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不堪刁蛮行为 勒死女儿 误杀罪监2年9个月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父不堪刁蛮行为 勒死女儿 误杀罪监2年9个月

    (新加坡12日讯)35岁女儿当啃老族,为了买房要父母把银行和公积金户头的钱全转到她名下,父亲还要掌掴母亲让她消气,慈父被逼到自杀边缘,忍无可忍,最后将女儿活活勒死后,今早被判坐牢2年9个月。



    这起命案发生2018年11月19日下午3时43分,地点是勿洛南第171座组屋的一间单位。

    被告是现年66岁的陈添财,案发时是名私召车司机,与妻子和女儿陈佳萍(35岁)住在事发单位里。他面对一项误杀女儿的控状,今早认罪。

    据案情显示,死者在2006年从大学毕业,但无法找到全职工作,只能当啃老族,靠家中两老养她。

    被告陈添财。(档案照)

    死者在2 0 1 2 年在地铁站晕倒,送院后被诊断患有广场恐惧症和“疑病症”。她不敢单独出门,男友甚至还要搬来与被告一家同住。

    死者要求多多,如果被告或妻子买错食物,便会要求他们马上去换。

    她在2017年表明要跟男友买预购组屋,行为变本加厉,会向父母伸手要钱,包括要父母向弟弟索回5万元(15万2750令吉)学费。她还要父母把银行和公积金户头的钱全转到她名下。

    被告觉得死者的行为逼到他和妻子走向自杀的边缘,他忍无可忍,在事发当天先用铁棍攻击死者,待死者倒地后,用一块布勒死她,之后报警自首。

    被告自2018年11月20日还押至今,今早被判坐牢2年9个月,如果在服刑期间行为良好,刑期享有折扣,最早料明天就能出狱。(人名译音)

    据被告的心理报告评估, 被告案发时患有重度抑郁症, 以至于判断能力受阻, 导致死者死亡。

    但被告并不是精神失常, 案发时他仍对自己的行动有意识, 他认为死者对他们施加的精神折磨, 是为了逼迫他们自杀。

    心理医生也指, 被告案发前也承受不少的看护压力,加上重度抑郁症,被告的罪责可被减轻。

    控方指被告值得同情,他是一名宠爱死者的父亲,也负责照顾死者的生活起居。

    控方指出死者患有不少精神疾病,对被告一家造成巨大的压力,要求法官判被告入狱3年。

    辩护律师求情则说,被告案发当时看见死者先拿起刀,才选择拿起铁棍。

    此外,死者早前曾用言语恐吓被告,声称要拿叉来杀他,令被告感到害怕,恳求法官判被告入狱2年又9个月。

    被告陈添财之前被控谋杀,后改控误杀。(档案照)

    法官指这是一场悲剧,呼吁社会重视心理健康的议题,被告闻判流泪。

    法官下判时指,被告是一名无私、疼爱女儿的父亲,多年来照顾女儿,却最终被逼到绝境犯案。

    法官指出,这起案件提醒所有人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患者应该及时寻求治疗,以克服病情;也呼吁社会加强本地的心理健康服务及设施。

    法官也指被告重犯机率不高,希望被告能放下这件事,判他入狱2年9个月。

    被告透过视像系统闻判流泪,感谢法官、控方及律师,并表示:“愿主保佑你们!”

    据案情,被告案发当天早上接到死者电话,死者叫被告取消工作预约,开车送她回家,但之后被死者谩骂,指被告迟到,是个糟透的父亲。

    被告向死者道歉后,载死者到附近的商场吃午餐。期间死者继续骂被告,还说想用叉子杀了被告。

    到家后,被告看见女儿走进厨房后感觉不对劲,立即到儿子房间里取了一支铁棍防身。当他走进厨房后,看见死者握着一把刀,情急之下用铁棍将死者击倒在地,再用布勒死死者。

    被告意识到死者没有反应后松手,并两度拨电报警自首。

    警方到场后,发现死者躺在地上,头部有一滩血,救护人员宣告死者死亡时间为下午4时17分。

    女儿10无理行为

    1.如果觉得屋子肮脏,死者便要父母打扫到她满意为止。

    2.如果父母买错食物,死者便会要求他们马上去换。

    3.死者要买预售组屋,会责怪父母不够疼爱她,没有给她足够的钱

    4.要父母向死者弟弟拿回供他读书的学费。

    5.要父母跟亲戚借钱,让她买屋子。

    6.修改受益人名单,还要拍照转发给死者作证据。

    7.用粗话辱骂父母

    8.在家里闻到烟味,会叫父母质问邻居。

    9.叫父母用纸皮扇走烟。

    10.要父亲多开私召车赚钱。

    被告和妻子为了安抚死者而千依百顺, 向死者道歉,跟她鞠躬,被告甚至当着死者面前掌掴妻子,让死者消气。

    被告对死者是有求必应,时常会找时间带死者外出克服焦虑问题。他还买了一辆二手车让死者男友有空时带死者出去。

    死者弟弟在也将5万元学费还给被告和妻子,被告把这笔钱交到死者手里。他甚至还跟亲戚借1万元给死者买屋子。

    死者知道不是母亲公积金唯一受益人后而大发雷霆,母亲只好顺着死者的意,修改受益人名单。

    即便如此,被告还是很关心死者。死者为了家里的烟味而有压力,被告在2018年10月22日带死者到医院求诊。

    死者当时被诊断患有焦虑症,但她选择不吃药,反而在出院后到女亲戚家小住。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