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锦荣:生命与自由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廖锦荣:生命与自由

    撇来阴谋论者,大多数国人对于沙巴三脚石落实紧急状态,无限期展延补选的做法叫好,多数离不开疫情之下不宜举行选举。



    当中不乏有人对于9月沙巴州选结束后,随即爆發国内第三波的疫情仍心有余悸,闻选举而色变。

    随着三脚石补选确定展延,关于本周内两位国州议员先后离逝,令人遗憾之余,也可以预示霹雳宜力国会选区及沙巴布加雅区州议席也极大因“疫情”而被迫展延。

    然而,当冠病疫情席卷全球之际,部分国家政府任期届满后,都乐于遵照宪政,新加坡、纽西兰、缅甸及美国等国家皆如常举行选举;至于在泰国、香港及印尼等地,更是在疫情下接连爆發大规模的示威及工潮。

    美国是在累计1100万宗(约我国三分之一人口)确诊病例下进行大选,而印尼则是在累计近50万确诊的背景下爆發工潮,包括新加坡及缅甸等国家的累计确诊皆高于我们。

    但是,我国却在补选地区颁布紧急状态,无限期展延选举,惟令人费解的是,为何民众包括选民会对此决策拍案叫绝,难道健康就应该优先于个人权益吗?

    一般认为,我国的社运起步较迟,是从98年“烈火末熄”运动为开端,直到近10年来数次举办的“Bersih运动”,原本是憧憬着国人能够逐渐意识自身的权益,包括投票权等等。

    无奈的是,一场疫情却打破一切美好,当初民众大规模的上街或可能仅是一时的愤懑,对选举制度不公的痛诉,却从不了解干淨选举的重要,被剥夺投票权后也不当回事。

    看不过国盟的“后门政权”,但是有多少人愿意在疫情下冒着交叉感染风险上街,表达对政治人物行径表达不满?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马来西亚人又何时才能体会这首诗的真谛。

    ——新山办事处记者廖锦荣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