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堤太累遇车祸截肢保命 独臂青年誓不低头 自力更生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越堤太累遇车祸截肢保命 独臂青年誓不低头 自力更生

    独家报导 / 摄影:蓝子鑫(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员工协助下,萧养正完成所有的美食。

    (新山27日讯)当马劳时每天越堤工作过度疲累,以致骑摩哆时發生意外失去右臂,华裔青年不向命运低头,反而积极向上,如今成为小贩,靠自己的左手养活自己。

    获朋友喻为“杨过”的断臂青年 ”萧养正(28岁),鬼门关一轮游,慢慢接受自己的残缺,不仅报读室内设计课程进修,现在也回流大马当熟食小贩。

    萧养正来自霹州爱大华哲仁新村,辍学后16岁离乡背井到新山工作,两年后成为马劳,每天骑摩哆到新加坡工作,皆从事家具业的相关工作。

    靠着毅力,萧养正找到自己的方式,将鱼钓上。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忆起20岁,即2012年12月27日凌晨12时许的车祸,由于工作太累,从新加坡放工要返新山时,前往关卡途中,摩哆不慎翻复,当场昏迷被送往新加坡医院加护病房。

    “甦醒后除了哥哥姐姐,还看见从老家赶来新加坡的妈妈,当时认为完蛋了,应是發生大事。”

    萧养正指出,由于右臂血管不通及开始细菌感染,医生动手术将右臂截肢,也有可能丢命,之后再送回新山中央医院及哥伦比亚亚洲医院继续治疗,前后住院32天。

    萧养正靠着一隻手,也能煮出一桌子的美味佳餚。

    他说,事故也导致骨盘断裂无法下床,由于母亲担心他想不开,便留在新山负责照料他约一年,直至无需依靠轮椅,可自行走动。

    萧养正在事故后便未回到新加坡工作,儘管前僱主有意让他復职,惟他婉拒好意,选择回国生活。

    他辗转下于5年前接手新山武吉英达花园一家食肆的煮炒摊,由于没有烹饪背景,开始时边学边卖,如今熟能生巧,靠着自己的左手养活自己,并有一名员工协助。

    萧养正靠着一隻手,也能煮出一桌子的美味佳餚。

    克服用左手干活

    萧养正是右撇子,初期完全无法适应失去了右手,但调整后渐渐习惯了左手完成事情。

    萧养正指出,康復后自己可完成日常的生活所需,姐姐也为他报读室内设计课程,由于当时的他感到迷茫,便跟着姐姐的安排,修读1年半。

    “我是右撇子,所以使用电脑绘画时,皆用左手完成。”

    他坦言,初期在生活上有些不习惯,但之后的2、3年已没问题,但有时还是会闹笑话。

    “有次和友人到泳池游泳,由于一时兴起,忘了自己无法游泳,因此便直接跳进泳池,令友人哄堂大笑,有时也因无法平衡身体而跌倒。”

    翻锅对于“煮炒界杨过”萧养正来说,已不是问题。

    累赘没帮助 弃用义手

    萧养正指出,本身非常“爱美”,因此康復后除了上课,都不敢出门,如今看开了,小孩问起时都会藉机教导他们。

    “那时很爱美,还配了义手,但没有帮助,还非常累赘,之后就未再使用,反正还是会被别人问起。”

    萧氏坦言,康復后曾购买长袖上衣穿,但右边袖子“空空如也”,有些失望,但现在要求不高,只要方便、能穿、得体即可。

    另外,他指出,本身热爱打桌球及篮球,失去一隻手后,无法进行这些运动。

    他说,自己喜爱钓鱼,因此每次与友人一同钓鱼时,都会摸索方式钓鱼,最终借住腿部力量,成功将鱼钓上来。

    虽然少了右臂,但萧养正脸上的笑容从没少过,保持正面的心态继续向前。

    四肢健全者乞讨 绝不帮

    “我比你还惨,为何还要我给你钱?”

    萧养正指出,若看见身体有残缺的人讨钱,都会给对方数令吉,但有时看见四肢健全的人讨钱,认为本身处境比对方还要可怜,所以基本上都会拒绝给钱。

    对于8年前事故發生的情况,萧养正的记忆只停留在每天经过的一个红绿灯处,醒来时已躺在医院加护病房,那段车祸的记忆仍是空白一片,无论如何都想不起。

    但据他了解,车祸發生后未有及时被人發现,如今一旦在路上看到车祸,都会尽可能前往帮忙。

    萧氏自认个性开朗、心态正面,家人曾为了他奔波劳累,过去几年也经常遇到好人,因此必须坚持活下去,坏脾气也逐渐改变,即使友人替他取外号“杨过”,他都不在意,也欣然接受。

    他坦言,如今煮炒摊位生意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若无法再经营,便会收掉摊位回老家,再另做打算。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