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恢复“华人尊长” 释善意 柔王室肯定华社地位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恢复“华人尊长” 释善意 柔王室肯定华社地位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前排右)与华社保持良好密切的关系,多次参与柔佛古庙众神巡游盛会,此次恢复华人尊长称号,是更进一步释出善意,号召华裔一同打造繁荣州属。

    零秘密(上篇):专访柔佛王室理事会──柔佛王朝与“华人尊长”渊源

    报导:吴振威
    摄影:张来星



    (新山25日讯)柔佛王室通过恢复“华人尊长”(Mejar Cina)头衔,是在向华社释出善意,以具体行动肯定柔佛华人的地位。

    同时,柔佛王室也希望再次共邀华社一同延续现代化柔佛王朝发展,打造一个各族团结的柔佛州,深化柔佛民族(Bangsa Johor)概念。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于今年9月宣布重启柔佛港主时代角色,委任新山开埠先贤黄亚福的后裔拿督黄匡顺,出任华人尊长,作为柔佛王室与华社之间的桥梁。

    对于柔佛王室为何会重启距今百年前柔佛港主时代的华人尊长头衔,《中国报》柔州经理李光辉在全国防范罪案基金会柔佛主席蔡德闻牵线下,拜访了柔佛王室理事会主席拿督阿都拉欣,通过阿都拉欣解释,更加了解王室恢复华人尊长称号用意。

    阿都拉欣叙述华人受邀前来发展柔佛州的现代史。

    阿都拉欣指出,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目前正逐步的恢复柔佛王朝时代的一些历史文化,例如柔佛马来人的传统直落布兰雅装(Teluk Belanga),还有一些称号。

    他说,王室恢复华人尊长,是在释出善意给华社。

    “有时人民会遗忘过去,此时恢复这个称号,就是要提醒大家,不要忘了过去。”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右)庆祝62岁华诞时,赐封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第二级拿督(DMIJ)勋衔给华人尊长黄匡顺。

    此外,他说,苏丹阿布峇卡于1920年提出柔佛民族概念,在这个概念下,柔佛子民所有人平等。

    他也再次强调,华人不是外来移民,是受柔佛苏丹邀请来发展柔州的子民 ,必须要和其他种族合作,打造一个繁荣的柔佛。

    阿都拉欣说,华人尊长将配合苏丹依布拉欣基金会和其它王室基金会,并与各县县长、人民代议士、村长和地方领袖保持合作。

    他说,华人尊长将负责鉴定受惠名单、协调、安排和派发物资等工作,让有需要的柔佛子民获得食物及其它必需品的援助,不止是照顾华人,也包括马来人、印度人,确保没有人被边缘化。

    华人尊长是一个王室与华社的双向桥梁,收集到的任何建议,也会反映给王宫。

    李光辉(右起)、蔡德闻受邀与阿都拉欣会面,侃侃而谈柔佛王室与华社的渊源关系。

     

    比甲必丹地位高
    仅柔有华人尊长

    柔州是唯一使用华人尊长(Mejar Cina)称号的州属。

    阿都拉欣指出,在柔佛王朝年代,柔佛苏丹可以委任数名甲必丹,并从甲必丹中挑选出一人,成为华人尊长。

    他说,因此,华人尊长的地位,比甲必丹来得高,而只有柔州有华人尊长。

    “以前通讯不发达,需要多名甲必丹协助处理各地的事务,如今已有社交通讯应用程式,因此只要一个华人尊长就够了。”

    黄匡顺(左3)配合苏丹依布拉欣基金会,将援助品派发给全柔各地有需要的人民手中。

    华人尊长职 不供申请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委任黄亚福后裔黄匡顺成为华人尊长。

    阿都拉欣指出,华人尊长不是一个可以申请的公开的职位,这个头衔是由柔佛苏丹委任,因此需要和苏丹关系非常密切,才能与王室合作。

    他说,苏丹依布拉欣与黄匡顺曾有求学同窗时光、两人也有共同嗜好,如潜水、钓鱼,黄匡顺也为苏丹陛下管理园丘。

    此外,他说,黄匡顺也精通多种语言,还有黄匡顺是新山开埠功臣黄亚福的子嗣,其父亲拿督黄秉琅也曾是大马红新月会新山区会主席,家庭背景显赫。

    他说,华人尊长要有受过教育、有高水准,最重要还是诚意服务人,确保没有人被边缘化。

    华人尊长没有办公室、不赋予任何薪水、补贴、设施及特权。一切都是自愿。

    新山开埠功臣黄亚福。

     

