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载客量少 德士电召车司机 收入跌70%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疫情影响载客量少 德士电召车司机 收入跌70%

    政府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德士司机的生计受到影响。

    报导:刘彦运



    (古来10日讯)新冠肺炎疫情,几乎让各行各业受到很大的打击,其中载客司机更是首当其冲。不论是德士司机、电召车司机(GRAB CAR),还是包车司机,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期间,载客量几乎下跌50%至70%。

    从本月9日开始实行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根据当局公布的标准作业程序,一般民众其实是不能跨县。而因工作关系必须跨县的人士必须拥有雇主的证明信件。不过,德士司机及电召车司机可以跨县载客,乘客人数不可超过两个人。

    由于政府再度在柔佛州重新启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导致乘客量原本已经下跌的德士司机及电召车司机,更是雪上加霜。

    大部分德士司机及电召车司机在3月开始的行动管制令时,前3个月几乎没有收入,好不容易行动管制令放松,乘客量也开始上升,虽然无法恢复到行动管制令之前的载客量,不过至少已有一些收入。

    如今政府再度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令他们手足无措,生计肯定再度受到影响。

    庄佳英:搭客量至少下跌70%。

    德士司机庄佳英(77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原本之前的载客量已经下跌70%,如今再度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令德士司机的生计再度受到打击。

    “德士司机虽然能够跨县,但是乘客受到限制,而且在管制令期间,肯定许多人不敢出来,乘客自然就减少了,我们的收入肯定受到影响。”

    电召车司机黄先生(40岁)指出,之前搭客已经少了50%以上,以前1天大概可以赚到100多令吉的收入,如今有时不到50令吉。

    “政府在这个时候再来行动管制令,我们差不多要喝西北风了。”

    电召车司机的收入同样受到很大的打击。

     

    往返马新边境司机 收入近零

    往返古来、新山及新加坡的载客司机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几乎零收入,主要因为马新边境关闭,新加坡客无法进来。

    从事载客司机的练添祥(47岁)指出,自从我国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关闭马新边境之后,他几乎是零收入至今。

    “我主要是载新加坡客进来旅游消费,边境至今无法开放,我的收入完全没有。”

    他指出,原本寄望近期马新边境能够开放,结果我国政府再度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马新边境也可能继续关闭。

    “我如今只好协助太太卖椰浆饭,赚取一些生活费,否则根本无法维持生计。”

    练添祥:马新边境关闭,至今几乎是零收入。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