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为享天伦之乐辞高薪 回国创出另一片天下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回流】为享天伦之乐辞高薪 回国创出另一片天下

    姓名: 拿督罗国涌
    年龄: 44岁
    家庭背景: 已婚,与妻子育有两男一女
    学历: 英国巴斯大学(University of Bath )机械工程系毕业,澳洲南昆士兰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家乡: 新山
    海外工作经验: 新加坡物流公司经理,最后职位为总裁
    职业: 4间公司的创办人兼董事主席以及两间公司的董事

    (古来21日讯)薪金近5位数新元的物流船运公司总裁,觉得马来西亚更有发展前景,在事业正辉煌时,辞去高职回国创业。



    短短几年,他已是4间公司创办人兼董事主席,以及两间公司的董事。

    现年44岁的罗国涌从小学开始,就被父母亲送到新加坡受教育直至高中毕业,之后到英国巴斯大学深造,攻读机械工程系,后来又到澳洲南昆士兰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如今虽然事业有成,他仍然秉持著好学不倦的精神,在马来西亚工艺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本身是工程师的罗国涌经常亲身到工地视察。

    罗国涌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他在大学毕业后,1999年就到新加坡的一间纸箱厂担任工程师,当时是23岁。

    在新加坡做了两年后,他就想要回来新山发展,于是就开了一间咖啡店,开始创业。

    “第一次创业,开咖啡店,做了几年,成绩并不理想,在我32岁的时候,决定再度到新加坡工作。”

    他说,第二次到新加坡工作,是在一间物流船运公司当销售经理,后来升任董事经理。该物流公司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开设分行时,他又被公司调到吉隆坡分行当总裁。

    罗国涌(左)带员工去泰国旅游,与同事打成一片。

    “那段时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吉隆坡、新山和新加坡3地奔波,完全没有时间和孩子享受天伦之乐。”

    他指出,后期虽然多数在新加坡,那段时间每天往返新山和新加坡,早上5时许开始出门,一直到晚上8时或9时才回到家,主要因为长堤交通堵塞很严重。

    “我的孩子经常哭著要找爸爸,我当时就想,虽然在新加坡的工作薪水很高,每个月的薪金9000多新币(约3万令吉),但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而且无法与孩子一起享受天伦之乐。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他说,另一方面,新加坡的老板对大马的员工要求很高,他们总是认为给你这么高的薪金,就要你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在2013年决定辞掉高薪的工作,回来新山创业,开创自己的物流公司。”

    罗国涌(左)接受彭亨州苏丹封赐拿督勳衔。

    凭经验人脉很快创佳绩

    罗国涌第二次回流,回到新山创业,开设第一间属于自己的物流公司MRT WORLDWIDE SDN BHD,凭著自己多年来在业界的经验及人脉,很快就在新山打出一片天下,数年内就赚了近百万令吉。

    他说,他其实属于比较幸运的,回来创业就能够获得一些成绩。

    罗国涌(前右)与商界朋友出席会议。

    他后来又陆续创办了人力资源公司、生产木製托盘的工厂、进口啤酒,并涉足砂矿等大宗商品贸易,都获得不错的成绩。

    “如今我在古来也开始与几个股东投资饮食业。”

    罗国涌目前活跃于社团,目前担任柔南大埔同乡会青年团团长。他于2015年年受彭亨州苏丹封赐拿督勳衔,表扬他对社会的贡献。

    罗国涌(左2)出席柔南大埔同乡会的活动。

    奉劝赚了钱回国发展

    罗国涌奉劝赚新币的朋友,短期赚了一笔钱,应及早回来大马发展。

    他说,新加坡工作,虽然新币对马币的汇率高,短期利益确实很诱人,但是长期来看,在新加坡工作并没有保障。

    他说,一旦有风吹草动,例如今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新加坡的经济受到衝击,首先就会裁退大马的工人。

    罗国涌(左2)与商界朋友交流。

    “我有一个朋友,20多岁就到新加坡工作,薪水1800元新币,29岁时被裁员,后来又到樟宜机场当保安员,到35岁时,因体检不过关,又被裁退。”

    他指出,回来新山到一间工厂当仓库管理员,薪水才1500多令吉,而且还是体力活,非常辛苦。

    “其实我国的经商环境不会输给新加坡,发展潜能很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