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申请援金换走提款卡 斯文男提光村妇存款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借助申请援金换走提款卡 斯文男提光村妇存款

    (峇株巴辖29日讯)自称马华党员的斯文男子,假借问路及要帮忙村妇申请“马华援助金”,藉机偷龙转凤,换走村妇的提款卡,提走户头内的2500令吉款项!



    柔佛峇株巴辖班卒新村本月26日出现一名50余岁的男子,藉协助村妇申请马华援助金为由,要求提供身分证及提款卡供填写资料,趁村妇不留意,以另一张相同银行的提款卡“掉包”换走。

    被骗村妇虽未向老千透露提款卡密码,但因村妇以身分证最前面6个号码作为密码,被老千“侥幸”猜中,迅速用提款卡提走2500令吉款项,仅留8令吉在户头!


    (沈俊荣摄)

    关玉燕(左3起)与林清河叙述被骗经过;左起马华四加亭区会副秘书冯尔明、张有全及欧阳民(右)。

    被骗村妇关玉燕(54岁)说,被提走的2500令吉,包括本月23日刚汇入户头的700令吉关怀援助金2.0、她与小女儿下月的医药卡保费400令吉及儿子给她的“买菜钱”。

    她说,该男子是在本月26日中午12时,驾着一辆银色国产华嘉轿车,停在其住家前,向其丈夫林清河(60岁,待业司机)搭讪问路。

    “老千说要找一名叫陈亚妹的马华党员,并称对方有两个孩子,是一名单亲妈妈,他要协助陈亚妹申请马华援助金,他还问我们是不是马华党员,要不要一起申请?”

    加入马华十多年的关玉燕说,老千声称马华按月提供援助金给符合资格党员,若个人名义申请,每月可获300令吉,若她与老公联名申请,每月可获450令吉。

    “老千过后向我索取身分证,在白纸上填写资料,本来我要给他银行户头号码,老千却要我交出提款卡,说填写提款卡号码即可。”

    关玉燕展示被“掉包”的提款卡。

    被掉包提款卡较陈旧
    卡上没印名字

    关玉燕起初未察觉自己的银行提款卡被掉包,直至亲临该银行分行要求检查提款卡,才发现手上的提款卡不属自己名下。

    关玉燕说,老千填写资料后,声称一旦申请获批准,援助金会按月汇入与提款卡连接的户头。

    但她在老千离开后,越想越不对劲,连忙到附近油站及电子厂旁的两台提款机,却发现提款卡插入后,因密码错误无法使用。

    “我赶紧叫丈夫载我到市区的银行分行,要求柜台人员检查提款卡,结果发现提款卡只剩8令吉余额,老千已在当天下午1时,分两次提出各1500令吉及1000令吉现款。”

    关玉燕过后才察觉被掉包的提款卡较陈旧,但因提款卡都没印名字,因此被掉包的当下,未察觉不妥。

    其丈夫林清河说,老千没戴口罩,讲话斯文、很健谈,当时并未看清楚其轿车的车牌号码。

    关玉燕在户头款项被提光后,才惊觉手上提款卡不是自己名下。

    民众受促
    勿以易猜中号码当密码

    马华四加亭区会主席张有全谴责老千冒用马华名义行骗,并吁请民众勿以身分证或手机号码等易被猜中的号码,作为提款卡密码。

    他强调,马华并没有“按月援助金”供申请,也不会派人沿家挨户替人申请援助金,就算协助民众申请政府援助金,也是通过设立柜台,或要求民众直接到区会会所办理。

    他谴责老千拖马华“下水”,冒用马华名义进行不法勾当,并专找马华党员下手,陷马华于不义。

    班卒前村长欧阳民说,老千同一天也用相同手段,欲向另一名与关玉燕住在同一条路的逾70岁村民“下手”,但后者无意申请援助金,因此未受骗。

    “最近政府分发关怀援助金,村民应提防老千主动上门欲协助申请援助金,其实是设下陷阱骗钱的圈套。”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