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若十月围城 慕尤丁不可能全赢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刘镇东:若十月围城 慕尤丁不可能全赢

    (峇株巴辖7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说,先不论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是否已获得“稳固的”多数支持以组织政府,但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已被安华9月23日的宣布所削弱,而巫统看起来正准备帮安华扣动扳机。



    “没有人知道最后会怎样,但可以以史为鉴。2008年9月16日,安华宣称自己掌握足够议席组织新政府。虽然并未出现多名议员跳槽,但时任首相敦阿都拉间接被安华的宣布击垮。”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

    他说,阿都拉当时的党内对手,也就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慕尤丁,趁机在9月17日和他对峙,逼迫他把财政部长一职交给纳吉。

    “就如鲨鱼闻到血气,纳吉和慕尤丁9月25日再次向阿都拉逼宫,成功逼得阿都拉宣布在2009年4月退位。”

    刘镇东今日在部落格撰文说,首相慕尤丁自2月喜来登政变以来,一直走着政治钢索,尤其在沙巴大选后,慕尤丁的土著团结党和老牌大党巫统,为了争抢首长一职发生冲突,已让两者合作关系出现裂痕。

    “如果国盟目前的合作难以为继,就很难排除闪电大选的可能。只是,在第三波疫情日益严重下解散国会,实在很不应该。”

    他说,在拥有222名议员的国会下议院,目前朝野议席对比是113对109,慕尤丁以4席多数席次微差执政。尽管在野联盟有109名国会议员,但从3月到6月举行多场会议,都无法在首相人选上达致共识。

    “就算国盟得以执政,但由3个在2018年大选时相互竞争的马来政党,即土团党、巫统及伊斯兰党组成的联盟,本质上无法持续合作。”

    他说,除非慕尤丁能和巫统或在野联盟达成共识和妥协方案,否则闪电选举随时都可能举行,而选举结果难以预测。

    “无论如何,十月围城,慕尤丁不可能全赢。”

     

    沙巴大选
    慕尤丁不应该开的战场

    刘镇东认为,9月26日举行的沙巴大选是慕尤丁不应该开的战场。

    “这场州选是因为慕尤丁尝试通过拉拢青蛙跳槽,推翻拿督斯里沙菲益领导的沙巴州政府,才迫使沙菲益果断反击,寻求解散州议会以便还政予民。”

    他说,沙巴可能成为慕尤丁脆弱的政变联盟瓦解的导火线。本届沙巴选举,慕尤丁的国盟、巫统的国阵和团结党在17个州选区分别派出候选人对战;而组织联合政府后,土团党与巫统为了争抢首长职位而冲突不断。

    “土团党和巫统都想要当老大,实际上巫统过去几个月都在抱怨,尽管他们掌握的39个国席远比土团党的31席还多,但重要的部长职位都分给慕尤丁的政党。”

    他指出,有趣的是,失去沙巴首长职的沙菲益,如今可以更专注在全国政治。他在为期两周的沙巴大选竞选期中,成功向全国人民传达出强烈的“团结”讯息,让沙菲益崛起成为全国形象鲜明的政治领袖。

     

    伊党将紧追慕尤丁
    与巫统分道扬镳

    刘镇东分析,从目前局势看来,伊斯兰党将紧追慕尤丁,甚至准备与自2019年以来的“国民共识”盟友巫统分道扬镳。

    “其实伊党选择支持慕尤丁并非没道理,因为伊党最大目标是要全面拿下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北部国州议席。显然,和慕尤丁合作比和巫统合作更为有利。毕竟过去60年大部分时间,巫统是伊党对手。”

    他说,还有另一个变数则是慕尤丁在砂拉越的盟友——砂盟。砂盟将成为造王者。

    “过去多年的撕裂与背叛、各党内派系倾轧,以及暧昧不明的选举前景,让当前政治局势变得复杂且不稳定。2021年财政预算案将在11月2日提呈国会,若无法通过,就意味着慕尤丁政府倒台。”

    他透露,巫统与土团党另一项冲突是,在慕尤丁掌握的31个国席中,只有6席是土团党在2018年大选赢得,另外15席则是从巫统跳槽过去的国会议员,剩余10席则是从公正党过档的阿兹敏派系。巫统有充分理由要重选因议员跳槽而丢失的议席。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