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旺季禁开再陷零收入 美发院年后恐掀倒闭潮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旺季禁开再陷零收入 美发院年后恐掀倒闭潮

    报导:陈佳敏
    摄影:陈佳敏(大部分照片拍摄于行动管制令落实前)



    (峇株巴辖22日讯)进入农历新年倒数阶段,原是美发行业的旺季,却因行动管制令,美发院不获准营业,令美发业者再次遭受打击,更担心若行动管制令再度延长,恐在农历新年后,会有许多美发院无法支撑,掀起倒闭潮。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发业者在恢复营业后的生意大不如前,好不容易接近农历新年,美发业者的生意近期才稍微有些起色,却因行动管制令重启,再次陷入零收入困境。

    在接待顾客后,刘葳棋为使用过的美发工具消毒。

    F One Hair Culture Salon负责人刘葳棋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一般上从12月开始至农历新年前是美发业的旺季,不少人选择在年底办喜事、出国和准备迎接新年,所以都会来打理发型。

    他说,去年大部分喜宴都取消,也不能出国,美发行业已流失这部分生意,接近农历新年,好不容易能让生意恢复一些。

    每当顾客离开后,刘葳棋会为顾客坐过的位子进行消毒。

    “如今,柔佛州再次落实行动管制令,美发业禁止营业,业者再陷入零收入困境,若行动管制令再延长,生意恐难以维持。”

    James Poh Hair Salon &Academy负责人傅成伟透露,已陆续接到不少新年前的美发预约,但行动管制令重启,许多预约须延迟,而时间上配合不到的预约,只能被迫取消。

    傅成伟在为顾客服务时,都遵守当局立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戴上口罩,使用一次性围裙。

    他说,他在美发行业超过20年,幸峇株巴辖大部分尤其是有一定资历的美发业者,是靠本地客和熟客支持,少了新加坡、在新加坡工作人士或上门客的客源仍能支撑。

    “但一些较为资浅的美发业者,顾客或熟客量还未达一定数量,少了上门客,生意大受影响,若无法营业的情况持续下去,恐怕在农历新年后,会引发美发院的倒闭潮。”

    “SOP做足, 禁开不公平” 

    美发行业业者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若与其他行业相比,美发行业也未曾听闻爆发感染群,但在大部分行业获准经营的情况下,限制美发行业不准营业,令业者深感不公。

    刘葳棋指出,美发师为顾客打理发型是近距离接触,所以美发师有更多担心,担心被感染,连累其他顾客和家人,所以标准作业程序都做到最足,日常生活也格外小心。

    美发院内的座位都标上标志,确保座位之间保持标准的人身距离。

    他说,柔佛州重启行动管制令,大部分行业都能获准运作,就算是办公室,政府也允许30%行政人员到工作场所上班。

    “酿成感染群的职业场所多为工厂制造业,美发行业几乎未听闻,若不幸我的美发院出现确诊,被下令暂时关闭,我无话可说,现在却是整个行业不能营业,这令美发业者感到无奈及被忽视。”

    每个顾客进入美发院前都必须扫描MySejahtera或登记,以及测量体温及使用搓手液消毒双手。

    盼新年前后恢复营业

    美发业者盼能在2周后恢复营业,他们不介意限制营业时间,并且在更严格标准作业程序情况下工作,只要能让他们趁农历新年前赚取收入,以应付接下来淡季的开销。

    傅成伟指出,美发业是靠旺季赚取的收入,来维持淡季的开销,农历新年前和开斋节前夕,一向来是美发业的旺季,业者已失去去年开斋节的生意,只能期待农历新年前能带来较高的收入。

    美发业者使用过的一次性围裙会立即丢弃,绝不重复使用。

    他说,政府却在这美发业者最繁忙的阶段,落实行动管制令,对业者来说是一大打击,而他就1月份来说,已损失了50%收入,甚至已为应付新年的客源,购入大量染发剂、烫发剂等货物。

    “农历新年后有2个月以上是美发业的淡季,在峇株巴辖经营美发生意成本也较低,若26日后美发业恢复营业,就算只能做预约制或限制店内人数,依据美发院规模,小型有10%至20%生意量,大型的有50%生意量,相信就能协助美发业者撑过淡季。”

    暂转行修冷气 美发当副业

    刘俊的美发生意因疫情被迫结束,目前只能将美发当作副业经营,在无固定工作场所的情况下,美发工具都放在车上。

    受疫情和行动管制令影响,甚至有美发业者的生意一落千丈,为了生活,只能暂时转行,把经营了逾20年的美发领域当作副业经营。

    在美发界逾20年经验的刘俊透露,从去年3月到6月中旬,美发不获准营业,这3个月内他零收入,在存款用尽后,必需想办法赚钱,因此,他在友人帮助下,从事冷气维修工作。

    他说,6月中旬后,美发业虽能开始营业,但生意已大不如前,因此只能选择转行,暂时放弃自己喜爱的美发行业,而在行动管制令重启前,若有顾客想要他服务,还是会提供上门美发服务。

    行动管制令重启,美发业不获准营业,傅成伟的美发院也只能暂时休息。

    “我现在新山从事五金业,但对美发行业的热爱没减少,也没放弃,但为了生活,只能将美发当作副业在经营,并给自己两年时间,若日后恢复正常生活,市场又开始活跃,会找机会重新出发。”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