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佣“失散” 商场人员伸援手 助自闭少年寻回家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与女佣“失散” 商场人员伸援手 助自闭少年寻回家人

    17岁自闭少年大卫,与女佣在榜鹅站赶搭地铁去学校时分散,所幸他在怡丰城遇到好心的SafeEntry人员,才与家人团聚。 (取自面子书)

    (新加坡8日讯)17岁自闭少年与女佣搭地铁去学校,却意外走失。所幸碰到好心的负责SafeEntry访客登记系统人员,不仅帮他联系特需学校,还在等候警察到来时,请他吃面。



    自闭儿的母亲杜依聪前天(10月6日)在Friends of ASD Families(自闭患者家庭的朋友)面子书上,分享了怡丰城(VivoCity)SafeEntry人员热心协助儿子大卫的温馨事件。

    杜依聪说,儿子与女佣在榜鹅站赶搭地铁去学校,列车门关上时,女佣上了车,大卫却没上车,原来儿子发现门快关上,即刻松开女佣的手,结果一个人被留在月台。

    女佣急了,挥手向小主人示意,在那里等候,她会调回头找他。不过,等她搭地铁回来时,大卫却不见踪影。

    女佣相信大卫知道去学校的路,就搭到他们通常转换地铁的地铁站,但大卫没在那里。女佣找不到人后,才急忙通知女雇主,最后寻求地铁人员的协助。

    杜依聪在家报警后,接获忆恩学校(Eden School)的电话。原来,有人通知老师,说有公众发现大卫在怡丰城底层二楼土司工坊(Toastbox)的附近。

    原来,一个叫伟祥的SafeEntry人员上班时,发现了大卫拉着另一SafeEntry人员,要对方看他的iPad。

    伟祥觉察到大卫可能需要协助,设法看他的挂带,却无法找到任何的联络号码。

    不过,伟祥从大卫的校服,知道他是忆恩学校的学生,于是找到这所特需学校的联络号码,即刻联系校方。

    母感动亲自拨电谢好心人

    SafeEntry人员的热心协助,让自闭儿的母亲感动无比。

    大卫的母亲杜依聪(52岁,公司企业律师)受访时说,伟祥的帮忙让她很感动。

    她说,这事发生在上个月底。她接到女佣的电话后,赶到怡丰城,当时忙着跟警察录口供,因为得结案,所以没什么机会跟伟祥当面道谢。

    杜依聪后来用电话联系伟祥,伟祥叫她不必一直道谢,反而提醒她更重要的事:让大卫的身上带着她的电话号码,万一再度走失,就可以找到家长。

    杜依聪说,其实孩子的挂带有三张卡,夹在中间的“特需卡”有她的电话号码。

    “谢谢伟祥的提醒,我已把特需卡放在易通卡的后面,联络号码朝外,告诉儿子如果下回走失,就指号码给人看,可以联络妈妈。”

    好心人助连接Wifi 还请少年吃面

    SafeEntry人员观察入微,从自闭儿的举动知道其需求,不仅帮忙连接Wifi,还知道他肚子饿要吃东西,掏腰包请他吃面。

    杜依聪说,伟祥和儿子等候警员的到来时,见大卫坐立难安,好像要跑开时,不断安抚大卫坐下等候。

    “伟祥从大卫不断看着iPad,知道他需要协助,于是帮他连接Wifi。伟祥也从大卫的举动,知道他想吃东西,就上网给他看不同的食物。”

    当大卫指着面条,伟祥就掏钱买面请他吃,然后陪伴在侧,直到警察的来到。

    杜依聪说,她没什么机会好好谢谢伟祥,因为她当时忙着录口供,好让警方完成工作。

    她在事后才打电话给伟祥,向他表达谢意,赞扬他做了很有意义的事。

    “伟祥坚持协助一个表达能力差的少年,真是难能可贵。若有更多人像他一样有善心,世界将变得更美好!”

    杜依聪也说,在疫情期间,如果公众发现有人的行为较为不同,或无法遵守安全措施时,她希望伟祥帮儿子的故事能让大家思考,向类似需要援助的孩童或青少年伸出援手。 (人名译音)

    ↓↓最近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