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冒死留5個月大胎儿 夫忍痛舍子救妻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妻冒死留5個月大胎儿 夫忍痛舍子救妻

    杜昂达奥在谈及流产过程时,至今仍心有余悸。

    (新加坡28日讯)母爱无私! 25岁美少妇怀胎20周,阴道流血进出医院达五次,她一心想为丈夫追一个儿子,但由于羊水指数偏低,胎儿可能会因缺氧胎死腹中,加上血液受感染,孕期胎盘位置也低,生产时可能导致大量失血休克,到时母亲和儿子只有一个能活下来。



    但爱儿心切的母亲,依然坚持要继续怀孕,把肚子里的男宝宝生下来。在这“保大”还是“护小”的艰难抉择下,丈夫舍子救妻,夫妻俩忍痛拿掉五个月大的胎儿。

    来自泰国的25岁美少妇杜昂达奥,与狮城丈夫结婚六年,育有一名五岁大的女儿,夫妻俩一直想为爱女添弟妹。今年4月,少妇好不容易怀上男宝宝,最后却保不住胎儿。

    她受访时说,胎儿八周大时她多次下体出血,前后进出医院五次。

    “第一次阴道流血时,入院检查以为是荷尔蒙失调,吃了药后便没再流血。“

    但怀孕到12周时,下体又再次流血,医生检查发现她的胎盘位置很低,靠近子宫颈,血液报告也显示她受感染。

    医生也告诉她胎儿的羊水指数也偏低,导致无法提供胎儿生长发育所需的氧气、养分和活动空间,进而影响胎儿的肺部发育不全,有缺氧胎死腹中的可能。即便保住胎儿,孕妇产后新生儿窒息发生率也很高。而由于胎盘位置低,也可能导致她生产时有失血过多的风险。

    “第三次和第四次入院,分别在宝宝13周和15周大,医生说如果继续留下胎儿,我生产时可能会失血过多,有生命危险。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宝宝的心跳,我无论如何都要留住他。”

    但怀孕19周时,她再次因下体出血第五次入院,住院一周,留院期间有一次她突然晕眩和呼吸困难,还因失血过多而输了两包血。

    “我当时手脚冰冷,觉得自己快死了。丈夫对我说:’老婆,我真的害怕你会死,我们不能再留住弟弟了’。当时我内心很挣扎,不过想到女儿和丈夫,我只能忍痛拿掉儿子。”

    她在本月14日凌晨接受人工流产,见到死胎时,她心如刀割。她指胎儿当晚就火化,之后骨灰已撒去大海。

    堕胎时痛得快昏迷 听夫喊“救我妻”

    拿掉胎儿期间失血过多,还出现血块,少妇痛得快昏迷,听到丈夫在喊“救救我的妻子!”

    杜昂达奥说,拿掉胎儿的过程中,她感觉到子宫撕裂般剧痛,还流血不止,甚至出现血块,胎儿一度出不来,医生差点要将她推去手术室为她剖腹。

    “当时我痛到近乎快失去意识,眼睛紧闭,隐隐约约听到丈夫的声音呼喊’怎么流了这么多血?救救我的妻子!’最后折腾了好一会儿,胎儿才被拿出来。 ”

    胎儿当晚被火化,隔天骨灰撒入大海,夫妻俩都希望这个未出世的儿子,能再度“回来”当他们的孩子。

    她过后也将自己流产的事告知女儿,但是女儿不明白,仍觉得母亲还在怀孕,说要买玩具给弟弟玩,令夫妻俩都黯然伤心。

    两亲人相继过世 夫:很痛心

    干妈四年(2016年)前在一起撞后逃的车祸中枉死,如今又痛失儿子,丈夫直呼“很痛心!”

    杜昂达奥的丈夫谢先生(36岁)在面子书贴文悼念儿子,他感性地说:“我宝贝的乖儿子,能送你最后一程,爸也满足了,愿你早登极乐。你在爸心里永远是心头肉。愿我佛慈悲,让你有缘再给我做儿子……爱你的父亲上。”

    《联合晚报》四年前曾报道一则致命车祸,当时61岁的摊位女助手颜英娥在亨德申路的交通灯处,红山景第115座小贩中心对面的路段被撞倒,送院后伤重不治。颜英娥是谢先生的干妈。

    不愿具名的他受访时说,四年间有两名亲人相继过世,他很难过也很痛心,现阶段会陪伴妻子照顾她的心情和健康,让她好好休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