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毁树林辟非法农耕地 麻河保留地 疑被侵占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推毁树林辟非法农耕地 麻河保留地 疑被侵占

    沿麻何从武吉哈逢至凉峇都岸边的保留地,近几年出现遭人占用和非法开发的现象。

    泥土流失河床变浅



    (麻坡、东甲16日讯)麻河保留地疑被非法侵占!

    渔民向《中国报》揭露,麻河从武吉哈逢至凉峇都沿河旁的土地,已大量被不法人士侵占,充作农耕用途。

    据他们观察,上述涉及麻县与东甲县的河流保留区的树林,已被砍伐和种植各种农作物,包括油棕树、橡胶树、香蕉树及开辟为菜园。

    渔民告诉本报,沿河两旁相信有超过80%的保留地已被侵占,令他们十分心痛。

    纳希尔(右起)、罗斯兰及莫哈末阿里向本报反映麻河两岸土地保留地被侵占的问题。

    他们指出,有关不法人士的自私行为,随时将会引发河流污染问题,除了影响渔民的收入,也会造成麻河生态系统结构遭破坏,进而衍生更严重的课题,如河床变浅而泛滥成灾,严重威胁居住在沿河的两县村民。

    受访者透露,早在数年前已发现有不负责任人士侵占河流保留地,近几年问题日益恶化,沿河保留地段原本茂密的树林被大量砍伐,光秃一片,不久之后被辟为农耕地,疑遭人占用为私人用途。

    近期,来自坤兰乌鲁的渔民,在出河捕鱼及垂钓时,再度发现麻河于凉峇都一带,又有河流保留地被人霸占,有关不法人士推毁了树林,甚至公开焚烧,估计将种植油棕树。

    兼业渔民纳希尔(65岁)揭露此事说,由于负责单位缺乏监督,有关小园主互相跟着做,把农作物栽种在河边,致河流保留地遭占用的情况日趋严重。

    纳西尔马丁申诉麻河鱼获因水源污染及河床变浅而减少许多。

    他说,一般河流岸上需保留约50公尺距离的地段,但上述非法行为已造成树林被伐,掉落河中,加上泥土流失,造成河床变浅。

    他披露,原本属于猴子的栖息所的树林被破坏后,也造成猴群失去住所,逃到住宅区去觅食,衍生民生问题。

    他担心此问题持续恶化下去,将严重破坏麻河生态环境,甚至引起水源污染。

    渔民促请州政府及水利灌溉局关注这项问题,采取对付行动遏止问题,免引起一系列严重后果。


    水质不再干净 渔获减半

    从麻河中央望去,已不见茂密树林,令渔民感到心痛。

    河流周边土地被开发,麻河渔获数量减半。

    罗斯兰(55岁)指出,自从麻河一带出现河流保留区被人开发为农耕地的现象后,渔民也面对因渔获减少而收入大减的困境。

    他指出,较10年前的情况相比,他每次出河都能捕获大批淡水鱼虾,但近几年仅是少量的渔获明显减少一半。

    他也说,河岸土地被侵占及开发为农耕地的现象,已造成麻河水质不再干净,淡水鱼栖所遭到破坏,尤其非常困难捕获或钓获苏丹鱼与巴丁鱼类。

    不法人士被指侵占河流保留地,并进行公开焚烧活动,准备种植农作物。

    坤兰乌鲁渔民纳西尔马丁(53岁)则发现靠近岭嘉的甘榜古尼亚沙蒂(Kampung Kurnia Sati)沿河岸的树林不见了。

    他说,数十年来在河中钓鱼,都望不到邻近的村庄的,但近几年似沿河土地遭人开发,他可以清楚望到园地或村落。

    他说,一旦红树林或森林大树被砍伐,恐河边泥土会大量流失,引发河流侵蚀,随时引发大水灾。

    大批树木被砍伐后,掉落在麻河,衍生污染问题。

    居民莫哈末阿里则申诉,大批猴群干扰住户生活,不排除与河边树林被砍伐的活动有关。

    州政府收集资料 彻查

    麻河保留地地段疑遭占用的课题,已引起柔州公共工程、交通及基本设施委员会主席莫哈末苏里汉的关注。

    莫哈末苏里汉获悉麻河发生上述问题后,已第一时间主动联络事主,并寻求提供该遭开发的河岸土地的正确位置。

    莫哈末苏里汉:已指示相关单位采取行动。

    他告诉《中国报》,目前尚在积极搜寻更多相关资料,而他已指示州与县际的水利灌溉局及土地与矿物局采取侦查行动。

    “一旦发现有人占用保留地,违例者将遭到对付。”

    他说,从渔民提供的照片能看得出来,有关人士在非常靠近岸边的地段进行开发活动,大量树木已被砍倒,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莫哈末苏里汉也提及,据他所了解,除了非法砍伐与开发河流土地,麻河一带同时出现挖沙及污水灌倒入河的问题。

    他允诺将就上述问题进行调查。

    他说,这项课题属柔佛农业、农基工业及乡区发展委员会负责范围,他会与该会共同商策解决方案。

    他吁请有关不负责任人士,立刻停止一切岸边的非法行动。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