    华社与王室渊源逾200年

    华人与柔佛王室关系已经超过200年。

    阿都拉欣指出,要了解为何王室决定恢复使用华人尊长这一头衔,就要必要追溯回历史。

    他说,华社与王室的渊源始于1812年时,当时有100忠心的侍从跟随天猛公阿都拉曼从廖内扬帆前往开埠新加坡,当中就包括30名华裔侍从。

    他说,当时一众人在新加坡上岸后,华裔就被允许耕种及捕鱼。

    到了1840年,越来越多华人到来,华人人口也增加。

    当初随着天猛公阿都拉曼到来的原先的华人,感觉被边缘化,因此向天猛公达因依布拉欣提出到柔州开垦建议,获得应允。

    当时的这批华人到了柔州,华人非常高兴,并将此处命名“新山”,就是“新的一座山”的意思,也有新生活的意思,这也是华人踏足柔州的开端。

    位于柔佛大王宫内的华人大礼堂,是见证华裔与柔佛王室关系源远流长的象征。

     

    苏丹邀华裔开发柔州

    苏丹阿布峇卡继任柔佛苏丹时,苏丹阿布峇卡邀请了更多华裔到柔州,当然也包括了印尼爪哇人、登嘉楼、吉打、吉兰丹到来开发柔州,并欢迎定居在柔州,成为柔州子民。

    阿都拉欣指出,当时华人大量种植胡椒及甘密,这也是柔州当时最大的经济收入来源。

    他指出,爪哇人则被邀请开发柔州西海岸,也就是麻坡、峇株巴辖一带,因此可以发现当地如今有不少爪哇裔后代。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希望逐步恢复柔佛王朝历史中,一些文化及称号,图为苏丹陛下在2016年邀请50名华社领袖,到柔佛王室博物馆共进御茶餐宴景象。

     

    允华裔建港设港主

    阿都拉欣说,天猛公达因依布拉欣允许华裔开发自己的乡镇,也就是港(Kangkar),首个港建于1840年,名为陈厝港(Kangkar Tebrau)。

    他说,到了1870年,柔州共有29个港,每一个港都会有一名港主,而港主的身分就相等于村长,负责管理当地社群。

    他指出,在所有港主中,苏丹阿布峇卡又选出甲必丹,当中代表者包括士姑来甲必丹佘泰兴及麻坡甲必丹蔡大孙。

    他说,而在这些甲必丹中,苏丹阿布峇卡又再选出一人,成为华人尊长(Mejar Cina,当时称华人侨长)。

    第一任华人尊长也就是陈旭年。

    此外,他说,苏丹阿布峇卡也为人有才干的马来人成为大彭古鲁(Penghulu Besar)及贵族(Orang Kaya)。

    他说,当时挑选了19名马来学者,另包括陈旭年及佘泰兴,共21人组成州立法议会,这也是早期的民主议会。

    华裔先贤陈旭年。

     

    苏丹捐地建古庙团结华人

    柔佛古庙庙地,是柔佛王室捐赠。

    阿都拉欣指出,苏丹阿布峇卡当年不仅承认义兴公司,也在直律街捐送了一块地的华社,建立柔佛古庙。

    “柔佛古庙不止是一个宗教祈祷场所,而是为了让华人各籍贯(潮州、客家、福建、广肇及海南)团结的象征,苏丹不止要各族团结,也要确保华人团结。”

    阿都拉欣说,苏丹阿布峇卡当时也让义兴公司在黄亚福街开发“税收农场”,包括了赌场、妓院、鸦片馆等。

    “当时华裔非常感激苏丹阿布峇卡,建立了华人大礼堂,并赠送给苏丹阿布峇卡,就在如今的大王宫内。”

    苏丹阿布峇卡因为对来到柔州生活与工作的华人提供照顾和帮助,因此深受当年中国皇帝的赞赏。

    1892年,苏丹阿布峇卡也受中国皇帝封赐双龙一级勋章(Double Dragon Pangkat Pertama)。

    从阿都拉欣的叙述中,更清楚了解了王室恢复“华人尊长”称号的用意。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