或非急用物品可採用快递公司服务,因为运费业者所徵收的费用不会比快递公司来得低廉。

    他也指出,一些回国的马劳是驾驶新加坡车牌摩哆,在完成隔离期后,也要求运输公司将摩哆载回去新加坡摩哆行售卖。

    搬运工人每日马不停蹄为马新两地的顾客搬家。

    马新跨境快递服务需求增

    亲人好友“受困”新加坡,本地亲友快递日常用品越堤彼岸,使得马新跨境快递服务需求,增长约2至3倍!

    YM Global Express & Logistics Service有限公司经理陈若萦(24岁)受访说,在行动管制令的4月至6月,马新跨境快递服务的需求明显增加,这期间增长2至3倍,直到7月都一直保持着稳定的需求。

    她说,本地邮寄者通常都会快递日常生活用品,或者公司紧急物件到彼岸,例如衣服、钥匙及文件等。

    “一些每日往返马新的越堤族,因衣物不够替换,都会要求在新山的亲人邮寄多些衣服或日常必需品。”

    此外,她说,一些还未回去新加坡工作的顾客,则会快递公司钥匙及重要文件到新加坡公司,以让公司顺利运作。

    通常在新加坡租房的房客行李不多,运输公司会汇集多个房客的行李才运回国。

    入境及泊车费好贵
    越堤族摩哆纷运回国

    昂贵的外国车辆入境准证费(VEP)及泊车费,令以往每天骑摩哆往返马新两地的越堤族,纷纷将摩哆运回国。

    新马拖吊公司创办人刘增志(44岁)受访时说,该公司每个月呈爆单的情况,每天平均可拖20辆摩哆回国,最高纪录则是一天拖30辆。

    “从5月份的復甦性行管令开始,拖摩哆需求猛增,我们至今大约拖了1000多辆摩哆回国。”

    他举例,在新加坡,外国注册摩哆一天的入境准证费准证费为4新元(约12令吉),若从3月开始计算至8月份,越堤族须缴300多新元(约1000多令吉),这还不包括泊车费。

    他指出,以往越堤族都需要依赖摩哆每天来回两地,现在他们可以乘搭当地公共交通或住在公司附近,所以也暂时不需要摩哆代步。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