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车伤腿 截肢保命 阿叔装义肢开德士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叉车伤腿 截肢保命 阿叔装义肢开德士

    (新加坡1日讯)机场工作时被叉车夹到左小腿,因细菌感染而需截肢保命,坚强叔靠意志力重拾人生希望,康复后装义肢开德士。



    谢荃存(64岁)告诉记者说, 他在2003年前原本是名小贩,无奈熟食中心关闭装修半年,他才会临时到樟宜货运机场担任技术人员,没想到发生意外,永远失去了左小腿。

    “那天是大年初十,我在工作时被一辆叉车失控撞上,夹到左小腿血流不止,紧急送院救治。”

    坚强叔康复后,考执照开德士。

    他忆述,当时医生告知,他大量失血,左膝盖以下部分骨碎,输了21包血才保住性命,但因细菌感染,在进行第8次,也是最后一次手术时,需截肢保命。

    “当我醒来,摸到左腿时忍不住哭了,医生后来为我装上义肢,我共住院53天后才得以出院。”

    他分享道,一天晚上梦见已故世界童军运动创始人贝登堡爵士,鼓励自己拿出勇气克服所有困难,他才决定重新振作,并对自己说,既然死不了,就要好好活下去。

    “在医生的鼓励下,我有了当德士司机的念头,排除万难于2005年考取执照,之后就每天套上义肢开德士,至今已过了15年。”

    他笑说,时常会和乘客分享亲身经历,鼓励大家切勿轻易放弃。

    日行9公里 起泡流血仍坚持

    为了适应义肢,坚强叔不顾断肢皮肤起泡流血,每天风雨不改走9公里路回家。

    出院后,谢荃存为了更快地适应义肢,每天到加东的一间保健中心,使用保健床促进血液循环外,并且每天花上3个小时,走9公里路回家,锻炼自己的腿。

    “当时非常痛苦,因为每走几步路就得停下休息,回到家拆下义肢时,断肢皮肤都被磨成水泡流血,但我没有放弃,还是坚持了下去。”

    他透露,在这4个月里的日日行走间,每天都是流着血、汗和泪,用青草油涂在伤口时,就像将盐晒在伤口般疼痛,常常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曾万念俱灰 一度想轻生

    坚强叔一度萌生轻生念头,如今女儿成家立业,已无遗憾。

    谢荃存说,当年痛失左小腿后,万念俱灰,独生女又年仅10岁,还在上小学,他都不知要如何继续眼前的路,所以在住院时还曾经想过轻生。

    他说,妻女在他出院与复健过程中,给了他很大鼓励,才让他有勇气重启另一段人生。

    “虽然觉得命运跟我开了玩笑,但看到女儿如今完成大学学业,去年也成为人妻,我已经很满足了。”

    事逢沙斯肆虐 独自面对病情

    事发适逢沙斯肆虐期间,家人无法探望照顾,独自度过最艰难的两个月。

    谢荃存绘述,事后住院期间,家人原本还能到医院探望,但一周后暴发沙斯疫情,医院不允许家人探访,他只能独自面对病情。

    “当时我的脚还没有进行截肢,但家人无法来医院,我就自己做出痛苦的决定,让医生进行截肢手术。”

    他透露,当时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疼痛,甚至在截肢前,每一晚都需注入吗啡止痛。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