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汇款 再逼还钱 集团玩阴招.马劳遭追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主动汇款 再逼还钱 集团玩阴招.马劳遭追债

    刘先生(左)及罗女士展示遭人泼漆及丢汽油弹的照片及画面。

    (新山2日讯)层出不穷的诈骗手法,诈骗集团主动将1800新元(约5400令吉),汇入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劳银行户头内,之后要求必须连带利息偿还,并索讨5000新元(约1万5000令吉),马劳拒绝付款,反遭不法集团骚扰新山的家人。



    马华柔州联委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委员邢智立及蔡建文今日召开记者会,阐述两起不法集团诈骗个案,其中一名事主为在新加坡任职会计师的45岁刘小姐。

    刘小姐的弟弟刘先生(41岁,轮胎店业者)出席记者会指出,在新加坡工作的姐姐于上月21日,透过银行户头“PayNow”收到来历不明的1800新元。

    除了留下大字报,刘先生的住家无辜被泼红漆。
    大耳窿趁着深夜无人,向罗女士的住家抛汽油弹,所幸损失不大。

    “对方以分批方式汇款到姐姐户头,姐姐于是沿着号码联系转账者,准备将钱退还,但被告知,必须连本带利偿还2100新元(约6300新元),不然会骚扰姐姐。 ”

    刘先生说,姐姐为避免不必要的情况,隔天决定偿还这笔款项,但对方之后不断骚扰姐姐,更要求偿还5000新元,姐姐有感不妥,因此拒绝偿还。

    刘先生泊在住家车房的轿车遭泼红漆。
    刘先生位于新山淡杯一带的轮胎店,连续两天遭人泼红漆。

    讵料,上月24日,刘先生位于士姑来丽宁镇的住家遭不明人士泼红漆,刘先生一家早上7时才发现。

    接着上月26日及27日,刘先生位于新山淡杯一带的轮胎店,也连续两天遭不明人士泼红漆。

    刘先生强调,姐姐没有向任何人贷款,至于不法集团如何取得他们的个人资料,他则不得而知。

    目前他与姐姐已分别到本地及新加坡的警局报案。

    在蔡建文(左2起)及邢智立陪同下,刘先生(左)及罗女士(右)叙述事件来龙去脉。

     

     

    女厂工拒绝贷款
    阿窿盗用个资借钱

    在新加坡工厂工作的本地女子,误信网上借贷广告,未签下任何合约下获得贷款,她拒绝贷款后,大耳窿竟利用其个人资料,向另外一组大耳窿借钱。

    另一起个案事主,为52岁家庭主妇罗女士的22岁女儿。

    罗女士指出,22岁的大女儿在新加坡一家工厂工作,女儿之前通过网上的贷款广告,并在线上填写个人资料,欲借1000新元(约3000令吉)。

    她说,女儿在未签合约下,就获得400新元(约1200令吉),女儿觉得不妥不想再贷款。

    “大耳窿之后威胁要女儿偿还2000新元(约6000新元),我无奈下于上月19日偿还这笔款项。”

    她指出,讵料,大耳窿利用女儿的资料,向另外一组大耳窿借钱,结果她周四又被索讨2470新元(约7410令吉),但她拒绝偿还。

    “大耳窿之后于凌晨3时左右,到我位于士姑来金成功的住家掷汽油弹,幸只有大门及地板遭殃。”

    大耳窿将大字报贴在门口。
    罗女士住家收到大耳窿留下的大字报。

     

    瞄准无法回国马劳下手

    不法借贷集团专向无法回国的马劳下手!

    邢智立指出,今年截至昨日,马华柔州联委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委员共接到20起个案,尤其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跨国诈骗集团以同样的手法,专向滞留在工作无法回国的马劳下手。

    他更指出,这些诈骗集团使用的新加坡号码,为已经离开新加坡的孟加拉籍人士所注册,因此警方肯本无法找出背后是谁。

    他呼吁有关当局,成立一支跨国特别小组,以测查相关事件。

    蔡建文在记者会上点名警察总长丹斯里阿都哈密及柔州总警长拿督阿育甘,希望警方能够调查。

    “受到疫情的影响,将有人因此而失业,类似的个案将会不断增加,情况令人感到担忧。”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