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生态遭破坏 三分一死亡 埔莱河口 “美人鱼”逐年减少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生态遭破坏 三分一死亡 埔莱河口 “美人鱼”逐年减少

    柔州拥有全马面积最大,数量最多及种类繁多的海草。

    ◤零秘密◢消失的美人鱼(上篇:儒艮逐年减少)
    报导:蓝子鑫

    摄影:张来星



    (新山14日讯)素有“美人鱼”之称的儒艮,由于习性害臊,很难轻易被人类发现,但儒艮的数量逐年减少,以致一大群儒艮出现的情况已不复存在。

    其中,位于柔州新山的埔莱河口,有传是儒艮的生长地之一。

    《中国报》记者前往埔莱河口探个究竟,并向当地的民众了解情况,但大部分的民众曾听闻,但都不曾见过儒艮。

    儒艮的数量逐年减少,另外常见的死于被船只的引擎风扇及遭渔网缠着窒息而死外,有人也会捕捉儒艮食用。(图取自网络)

    当记者提起“ dugong”,“儒艮”,“美人鱼”等字眼,以及从网上截取一张儒艮的照片展示,所有的人民都摇头指没见过。

    惟独一名市民指自己曾听闻过,但尚未亲眼目睹,并且也知道儒艮常在柔佛海峡附近觅食。

    据当地的渔夫指出,在出海捕鱼期间,会见儒艮浮浅换气的画面,但未曾看过整只儒艮浮出水面。

    不过,有渔夫启示,早年,渔夫通常将渔网撒在海上一个晚上,当翌日将渔网重置时,竟发现有儒艮误闯,被渔网困住。

    由于埔莱河口有非常大片的海草,生长在非常浅的河床内,因此有很多儒艮前来觅食。

    渔夫也披露,当地最大的海草区,早前为了运送沙石,进行填海工作,导致该海草区中间的部分,呈现光秃的情况,后来儒艮几乎不再出现。

    与此,马来西亚自然协会副会长兼柔州分会会长周国球指向指出,根据记录,5年前共有55只儒艮出现在埔莱河口,但如今儒艮已成为非常多的人群,散居各处。

    周国球:柔州海草丰富。

    “以前可看见一大群的儒艮,但这美景已不复存在。”

    他揭示,儒艮从2009年至今,有死亡,另外常见的死于被船只的引擎风扇及遭渔网缠着窒息而死外,有人也会捕捉儒艮食用。

    他说,一只儒艮体重可以达到500公斤至800公斤之间,肉质吃起来如牛肉的口感,因此吸引了很多人捕食。

    儒艮在食用海草时如吸尘机,向前游时不规律地将海草给“吸走”。

    海水污染海草枯萎

    柔州海岸拥有全马面积最大,数量最多及种类繁多的海草。

    周国球指出,柔州海岸拥有12至14种不同种类的海草,在数量及面积上,也属于全国之最。

    他也指出,海草的数量减少,部分除了因填海消失外,由于儒艮所食用的海草根部较浅,因此容易被海浪冲走。

    “当儒艮宝宝出世后,儒艮妈妈便会到有海草地方,教导儒艮宝宝如何吃海草。”

    他揭示,森林城市的发展,导致附近的海水受污染,有海草枯萎的情况,但曾听闻当地发展商会进行重植海草的计划。

    周国球坦言,在研究儒艮的工作,几年前曾听闻非政府组织展开调查,但之后都没有该。

    哈金米向记者展示渔夫如何从地图上,记录所看到的儒艮方位。

    觅食时遭船引擎杀害

    海草生长在河床浅的地方,因此觅食的儒艮常被船只的引擎风扇杀害。

    周国球说,儒艮主要的食物为海草,由于柔州数个地区拥有非常丰富的海草作为食物,因此每年吸引很多儒艮前来。

    “儒艮会在繁殖后,回到柔州的丁宜岛(Pulau Tinggi),诗巫岛(Pulau Sibu)等地方,并且在繁殖期间河床会出现3条横线,除了雌雄儒艮之外,还有一条窄小的属于儒艮宝宝。”

