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疫筹莫展 马新边界关闭抗疫 少了马劳 生意跌8成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疫筹莫展 马新边界关闭抗疫 少了马劳 生意跌8成

     



    武吉英达花园牛车水美食中心,少了马劳生意,生意跌了80%。

    报导:林健海
    摄影:张来星

    (新山20日讯)武吉英达花园、顺和花园和顺利花园一带商业区,因靠近马新第二通道,住了很多马劳,消费力也高,但自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肆虐致马新边界关闭,少了马劳的生意,商家生意损失惨重,下跌了80%。

    更有业者告知,以往这一带是一屋难求,如今有逾百间店屋已挂上牌要出租;此外,逾10间按摩院也一样关闭至今,行情惨不忍睹。

    《中国报》走访有关花园区了解情况,其中武吉英达花园受访的美食中心业者指出,这一带美食中心生意都是靠马劳维持,马新边界关闭前,少了马劳光顾,生意下跌了80%。

    武吉英达花园一带,其中一间自动洗衣店苦撑一段时间后,上月开始已结束营业。
    中药店的凉茶生意在少了马劳光顾下,也跌了80%。

    他们说,以往单单卖茶水、香烟及酒的收入,每月就有近8000令吉收入,如今整体收入只剩下每个月近2000令吉;此外,小贩摊档也因人潮少了,从30多个变成10个左右。

    另外,受访房屋中介莫小姐(40岁)也指出,这一带自动洗衣店也因少了马劳光顾,很多都在苦撑,她手中目前至少已有2间店因生意无法维持于上月结束营业。

    庄永达:马劳上下班都会来买凉茶喝。
    顺和花园一带有逾百间店屋已挂上牌准备出租。

    顺昇参茸酒庄药行老闆庄永达(38岁)指出,马新边界关闭前,马劳上下班都会来买凉茶喝,如今凉茶生意跌了80%。

    至于顺和花园方面,受访的家具业者也指出,这一带客源70%靠马劳,20%属新加坡顾客,10%为本地顾客,自今年3月行动管制令开始至今,少了马劳和新加坡顾客,即使商家进行促销,但因没有人潮,生意还是惨淡。

    他们说,以往下午4时30分就开始塞车及店前泊满车的情况也不復存在。

    雷德顺在美食中心内售卖红肉蕉,一旦中心面对关闭,准备转型开水果档售卖水果。

    美食中心难撑拟转卖水果

    美食中心业者见情况不妙,担心生意难撑下去,开始在中心内售卖自己种的红肉蕉,未来准备转型卖水果。

    武吉英达花园牛车水美食中心负责人之一雷德顺(50岁)指出,自疫情出现时已發现情况不妙,当时也在担心美食中心生意一旦无法维持,恐面对关门情况。

    他当下认为必须试着转型,由于自己有整百亩田地,因此就先种起红肉蕉,如今红肉蕉已收成,就拿来中心内以便宜价卖给顾客。

    雷德顺:恐面对关门情况。

    他还说,选择卖红肉蕉是因为自己种,没有经过中间人,可以比市场价格卖得便宜些,例如市场14令吉,他可卖8令吉到10令吉。

    他透露,现在也在种着榴槤,未来收成后,也会把榴槤拿来中心卖。

    家具业者即使清货大抛售,但因无人潮,生意还是惨淡。
    顺和花园下午塞车及店前泊满车的情况,如今已不復存在。

    “我们也准备批發给人卖,慢慢累积客户,以后转型水果档生意这些就是我们的熟客了。”

    他说,如今新山、顺和花园及武吉英达花园一带地区,美食中心已经很难经营,必须要为自己铺后路才行。

    CASA Monsta Cafe在疫情间转型售卖Halal食物,从危机中寻找商机。

    疫下接手转卖清真食物

    士姑来顺和花园CASA Monsta Cafe在疫情间,从前任业者手中勇敢接手生意,转型售卖清真(Halal)食物,从危机中寻找商机。

    该Cafe负责人陈健森(30岁)指出,在2020年8月16日疫情,老闆才从前一任业者手中,接下这间餐厅,同时转型推出Halal食物,也吸引许多友族前来光顾。

    他透露,该餐厅生意都获得三大种族支持,许多家庭也会前来庆生或办家庭聚会。

    他指出,前任业者在此经营生意已有11年,在当地也已有不错口碑,接手后,许多顾客已习惯在新常态下生活,会做足防疫措施,也敢于出门用餐,因此该餐厅生意目前还算不错。

    杜先生

    晚上9时就没人

    杜先生(45岁,牛车水美食中心负责人之一)

    生意因为马劳被迫长住在新加坡,而下跌了80%。

    以往美食中心是24小时营业,但疫情后,凌晨12时我们就休息。

    过去週末满是人潮,现在生意做到晚上9时就没有人了,而且也变得很静,没了人气。

    预计可在撑个半年,如果马新边界不开,应该准备关门了。

    罗存兴

    大抛售也没人买

    罗存兴(29岁,Uniqip Furnitures店长)

    我们在此营业一年,以往生意都可以维持,但是疫情后,少了马劳,消费力明显下跌了,这裡购买能力已不如从前。
    即使我们清货大抛售,还是没人来买。

    以往我们都忙着应付顾客,往往应付不及,现在坐了一整天,也可能有一个顾客上门询问。

    如今老闆是拿钱出来填补损失,一个月约2万令吉左右,自3月开始至今,老闆已经亏损了16万左右,再下来如果马新边界不开,预计不到半年可能会关门结束营业。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