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团体筹款活动被打乱 改变模式 疫中求存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慈善团体筹款活动被打乱 改变模式 疫中求存

    “疫过天晴,照亮生命”线上慈善音乐会,为峇株巴辖扶轮社筹逾5万令吉。

    报导:沈俊荣



    (峇株巴辖7日讯)新冠肺炎疫情打乱慈善组织原已计划好的筹款活动,导致常年举行的慈善晚宴被迫取消,所幸善心人士并未因疫情停止捐献,让各组织面对疫情冲击仍能“疫”中求存,延续各项善行。

    由民间成立的慈善组织,每年免不了展开各项筹款活动,不论是义卖、义剪、义骑、义演、选美赛或慈善晚宴,这些活动在疫情期间都无法如期进行,严重影响各组织的收入来源。

    其中,1956年成立的峇株巴辖扶轮社,每年需要约80万令吉推行多项社区计划,包括洗肾中心、护眼中心、紧急灾难储备金、贫困家庭援助基金及青少年领袖教育活动,但第三波疫情来袭,打乱了该社很多原已计划好的募款活动,造成活动被迫搁置或取消。

    峇株巴辖扶轮社在疫情期间适应新常态,克服技术障碍,改用线上模式与民众互动。

    该社副社长张敬川告诉《中国报》,早在2020年初,该社就因为疫情启动紧急援助计划,动用10万令吉储备金“救急”,购置防疫物资给前线人员,并进行社区粮食援助计划,让800户家庭受惠。

    他说,疫情也造成洗肾中心的医疗用品起价,导致成本及开销增加,加上市场低迷影响捐款来源,让情况雪上加霜,但该社义无反顾抗疫“救急”的举动,反而感召许多热心人士及商家捐款支持。

    “从2020年3月爆发疫情至今,本社不但没缩紧裤袋,反而在社区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增加财政预算协助抗疫。不管面临任何情况,本社坚持服务至上,这也是我们一直获得社区民众、企业及团体支持的原因之一。”

    张敬川:扫码捐款在疫情期间带来便利。

    他透露,截至2020年12月为止,该社已耗费约11万令吉援助防疫工作,其他服务项目,包括社区贫困家庭援助计划,也不因疫情而停止运作。

    他说,该社自2019年1月推行二维码电子钱包等捐款模式,在疫情期间反而提供线上捐款便利,也拉近新生代与扶轮社距离。

    该社社长刘玉珍说,扫街义卖等另类曝光方式,让该社更接近民众,也让捐款人数增加,让危机化为转机。

    峇株巴辖扶轮社在峇株社区各角落挂横幅,大量宣传防疫讯息。

    峇株扶轮社下调目标
    半年筹获逾60万

    峇株巴辖扶轮社因疫情无法举办筹款晚宴,只好把往年定下的100万令吉筹款目标降低,并重新规划活动模式,包括改用线上音乐会筹款,并以“扫街”方式义卖口罩,加上个别单位的捐款,在去年7月至12月共筹获逾60万令吉义款。

    张敬川说,由于疫情未见放缓,该社原订去年中旬举办的千人宴筹款活动及就职典礼一直无法进行,该社社友一改以往作风,改用扫街方式,义卖由俐马纺织工业有限公司捐献的5000个口罩,成功筹得5万令吉义款。

    “本社也配合帆加兰青轮社,在去年11月13日举办“疫过天晴,照亮生命”线上慈善音乐会,透过该社面子书专页与YouTube平台直播,获得网友热烈响应,共筹获逾5万令吉捐款。”

    峇株巴辖扶轮社第一时间捐赠防护衣,支援前线医务人员,右是前社长陈贤念。

    他说,疫情期间,大部分社区活动都转移线上,除了线上音乐会,该社也克服技术障碍,举办一场线上直播讲座,借此让该社继续保持高度的社区公共关系。

    “本社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依然维持每周的扶轮例会,并改用线上会议模式,维持社员出席率。社员保持活跃度,让本社更有效执行各项社区活动。”

    峇株巴辖扶轮社社长刘玉珍(站者)以扫街方式,义卖口罩筹款。

    常年赞助人捐款+善款
    爱心之家如常运作

    峇株巴辖爱心之家每年约需16万令吉帮助单亲家庭,2020年虽因疫情停办常年慈善晚宴,所幸2014年启动的“常年赞助人”计划带来固定捐款,加上丧事捐款及积少成多的小额捐款,仍能如常展开各项慈善援助计划。

    爱心之家主席莫雅霞说,该会每年支出逾6万令吉,作为中小学生及大专生助学金,还有单亲清寒家庭的医药援助金。

    “2020年虽面对疫情,本会仍在7月31日颁发总额6万9300令吉中小学生、大专生助学金及医药援助金给398名受惠者。”

    峇株巴辖爱心之家3年前开始通过资源回收,增加收入来源,适用的旧衣服及玩具等也可送给单亲家庭。

    她说,爱心之家早在2011年在两千娱乐机构赞助下,配合母亲节主办“世上只有妈妈好”慈善晚宴,并把晚宴列为常年筹款活动,今年因疫情停办,曾一度担心“钱不够用”,须动用储备金应付开销。

    “所幸2014年起,本会开始征求每年捐助1000或2000令吉以上的常年赞助人,从一开始7名增加至目前42名常年赞助人,每年为本会贡献三分之一捐款来源,加上资源回收、丧事捐款(介于300至2000令吉)、主动上门捐献或私下征求的捐款,目前仍足以应付开销。”

    她透露,以往主办慈善晚宴,都是靠售卖餐券、征求鸣锣人、剪彩人及赞助人,扣除宴席、纪念品等开销后,把剩余款项用来颁发助学金及医药援助金,庆幸今年通过私下征求,许多热心人士及商家仍乐意捐献,证明疫中仍有温情。

    莫雅霞感谢热心人士继续捐献,在疫中献温情。

    加大援助单亲家庭
    增派米粮.教育金加码

    疫情虽影响“收入”来源,但峇株巴辖爱心之家并未因此缩减“开支”,反而增派米粮给有需要的单亲家庭,今年更“加码”增派教育辅助金给单亲家庭学生。

    爱心之家主席莫雅霞说,该会常年活动包括分派新春援助品、5月母亲节举行慈善晚宴分派助学金及医药援助金、配合中秋晚会分派援助品、为单亲家庭安排出门观光、生活营或讲座等,有时则配合端午节举办裹粽子活动。

    “去年圣诞节,我们分派现金券给80名中小学生,让他们到指定商店购买校服、校鞋及文具等开学用品,今年1月17日我们也决定加码,增派每人最少100令吉教育辅助金,单是这两项开销就需2万令吉。”

    虽然每年母亲节的慈善晚宴办不成,爱心之家仍在7月31日分发逾6万令吉助学金及医药援助金给单亲家庭。

    她说,爱心之家目前共有459名单亲妈妈会员,其中110户需要援助,而加入义工行列的会员也有60人,其中13人刚在疫情期间加入。

    “本会现有理事介于逾50岁至83岁,趋向老龄化,希望更多生力军加入,避免青黄不接。”

    她指出,该会3年前开始进行资源回收,除了增加收入来源,适用的旧衣服、玩具、电器、皮革用品也可送给单亲家庭。目前爱心之家须征求至少6台二手平板电脑或手提电脑,给需要上网课的单亲家庭学生。

    峇株巴辖爱心之家在圣诞节分派现金券,让中小学生到指定商店选购校服、校鞋及文具。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