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借钱 也要收取3万手续费 大耳窿无法无天!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不借钱 也要收取3万手续费 大耳窿无法无天!

    李慧芳(中)在罗民顺(右起)与林道祥、林锦文(左起)及侯健发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呼吁警方采取行动对付干案者。

    (新山21日讯)大耳窿行径猖狂,向没借到钱的狮城男子追讨1万新元(约3万令吉)“手续费”,连日不停骚扰男子在新山的家人。



    大耳窿先是到狮城男子太太的干爹住家泼红漆,隔天去男子妻姨的前公司泼漆,频频牵连无辜人士的做法,让人不齿。

    男子的妻姨李慧芳(38岁,会计)今午在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林道祥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叙述事件经过。

    李慧芳指出,姐夫是新加坡籍公民,与姐姐长期住在新加坡,从事清洁公司生意。

    她说,姐夫相信近期因生意问题,才想向大耳窿借贷,周六(19日)通过一则面子书的借贷广告,与该大耳窿联系上。


    (本报张来星摄)

    “姐夫原想借1万新元,对方要姐夫先找个担保人,姐夫因此将姐姐的大马卡拍下寄给大耳窿,噩梦就从此开始。”

    她说,大耳窿之后就要姐夫先付2000新元(6000令吉)抵押金,姐夫感觉不对劲,就想停止这场借贷,不料大耳窿却说已将200新元(约600令吉),汇入姐夫的银行户头。

    李慧芳说,大耳窿之后就威胁姐夫,要偿还1万新元“手续费”,事件才会就此作罢。

    她说,姐夫认为这非常荒唐,并未理会大耳窿,结果周日上午9时许,干爹位于柔佛再也花园的住家,就被大耳窿泼红漆及挂字报。

    “姐姐的大马卡地址,就是干爹家的住址,所以才会被大耳窿盯上。”

    事后,李慧芳根据字报的号码联络大耳窿,对方口气强硬称再不还钱,就会继续骚扰她们一家。

    “今早11时,我收到大耳窿寄来图片,我位于优景镇的前公司,就被泼红漆及挂上印有我样子的字报。”

    她已就事件报警,也强调没借钱也不会还钱。

    李慧芳(左)与干爹陈亚强相继遭大耳窿骚扰,两人已经报警备案。
    大耳窿隔了一天前往干爹陈亚强住家,手中还持有一罐不明液体物品,惟相信是看到安装了闭路电视而作罢。

    到乾爹家捣乱

    大耳窿隔天手持不明液体物品,到事主干爹住家,相信是要投汽油弹放火,惟因见到刚刚安装的闭路电视,不敢造次。

    李慧芳的干爹陈亚强(68岁,退休人士)说,周日(20日)上午9时许,他们坐在客厅时,突然听到外头传来声音,接着就闻到油漆味。

    他说,他外出查看是,发现住家铁门被泼红漆。

    事后,陈亚强前往警局报警,当天也在屋外安装闭路电视。

    他说,没想到的是,周一清晨6时许,闭路电视就拍到一辆鬼祟轿车停在门口,一名华裔男子手持一罐不明液体走下车后,突然走回车内。

    他们相信男子看到闭路电视后不敢造次,而通过闭路电视画面,怀疑男子是要点火投汽油弹。

    陈亚强说,家里还有90多岁老母及一名哑巴的儿子,皆无辜成为大耳窿骚扰对象。

    李慧芳面子书的头像被大耳窿打印出来,挂在旧公司门口及被泼红漆。

    一通电话找到妻姨公司

    大耳窿神通广大,凭借一通公司电话,就找到妻姨的前公司住址泼漆。

    李慧芳说,她接获干爹家被泼漆后,当下非常紧张,并用公司的电话联络了大耳窿理论。

    她也没想到,周一上午就收到大耳窿传来的图像,是之前她在优景镇开设公司的店屋被泼红漆及挂上印有她样子的字报。

    李慧芳说,此外,大耳窿也将这些照片传给她,恐吓马上还钱,否则还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她猜测,大耳窿是通过她公司的号码,才找到她公司以前的地址,还有她个人面子书账号。

    大耳窿根据大马卡地址找上住家,并在门口挂上大字报。

    林道祥:应报警

    事主曾有打算付钱息事宁人,但林道祥劝告遇到这类事件,要直接报警,绝对不能还钱,否则没完没了。

    李慧芳指出,她与大耳窿在电话中联络,一开始大耳窿要她换1万新元,之后减至5000新元。

    “我曾有打算还5000新元,平息这件事,但向林道祥求助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林道祥说,类似案件发生多次,往往受害人付款后,对方会更加需索无度。

    他说,遇到类似情形,只能报警,如无法解决,可寻找如他这般的社会工作者协助处理。

    林道祥也呼吁警方认真看待时间,加紧处理,包括成立特别小组调查类似事件。

    出席者尚有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协调员罗民顺、侯健发及林锦文。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