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好友情妇诽谤 串通占女病人便宜 外科医生成功上诉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遭好友情妇诽谤 串通占女病人便宜 外科医生成功上诉

    (新加坡3日讯)被指与同行医生串通“猎取”女病人,并和她们发生性关系,一名外科医生上诉得直,成功反诉一名女郎诽谤。



    但判词揭露,医生曾在审讯中透露自己曾与已婚女护士,于对方的丈夫照片前、在床上胡搞。

    据之前报道,女郎张思茵(译音)原是当时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担任中央医院精神科医学高级顾问医生的陈恒宁的情人,两人外遇后,陈开过药给她。

    她称2018年4月与陈恒宁在布拉格旅游时,查看对方的手机,从他与在伊丽莎白诺维娜专科医疗中心的王建鹏医生(人名译音)的简讯中,发现两人串通玩弄女病人,和她们发生性关系,她愤而向医药理事会投诉。

    张思茵在2018年6月向医药理事会投诉陈恒宁与王建平,指两人串通占多名女病人便宜。(取自面子书)
    王建鹏医生。(档案照)

    王建鹏在起诉书中指女郎诽谤他的名誉以及造成困扰,在2018年7月4日起诉女郎。最后,法官认为女郎的指控有所依据,在今年4月判王建鹏败诉。

    王建鹏不满判决,到高庭上诉。

    法官昨天发表裁决,指张思茵称两名医生“串谋占数个女病人便宜”,但法官认为,简讯内容最多只能证明王建鹏将一名曾是病人的女房屋经纪手机号码给了陈恒宁,让陈恒宁找借口与女经纪见面,跟她上床。

    法官认为“ 一名病人”与“数个病人”有不同,张思茵的指控不成立,判王建鹏上诉得直。

    法官也下禁制令,禁止张思茵刊登散播任何诽谤王建鹏的言论。

    不过判词显示,王建鹏曾传简讯给陈恒宁,说有“几个已婚荡妇总是戴着婚戒与他胡搞”,还透露他曾当着一名女护士丈夫照片前,在女护士结婚床上与她胡搞。

    陈恒宁医生。(档案照)

    两名医生没道德

    法官指出,两名医生虽是称职的,但他们夸耀自己的性爱史,用贬低性字眼形容女性,把女性当性玩物的行为,毁了他们的名声,没有理由认为这是一件光彩的事。

    法官说,王建鹏为了保护名誉,将性生活摊出来,无疑是“得不偿失的胜利”。

    法官无法表明王建鹏完全获得清白,但两名医生没获得道德上的胜利,没有理由认为这是一件光彩的事。

    指控不成立

    张思茵除了向医药理事会提出投诉,也传简讯骚扰陈恒宁的家人,甚至联络王建鹏的妻子。

    陈恒宁曾写道歉信给张思茵,并愿意赔偿对方1万新元(约3万令吉)和解,但遭张思茵拒绝。

    判词指出,当时已婚的张思茵在2017年1月至2018年5月29日间,与陈恒宁搞婚外情。

    当她发现自己不是陈恒宁唯一的女人后,将王建鹏与陈恒宁之间的简讯内容拍下来。

    张思茵拿着截图恐吓陈恒宁,传简讯骚扰陈恒宁的家人,并在2018年6月13日,到医院与陈恒宁大吵一架,之后传电邮给陈恒宁的同事和上司。

    不仅如此,王建鹏也指张思茵传简讯联络他的妻子,说他与陈恒宁性剥削女病人。

    两名医生在简讯里,提到另4名女郎,但法官指她们不是病人,也认为两名医生只是投机者,没有共谋要占她们的便宜。

    被提及的4名女郎,包括一名女医生、一名女心理医生、一名女护士、以及一名身分不详的女郎。

    法官指这4名女郎不是病人,也没有证据两名医生共谋要占她们的便宜。两名医生只互相分享他们各自寻找猎物的经验,并没有串谋的成分,因此法官认为两名医生交换女病人和同事来满足性欲的指控也不成立。

    简讯内容曝光简讯1
    陈恒宁:同个女的?
    王建鹏:是的,4P只是一次性。
    陈恒宁:(感叹)我还没试过。
    王建鹏:哈哈哈
    陈恒宁:跟XXX?
    王建鹏:我真的很享受这个女的,我的“魅力”(mojo)回来了。

    简讯2
    王建鹏:我让你上她的,显然我是OK的,没有必要说谎。不过我们需要多认识更多这样的骚货。兄弟,你很久没有提供了,最好加把劲。
    陈恒宁:兄弟,我尽量。

    简讯3
    陈恒宁:我喜欢那些肯与其他男人胡搞的已婚荡妇,让我硬邦邦的。
    王建鹏:她们总戴着婚戒跟我胡搞。我的护士让我在她丈夫照片前,与她在床上胡搞。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