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穿着湿嗒嗒拖鞋 半夜在兵营睡房找床位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鬼穿着湿嗒嗒拖鞋 半夜在兵营睡房找床位

    Chef Eric在说鬼故事之前,事先绘制了兵营的结构,让民众更加明白。

    (新加坡讯)曾有士兵在厕所内上吊,随后兵营便传出闹鬼,有鬼魂穿着湿嗒嗒的拖鞋在兵营的睡房内走!



    新加坡电台著名DJ周崇庆日前晚上,在面子书上直播“周公讲鬼”之农历七月特别版。在“Miss Mole”何爱玲的推荐下,最后一期的节目也请来了新加坡名厨Chef Eric张添来讲鬼。

    Chef Eric在直播中分享了一名为指挥官的友人,早前在兵营集训3个月的故事。

    他事先画好了兵营内的构造,解释到:“兵营共有三个睡房(bunk),睡房之间有一条沟渠,后面是厕所,而在睡房内摆着两排面对面的床铺,每一排有20个床铺,共40个床铺,两排之间有一条走道。”

    Chef Eric在说鬼故事之前,事先绘制了兵营的结构,让民众更加明白。

    他说,友人住在第二间睡房的前端,集训的第一个星期非常顺利;第二星期入营,其友人约凌晨1时一切弄妥後,就将前端的灯关上准备睡觉,后端由於还有人在处理,因此未把灯关掉。

    “他(友人)约凌晨4时30分起床,发现后端的灯亮着,以为还有人在整理,但在一小时后起床准备吃早餐时,有人声称半夜听见走动的声音。”

    “但他不相信,因此决定晚上要亲眼见证,但由于太困,眼睛就慢慢关上,随后就听见声音,一把穿着潮湿拖鞋的走动声,发出‘yi……yi……’的声响,非常清晰就在耳边,但他紧抓枕头,不敢开眼看。”

    他说,第二天一早事情就在睡房内传开後,许多人都感到害怕,晚上9时便上床睡觉,若要上厕所,便到沟渠解决。

    他续说,3天后找警曹询问,得知不久前有士兵在厕所内上吊,但该警曹说鬼魂是好的,并不会伤害他人,因此无需感到害怕。

    “在出营(book out)回到兵营後,许多人都带了圣经、符等,而友人就带了用布料包着的狗骨,并挂在蚊帐上,但声音还是没有消失。”

    时间到便听见声音

    Chef Eric指出,士兵们在一个晚上准备好手电筒,听到声音後就开启手上的手电筒,但没想到当晚除了潮湿的拖鞋,竟还出现敲击声。

    “原本大家都已讨论好,想出了对策,但到了晚上除了听见拖鞋声,还多了敲击声,‘yi……yi……ding……’,肯本没有人敢开灯。”

    他解释,由於鬼魂在厕所上吊,所以拖鞋已湿透,才发出声响,进入睡房或许是来找属於自己的床位。

    Chef Eric说,在集训的最后一天,大家说好睡在地板上,时间到便听见声音,从他们的旁边飘过,令其友人这辈子都难以忘怀。

    Chef Eric在直播中分享了两段鬼故事。

     

    周崇庆不忘抛笑弹

    周崇庆“加油添醋”,直言:“若大胆开眼睛看,与鬼魂四目交接,那才是恐怖!”

    “Miss Mole”在听完故事后,认为这班男子非常大胆,躺在地板上,更不忘抛出笑弹:“鬼可能知道他们要开灯,所以就加一样东西吓他们”,周崇庆接话:“可能他还会谢谢你。”

    周崇庆也说,鬼魂厉害的地方是他从未出现,单单听声音就非常害怕,如果大胆睁开眼睛,然后与鬼四目交接看着,“那种感觉……(害怕)”。

    Chef Eric曾在入营第一天,就遭鬼作弄,更在操场听见步操的声音。(图取自Chef Eric的IG账号)

     

    Chef Eric也曾遇鬼

    除了友人的经历,Chef Eric即兴说出自己的经验,称当年当兵时遭鬼捣乱,弄乱放在地上的拖鞋,凌晨时分更是听见有人在步操。

    在结束前,Chef Eric“意犹未尽”,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第一晚入营睡醒後,发现拖鞋被人弄乱,一开始以为是警曹作弄,没想到隔天晚上就听见走动的声音,但没看见影子,甚至摇晃周围的物品。

    “我们很肯定睡房内没有其他人,之后在半夜空旷无人的检阅操场(parade square),听见有人步操的声音。”

    这时,周崇庆便笑言:“如果让Eric继续说,全新加坡的army camp(兵营)都有鬼故事。”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