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滚马劳 欠债失踪 妻儿惨变阿窿出气筒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烂滚马劳 欠债失踪 妻儿惨变阿窿出气筒

    (新山12日讯)马劳失业回国后天天流连风月场所,在向多组大耳窿代钱后失联,留下一屁股债给妻子扛!



    47岁的家庭主妇苏菁叶,对丈夫的作为毫不知情,也坦言不会为他承担欠款,吁请债主冤有头、债有主,应向借贷者讨债。

    她说,其丈夫尤氏(52岁)在新加坡做拉电技工,两三年前开始流连新山大马花园红灯区,将赚来的钱都花在陪酒女郎身上。


    (本报廖锦荣摄)

    “以前丈夫还有给家用,在流连风月场所后,家用便越给越少,到最后没给家用,家里的伙食都是由孩子们承担。”

    她与丈夫育有4名年龄介于12岁至27岁的孩子,她与长女及小女儿住柔佛再也花园。

    之后她和孩子与丈夫的感情渐疏离,丈夫当家里如酒店,每天早上去新加坡上班,下班后便直接到红灯区,直到凌晨才返家,每天仅在家2至3小时。

    苏菁叶(右起)、林道祥和罗民顺等人吁请债主“冤有头,债有主”,应向借贷人讨债。

    她今天和孩子一起开记者会说,家人曾劝过、骂过甚至是求过,但丈夫始终不听,就像中毒一样,每天必须要到市区红灯区报到,到后来家人也死心。

    她指出,今年3月政府落实行动管制令后,新加坡在4月也启动阻断措施,丈夫因失业便回国。

    “回来后他还是每天到外面花天酒地,直到约3个星期前,我们接到第一通大耳窿电话,才知道丈夫惹祸,但他早已失联不知去向。”

    她说,丈夫在这几年没担任过丈夫的角色,家里的开销都是孩子们负责,借大耳窿的钱,家人也分文未得。

    苏菁叶强调不会帮丈夫偿还任何一笔贷款,希望债主找出真正的借贷者讨债,不要再骚扰她和孩子。

    大耳窿不断骚扰苏菁叶及孩子要他们还丈夫的债务。

    每天威胁叶菁叶一家

    大耳窿每天三餐定时定候致电问候叶菁叶一家,更威胁不还钱便纵火烧屋,苏菁叶因担心和孩子的安全而搬家。

    苏菁叶不知道丈夫欠下多少组大耳窿,但至今已有十多组大耳窿追债,金额介于500至4000令吉。

    “10月25日接获第一通大耳窿的威胁电话后,同一周家里便被泼漆,威胁若不还钱将来烧屋。”

    苏菁叶之后带孩子搬家,岂料大耳窿竟在社交媒体发布他们一家人的照片 ,也标签骚扰认识的亲友。

    他们在接获大耳窿电话隔天已到警局备案,在面子书曝光后,再于本月9日报案。

    要求大耳窿出来面谈

    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投诉及服务局主任林道祥致电要求大耳窿出来面谈,并出示证据证明苏菁叶及孩子被指是担保人的说法。

    林道祥周四协助事主召开记者会指出,如今借贷者不知去向,债务数额也是大耳窿声称,若对方能证明苏菁叶等人有做担保,他会叫他们慢慢清还 。

    “但大耳窿不要出来面谈。据我了解,所谓的担保只是借贷者用一张住家电单写上家人电话,并没经过同意。”

    他也促请大耳窿不要再骚扰苏菁叶和孩子,应向借贷者讨债,若对方续骚扰,他将要求警方采取对付行动。

    出席者包括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投诉及服务局协调员罗民顺。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