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锦荣:冠病,有胜利者吗?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廖锦荣:冠病,有胜利者吗?

    请告诉我“冠病,有胜利者吗?”,如同台湾作家龙应台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的呐喊说到“战争,有胜利者吗?”



    龙应台是非常纯粹的“反战派”,或许与其个人经历有关,他们中日战争前后出生的那一辈是经历“中国人大迁徙”的年代,多少家中兄弟父母在迁徙的过程中被冲散,从此天各一方,所以更能体会战争所带来的破坏,更厌恶战争再次降临。

    如同这次全球所面对的新冠肺炎大流行病一样,阻断多少户马新人民的联系,工作的回不来,读书的出不去;各居两岸的夫妻、父子只能隔海遥望,此情此景若放在过去,一般认为只会发生在南韩北韩等地区吧。

    当然,还未​​计算多少对父子亲友再相见已是阴阳相隔的,为此若要将冠病比喻成战争一样具有高破坏力,其实也并无不妥。

    对于战争,人们向来对于战争发动者,如德国、日本等国嗤之以鼻,更常见对日本后裔张嘴大骂,甚至常以历史情境数落对方祖先备之不是;然而,我要你们回答,难道我们是失败者,他们就是胜利者了?

    回到冠病,人们普遍对病毒带源者,尤其是从国外或高危地区返回的人士如洪水猛兽,但凡听闻何人从沙巴潜水回来确诊,纷纷只有怪罪,指责对方把病毒带回来等等;但是,难道确诊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难道他们还成了疫情下的胜利者了?

    看到部分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者,违反隔离令者,大家都很生气是可以理解的。难道真的有必要咒骂对方全家,甚至放大头像在网络上公审?为何不能骂过了、劝过后仍不停,直交执法单位处理即可。

    其实,我们对战争及冠病都有太多误区,以为自身受害的同时对方就一定获利,岂知在所有的人为天然灾害面前,人人都是输家,是一场赢家缺席的游戏!

    ————新山办事处记者廖锦荣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