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茶餐室将搬迁 野野街古早美食再少一味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华南茶餐室将搬迁 野野街古早美食再少一味

    老店若搬迁,业者也将把“华南”招牌一起移到新址,以保留顾客对老字号的亲切感。

    报导 :刘福来



    (麻坡5日讯)经不起时代洪流冲击,具有103年历史的华南旅店茶餐室将搬迁,小贩分道扬镳,古早美食再少一味。

    野野街与三马路弯角处的华南旅店茶餐室,因业主脱手产业,原有建筑物将另作发展用途,作为租赁用户的华南茶室准备在年杪租约届满及新业主的通知后,正式搬迁。

    华南茶室位于三马路的新址,与原址相隔仅一条走廊和两间店屋距离,目前正在进行装修。

    具有103年历史的华南旅店茶餐室,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下,面对乔迁。
    华南茶室位于三马路的新址目前还在进行装修,预计年底可顺利乔迁。

    原有摊贩即亚清粿什、亚云叻沙、华南猪杂汤,将随著亚清粿什在倒数本月25日搬离茶室,到六马路顺顺来咖啡店重新营业后,各分东西。

    营业迄今具有103年历史的华南旅店茶餐室原址,也会随著老建筑物的重新发展,将拉上历史的帷幕。

    该茶室第三代传人黎辉玲(60岁)透露,茶室计划在未来的新址一样挂上“华南”的招牌,保留顾客对老字号的亲切感。

    华南茶室保有麻坡美食特色,老店每天人潮纷至沓来,室内天天客满。
    华南茶室传统炭烤麵包与茶水,曾在2015年获选新马一百家最具风味传统咖啡茶餐店的殊荣。

    她说,野野街早期非常热闹,沿街小贩包括猪脚芋头饭、豆花水、油条、黑炒粿等多达11摊,各种美食多不胜数,2000年后街边著名美食剩下水粿、炒粿、曼煎糕和粿什,俗称四大天王,于2015年市区发展规划,禁止小贩街边摆摊,除了亚清粿什搬到茶室内营业,其馀小贩都各散东西。

    她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茶室生意大跌,夜市鸡饭摊也在早前搬走,如今又遇到业主易手,粿什美食也将迁离到别处,使得早期野野街 美食再失一味。

    亚清粿什摊前张贴通告,告知顾客即将搬迁的消息。

    2度搬迁  小贩好沉重

    两次搬迁打击大,听天由命。

    亚清粿什小贩吴涣清(58岁)指出,早期他跟随父亲吴愈嘉在野野街摆摊卖粿什,到接手家族事业,这门手艺已超过80年历史,到他经手迄今已先后从街边搬到店屋内,再因为店屋即将乔迁,人生又要面对另一次的转折,心情难免有些沉重。

    吴涣清(右)与妻子庄美燕即将搬离华南,到全新的环境继续粿什生意。

    “我捨不得离开这裡,但时代不由得我选择,毕竟从小到大都在这裡讨生活,一下子要面对新的环境,尤其在充满不确定因素的疫情期间,心情难免感到五味杂陈。”

    他说,该粿什摊将在本月25日搬到六马路顺顺来咖啡店营业,希望全新的转捩点,能带来更好的业绩。

    李汉成 :对野野街美食情有独钟。

    情有独钟好可惜

    李汉成(72岁,珠宝商)

    我对野野街美食情有独钟,华南茶室也是我们常来的地方,虽然店裡只有亚清粿什、亚云叻沙、华南猪杂汤三种选择,但都是麻坡独一无二的美味,店裡经常客满,迟来的顾客都要排队。

    我对野野街特色美食的分散感到可惜,以后就不能集中在一起叫满一桌大快朵颐。

    盼新店生意更旺

    吴信俊(32岁,华南猪杂汤小贩)

    茶室内猪杂汤档是从我祖辈到现在20多年,虽然搬店新址不远,但对这裡的环境很捨不得,希望未来的新店空间会大一些,生意会更旺。

    张亚云(右起)与妹妹张美丽捨不得,偕手合作多年在华南茶室经营的叻沙摊。

    25年了好不捨

    张亚云(60岁,亚云叻沙小贩)

    目前还没有打算,等接到新业主的通知再作决定和搬迁的准备,而新的店屋目前已在装修。

    离开原址到新环境营业,虽然原来班底小贩和咖啡店业者没有多大改变,但对25年来朝夕生活的环境感到不捨。

    老店古早美食多经历两三人的传承,并是许多麻坡人印象深刻,怀念的美味。

    1917年开业  享有盛名

    麻坡野野街华南旅店茶餐室于1917年开业,曾是早期麻市开埠最繁华的地区,许多工友聚首堂食与住宿的落脚处。

    见证麻市开埠的昌盛、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火洗礼,五六十年代还是著名婚宴和社团宴请的场所,享有盛名。

    华南茶室的茶水味道香浓,并保留传统炭烤麵包的香醇与特色,许多麻坡民众印象深刻,2015年并曾获选新马一百家最具风味传统咖啡茶餐店。

    由于时代的变迁老店也因为发展洪流,迫不得已将面临乔迁。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