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麻坡唯一輓聯製作社 一年接不到3訂單 姐弟咬緊牙苦撐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零秘密】麻坡唯一輓聯製作社 一年接不到3訂單 姐弟咬緊牙苦撐

    何惠濡认为,这一行以后会被淘汰,将来自然会有新的方式取代,或计划在年迈后结束父亲留下的步青工业社。

    ◤零秘密◢缝制挽联──渐渐失传的技艺(下篇)
    报导/摄影:刘福来



    (麻坡讯)麻坡仅存的唯一一家缝制挽联制作社,表面上好像很风光,实际上一年接不到3个订单,业者根本不能维持生活。

    麻坡步青工业社传人何惠濡(67岁,三姐)指出,此工艺行业没有固定的订单,也没有所谓的旺季,工作和收入都很不稳定。

    她无奈指出,姐弟们都只是咬紧牙关在维持着父亲留下的手艺,根本不能维持生活,有时连水电费都付不起。

    她说,为了生活,晚上甚至要兼职,偶尔与人代工或到夜市集当小贩帮手。

    她说,没有固定订单,请不起工人,也不敢鼓励下一代接手,只好靠自己和兄弟们继续“顶下去”。

    为人缝制挽联手艺慢慢失传,恐走入历史。

    晚上兼职帮补

    唯何惠濡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她打算做到自己年迈,没有力气,看不到针线后结业。

    她并不为此感到遗憾,因为她认为,这一行以后会被淘汰,将来自然会有新的方式取代。

    她说,现在的丧葬仪式都简化了,观念和以前不同,时代也改变了,不只是手工缝制挽联行业,很多传统手艺都会被淘汰。

    何惠濡深懂,个人能力无法阻止时代巨轮推移的道理。

    虽然她没有臣服于洪流的打击,但也不勉强家人继承衣砵,并以平常心看待这时代改变。

    “缝制挽联的手艺,有一天必定会被会新的事物所取代。”

    挽带也叫花圈挽联,即是在哀思时,敬献花圈或花篮撰写的联语,制作简单但不失表达对死者的哀悼之情。

     

    花圈挽联制作以保丽龙和木板为材料,主要以文字为表达。

    何建淼:最传统方式制作 

    何家幼弟,在麻坡哈欣路开设奥斯卡广告牌业的何建淼(59岁)说,传统挽联制作,通常是收到订单后,根据顾客提供的资料,在白布上以毛笔题字。

    他说,然后把题好字的白布,连同其他由纸皮或海绵事先制成挽词和图样,缝在已准备好的棉被或绢布上,整个制作才算大功告成。

    他说,有些顾问订制较大幅的挽联,整个制作就可能需要分成好几个部分,各自完成后才并合一起,过程需要花上数天至一个月或更长时间。

    他说,虽然现在科技发达,电脑软件设计已经可以制作出很多字体,甚至取代毛笔手写,颜色也不再只限黑白,包括花店本身都有能力制作简单的花圈挽联,但他仍坚持以最传统的方式守护着,这个中华传统手艺。

    致祭旗为早期华人社会在亲友逝世后,用文字在绢布或绵被上寄语,商家挂在治丧处为会员致祭,这风俗并延用至今。

    挽幛 挽幅 挽带 规格不同 

    挽联只是统称,挽幛、挽幅、挽带作用一样,但形式和规格不同。

    何建淼说,挽联是哀悼死者、治丧祭祀时专用的对联,通常写在长幅白纸、白布或素绢上,以诗、词、歌等对联的形式来表达对死者的哀悼之情。

    他说,挽幛和挽幅,用来悬挂在死者的家、灵堂、追悼场合等。

    何惠濡拎着父亲留下的轴字,字迹优美,保存至今共有6个纸箱。

    他说,挽幛一般为竖式,文字为直写,有独立成幅的叫“礼幛”,通常用整幅绸布作成,也有用纸糊装裱成轴的叫作“礼轴”。

    “挽幅一般为横写;挽带也叫‘花圈挽联’,即是在哀思时,敬献花圈或花篮撰写的联语,常见如‘悼念’、‘千古’、‘安息’、‘同挽’、‘哀献’等。”

    已故何步青(前排右起)、郑玉琴、何惠连(后排左起)、何惠濡、何惠琼、何惠英、何建沧、何建峰、何建淼小时候的全家福。

    书法比赛 获奖无数 

    从小跟随父亲,习惯用毛笔写字,虽然工作没有太大要求,但何建淼追求完美的个性,以及对中华传统艺术的坚持,从小就在不断工作和学习的环境下,写得一手好字。

    何建淼的毛笔字,不仅让他在作起工来得心应手,也在许多书法比赛中得奖无数。

    不只是会写,他还懂得3种字体,即楷书、棣书、行书。

    何建淼擅长毛笔字,不必草稿或打格,就能下笔如有神助的一气呵成,把联语或挽联上的题字写完。

    何建淼指出,其父亲生前也擅长书法,而且字迹优美;家里至今仍保存有6个纸箱,当年父亲留下的轴字。

    “虽然父亲对我没有要求,但我从小就在父亲的薰陶下,耳濡目染。”

    他说,毛笔字不难学,但必须常练,现在的他甚至可以不必草稿或打格,就能下笔如有神助的一气呵成,把联语或挽联上的题字写完。

    他强调,挽联较少使用草书,因为写出来的文字是要供人观赏的不能太潦草,须要字体端正。

    一般小型的致祭旗。

    充气 横幅 挽联 成趋势 

    充气挽联和横幅式挽联成趋势。

    何建淼透露,目前的挽联很多已经被充气挽联和横幅式的平面印刷挽联取代。

    他说,网络资讯和印刷技术的进步,目前从事殡葬业者基本都有能力自制,根本就不再须要传统的挽联,而且新式挽联新鲜又能迎合年轻人的品味。

    “所以,这一行现在的订单越来越少,只剩下花圈挽联勉强还能生存。”

    他坦言,曾经想过开设面子书专业,开发网路事业。

    “但由于哥哥姐姐们年纪都很大了,不想让他们晚年生活太沉重,所以后来打消了念头。”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