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锦荣:被遗忘的明里南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廖锦荣:被遗忘的明里南

    如果不是有“明里南感染群”(Kluster Meldrum),相信大多数年轻一辈早已记不起新山有这麽一条街,唤明里南街。



    与过往的繁华不同,如今的明里南街更多是外籍员工或流浪汉流连,本地人甚少,或在跑马赛期,会看到一群上了年纪的男女聚在咖啡店搏杀,老态龙钟却又尽显人生百态。

    明里南街取自欧洲商人詹姆斯明里南(James Meldrum)之名,他是来自苏格兰的年轻小伙,为了寻找商机而在19世纪60年代来到亚洲。

    明里南在辗转之下认识了当时还是马哈拉惹的苏丹阿布峇卡,看过了当时柔佛(新山)广袤的森林后歎为观止,就决定在纱玉河东岸(黄亚福街一带)的柔佛海峡沿岸设立设立锯木场。

    黄亚福曾孙女黄珮萱为其曾祖父书写传记时曾提到,“他(明里南)的选择很对,因为木桐被砍下后,锯成一段段拖出森林,然后沿着纱玉河漂浮而下,到柔佛海峡海滩,正好来到锯木场前面,最后被拖上锯木场的蒸汽火车。”

    当年明里南设立锯木场时,早于大港主陈旭年及承包商黄亚福等人,该锯木场所生产的木材也外销到世界各地,是新山早期非常重要的工业,也是现代化柔佛重要的证明。

    黄珮萱又言,黄亚福之所以会涉足新山,一个重要的额外因素是锯木场的存在,因为木材是主要建筑材料,得其便利因素,黄亚福才决定把事业拓展至柔佛新山。

    黄亚福新山其中一项大工程便是承建新山大王宫,当时大部分的建材来自欧洲、家具则从中国购买,优质的硬木来自柔佛森林,由明里南锯木场负责供应;或许可以想象当年黄亚福如何与明里南联手来建构新山。

    150年后的今天,锯木场早已灰飞烟灭,而明里南街也如一沟死水,吹不起半点涟漪,谁又还会记得那些年的这些地方掌故。

    ——新山办事处记者

    ↓↓最近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