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依淡蓝湖沦为“黑色垃圾湖” 榴梿壳堆成山 地主恐被罰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亚依淡蓝湖沦为“黑色垃圾湖” 榴梿壳堆成山 地主恐被罰

    莫哈末法益兹(右起)、柴鲁希山、周碧珠及许家兴巡视永平通往亚依淡路,靠近瑟迪河旁的垃圾堆。

    (峇株巴辖16日讯)闻名一时的亚依淡蓝湖(Tasik Biru)沦为“垃圾湖”,湖水不再蔚蓝,湖内及四周更成为弃置各类垃圾及电子废料的私人垃圾场。



    位于亚依淡甘榜布纳贡(Kg.Bunagong)的亚依淡蓝湖,因湖水一片蔚蓝,曾在八九十年代成为人潮聚集、可在湖上划船嬉水的旅游胜地,但后期因传出多起溺毙案件,加上缺乏照顾而荒废多时,近年更因垃圾堆积,沦为黑色垃圾湖。


    (本报沈俊荣摄)

    行动党永平州议员周碧珠昨午带领固体废料与卫生管理机构(SWCorp)柔州主任柴鲁希山、峇县副执法主任莫哈末法益兹、柔州水务监管机构(BAKAJ)、南方环保有限公司代表前往现场巡视。

    他们发现各类垃圾包括旧冰箱、榴梿壳、保丽龙、旧板门、塑料瓶等堆积在湖旁,湖面上也漂浮着垃圾,蓝湖昔日风采不再。

    周碧珠(前左3起)及柴鲁希山巡视亚依淡蓝湖旁堆积的榴梿壳,右起许家兴、莫哈末法益兹及江福明(左)。
    汽车挡风玻璃也照丢不误,不仅破坏环境,也让路人面对被割伤的风险。

    曾警告两名地主

    周碧珠说,8月底她在接获投诉后,曾到现场巡视,发现蓝湖旁的空地有一堆堆已搅成碎状的电子废料,但昨午再次巡视时,原本的垃圾堆已被推平。

    永平前任县议员许家兴说,蓝湖旁沦为私人垃圾场的问题,1年前曾带入县议会,并已向两名地主发出警告,要他们清理垃圾,但地主并未积极行动。

    “据悉,地主是以每趟罗厘30令吉的收费,允许外人在湖旁弃置垃圾,地主声称要用有关垃圾填湖建屋。”

    许家兴也是行动党柔州主任刘镇东实马廊州选区助理,他说,丢弃的垃圾包括会腐烂发臭的榴梿壳,还有旧冰箱的内层及电子废料等,这些垃圾不仅破坏环境,也让蓝湖“黯然失色”。

     

    柴鲁希山亲自走到河旁的垃圾堆,从弃在现场的纺织品标签纸,欲找出业主身分。

    柴鲁希山:若要填湖需申请 

    固体废料与卫生管理机构(SWCorp)柔州主任柴鲁希山强调,任何地主若要使用垃圾进行填湖或填泥工作(penambakan),须事先向该机构申请准证。

    “用来填泥的垃圾也只限建筑材料,如洋灰、砖石等,若是会腐烂的蔬果食材及木板等,都不能用来填湖。”

    他说,若用来填湖的材料是泥沙,则须向土地局提呈申请,但任何申请须事先确保土地用途已做出适当更改,若农业地则不可用来填湖。

    他指出,永平通往亚依淡路,沿着瑟迪河(Sg.Sedi)出现的多处垃圾堆,该机构将安排南方环保有限公司从本周五起开始清理,预计1周内清理完毕。

    “我们将围上警戒线及放置禁丢垃圾告示牌,我也建议使用永平南区收费站附近路段的小园主集资设立篱笆门,禁止外人进入该路段乱丢垃圾。”

    周碧珠说,靠近永平南区收费站的亚依淡路有埋置工业液化石油气管,民众受促勿乱丢也勿随意焚烧垃圾,以免酿成爆炸事故。

    亚依淡蓝湖风光不再,湖旁布满垃圾,一些垃圾也被丢入湖底。

    地主不理 一样要受罚

    外人丢垃圾在自己的私人地段,地主不能置身事外,一样要受罚!

    柴鲁希山说,根据2007年固体废料及公共卫生法令(672法令)第71条文及第75条文,不论是非法丢垃圾者或地主都可被提控,一旦罪成可被罚款不少于1万令吉或不超过10万令吉,或监禁最高5年,或两者兼施。

    他说,有些地区虽不在地方政府的行政管辖范围,但只要是破坏环境的垃圾问题,该机构都有权力对付。

    旧冰箱的内层部分也被丢弃在蓝湖旁,湖面上还漂浮着各种垃圾。

    针对永平通往亚依淡路沿着瑟迪河的几处路段,被人随意弃置纺织品、腐烂水果、鸡粪、轮胎、汽车挡风镜等垃圾,柴鲁希山特地从垃圾堆找出一些产品标签纸,欲从中揪出业主身分。

    他强调,即使是业主委托承包商处理垃圾,若垃圾随意丢弃,不只承包商要受罚,业主一样要负起责任。

    随行者还有行动党永平卫星市支部主席江福明。

    周碧珠8月底巡视蓝湖时,发现一堆堆被搅碎的电子废料。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