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锦荣:只许州官放火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廖锦荣:只许州官放火

    原产业部长凯鲁丁没有进一步被对付,相信不少看官得知他不会受到对付的消息后,纷纷先是一阵哗然,后再爆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感叹。



    对于有确凿证据证明违反隔离令的部长,竟然能逃过司法审判,甚至连总检察署也为他背书;但另一方面又对一般底层百姓严刑苛法,罚款坐牢。

    自然地,人民也联想起数周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藤条论”,质疑着这“阿爸”的藤条是否真的有亲疏远近之别,总之因为这一幕,慕尤丁政府的形象也算是跌入谷底。

    但明白人都知道,老慕只需把心一横让凯鲁丁接受法庭的裁决或者是让其辞职,即可平息民怨,《三国演义》中不是已经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蓝本供慕尤丁参考了吗?

    我认为老慕至少有以下3点需要考量:

    (一)凯鲁丁若被控上法庭,将可能丧失国会议员资格,对于慕尤丁政府并非利事。

    (二)伊斯兰党众多领袖视凯鲁丁为“英雄”,出国乃是为了招商,为此与伊党结怨则是不智。

    (三)凯鲁丁当初违反隔离令期间也出席国会,期间曾在撤换议长动议下投下赞成票,对功勋采取严惩也将加速国盟政府分崩离析。

    综上所述,至少有3大原因老慕不愿甚至是不敢动凯鲁丁,惟使人更为恼火的是,总检察署给出不对付的理由竟是将责任归咎卫生部没有给予居家隔离表,明显的卸责之余,又将责任推到疫情期间兢兢业业抗疫的卫生部手上。

    事后媒体追问卫生总监却又不愿正面回答,但大部分人自然也就不会苛责卫生部,毕竟他们在抗疫期间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若不再追问朔责,这起事件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惟无论实情如何,总检察署已明言责任在卫生部,那么到最后是否有官员因此受处分,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新山办事处记者廖锦荣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