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子鑫:向地理老师道歉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蓝子鑫:向地理老师道歉

    “东马人都是住树上的吗?”



    若你身边有来自东马的朋友,这道问题对他们来说,或许是“家常便饭”,这时的他们,可能白眼已经翻到后脑勺,又或者看着愚昧的提问者,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两夫妇早前前往沙巴州旅行后,回到新山确诊,事件曝光后,各大媒体报导,引来许多网民关注。可就有这么一则留言,吸引笔者的眼球,写到 :“确诊者从外国回来为何没让他们隔离?”

    咦,是笔者阅读错误的新闻吗?还是他口中的外国指的是沙巴。不相信眼前所看见的事实,笔者再次阅读有关新闻,文中没有提到从外国回来的相关内容,这时才恍然大悟:“啊,网民把沙巴当成外国看待了。”

    无独有偶,“跳水公主”潘德丽拉在今年大马日前夕,就在面子书上透露,接到媒体通过短讯方式安排访问,希望能够专访来自沙巴的运动员,这让来自砂拉越的潘德丽拉看了一头雾水,而她也没有公布该名摆乌龙的媒体身分。

    大马今年迎来独立63年,而马来西亚于1963年9月16日成立,掐指一算也有57年,却还是有人不了解,甚至不知道沙巴及砂拉越是大马的一分子。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国的教育从小学开始,让莘莘学子接触地理科,以各自的母语学习,但这真的是教育体系的失败吗?

    当然笔者不惟言,每个人各有所长,不是每一样事务都非常感兴趣,你可以不知道他们的地理位置,但起码最基本的知识,须知我国有哪些州属。

    或许,住在树上的不是那些东马人,而是那些愚昧无知,却又要在留言区里搞笑的人。

    ──新山办事处记者蓝子鑫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