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叔因疫情滞留狮城 白天走廊乘凉 夜睡友人家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阿叔因疫情滞留狮城 白天走廊乘凉 夜睡友人家

    (新加坡11日讯)阿叔家住峇淡岛,因疫情关系“滞留”新加坡,白天露宿组屋走廊,晚上借住友人家,至今已7个月有家归不得。
    《新明日报》记者接获热心读者拨电24小时热线通报,指阿叔在直落布兰雅弯第19座组屋11楼走廊,摆了躺椅、堆积杂物,然后天天躺在该处乘凉、看剧。



    记者昨午走访,阿叔躺在躺椅上,前方摆放了一个手机支架及一把雨伞,周围堆积了大量杂物,包括小型风扇、喇叭、衣架、凳子、餐具等。

    因疫情关系,阿叔已有7个月无家可归。

    新加坡籍的阿叔黄先生(67岁)受访时说,原与妻女一家三口住在峇淡岛,因疫情关系,已长达7个月有家归不得。

    “我在这里没房子,目前只能暂住楼下认识了30年的老友家。”

    由于友人住一房式组屋,屋内还有二人同住,空间实在有限,他不好意思成天打扰朋友,所以只在夜晚借宿对方的家,白天大多数时间则待在楼上走廊的“个人空间”。

    “这里比较凉爽,我白天就坐在这里吹风、看戏、吃饭,到了晚上10点再回去洗澡、睡觉,一些生活用品也只能暂放在走廊。”

    他坦承,已尽可能不打扰居民生活,并希望居民能谅解,让他有个落脚处。

    “若真的打扰到居民我很抱歉,等能回家的时候,我会立刻离开,现在真的是身不由己。”

    阿叔说,非常思念印尼的妻女,也希望早日与她们相聚。

    “我的女儿才3岁多,视讯聊天时她一直吵着叫我回去,看了也十分心疼。”

    黄先生透露,原本是名兼职摄影师,疫情前只要有工作便会从峇淡岛来新工作,现在因为疫情关系,工作量大减,他只好在附近的学校当清洁工。

    “我从事摄影工作30年左右,不用看人眼色,这是第一次为人家打工。刚开始要改拿扫把、拖把很不习惯,如今做了两个月也没那么吃力了。”

    他无奈地说,还要养家糊口,所以要拿得起放得下,总好过完全没工作收入。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直言,由于母亲住在该处,他前往探访时,注意到走廊的杂物越来越多,因此担心引发火患。

    “一开始时只放了一张椅子和一个手机支架,现在却越放越多,已经大半年了。”

    居民李女士(67岁)则说,阿叔夜晚没睡在走廊,平日不会制造噪音,没造成困扰,她有时候打麻将还更吵,大家应该互相包容。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