    他揭示,由于柔州有非常多的海草,生长在非常浅的河床内,因此许多儒艮在觅食食时,遭到船只的引擎风扇杀死。

    丹绒古邦环境俱乐部成员在海草区域进行研究。

    只吃3种海草很挑食

    儒艮虽只吃海草为生,但也非常地挑食。

    《中国报》记者透过线人穿针引线,联络上一群专门针对儒艮进行研究的丹绒古邦环境俱乐部成员,并向他们了解有关儒艮的习性。

    该俱乐部成员诺阿阿菲嘉指出,虽然柔州有很多海域拥有很多不同种类的海草供儒艮食用,但儒艮只会吃其中的3种海草,即喜盐草(halophila卵形),蕨海草( halophila spinulosa)和针叶藻(Syringodium isoetifolium)。

    她说,上述3种海草中,儒艮偏爱喜盐草的种类,叶子形状呈圆形,较大柔软,容易食用。

    埔莱河抚育着许多海底生物。

    她指出,目前已知的海草区,即位于森林城市及丹绒柏勒峇斯港口(PTP)的附近海域,同时在丹绒古邦浅滩附近也可以找到海草。

    “森林城市附近海域有约长两公里的海草,约5个足球场大,早期的丹绒柏勒峇斯港口拥有比森林城市附近海域更多,但因港口的建设,数量已逐渐减少。”

    她也指出,儒艮一天可游上800公里,通常会在例程,印尼和新加坡游走,因此一天能吃上30至40公斤的海草,而海草的生长速度也惊人,不足一个月便长回,因此足够让儒艮食用。

    儒艮通常出现大海

    儒艮必须等待涨潮时,才会到森林城市附近的海草区觅食,当遇到退潮时,便会到其他地点觅食。

    丹绒古邦环境俱乐部成员哈金米指出,儒艮不常出现在一些小河内,通常都会出现在大海,并被出海捕鱼的渔夫发现踪迹。

    埔莱河抚育着许多海底生物。

    他说,渔夫是最主要的消息及资料来源,有些渔夫有幸在出海捕鱼时,看见儒艮在海水的表面换气。

    “我们准备了一个地图,若渔夫在某个海域出现,便会在上方记下位,之后我们便会到附近进行研究。”

    他透露,儒艮会待海水涨潮时,往森林城市附近海域觅食,但在退潮后,便会到其他有海草的地方觅食。

    “这包括新加坡及印尼,儒艮会有自己的特定地点吃海草,上述地点只是其中一站。”

    觅食“痕迹”测出宽度

    海草区出现儒觅食的“痕迹”!

    摄制队跟着丹绒古邦环境俱乐部及约25人的考察团队,坐在船上从码头出发,经过柔佛海峡,约20分钟,到达森林城市附近的海域,即马来半岛最大的海草区。

    据了解,该海草区共有10种不同种类的海草,并在儒艮喜欢食用的海草品种中,发现儒艮觅食的“痕迹”。

    解说员相信,有儒艮在上升潮前曾到来觅食,同时可通过这些“痕迹”,测量出儒艮的宽度,以及老化的年龄。

    埔莱河抚育着许多海底生物。

    儒艮有“美人鱼”称号

    在埔莱河口即靠近森林城市的附近海域,拥有非常多的海底生物,包括黄金海马,螃蟹,海星等生物,其中就有儒艮出现。

    据了解,儒艮是哺乳动物,又称海牛,属于害羞性动物。其怀胎期间与人类相似,即一边会涨大起来,看起来如上半身为人类,下半身为鱼,因此也有“美人鱼”的称号,每年的5月28日也被定为“世界儒艮日”。

    每年的5月至8月期间,都是儒艮的交配期间,儒艮每三四年怀胎一次,每次怀胎时间在13至14个月左右。

    在宝宝阶段的儒艮,体型长度超过一公尺,成年的儒艮则可达到超过3公尺,最长寿命更可活至70岁,而儒艮食用海草时宛如吸尘机,会不断地向前游去,同时时间会不规则地将海草给“吸走”。

    儒艮并不会潜入太深的海里,只会在距离海面的5米内活动,并且喜欢跟着船只,靠在船只获取热能。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