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纬杨:校服仪式感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蔡纬杨:校服仪式感

    日本小说家、美国文学翻译家村上春树曾说过:“仪式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它让我们对在意的事情心怀敬畏,让我们对生活更加铭记和珍惜。”



    仪式感可谓是对人生的一种加冕,让自己的生活成为真正的生活, 而不仅仅是单纯的生存。

    疫情改变传统的线下上课模式,师生不能聚集在校园内,校服暂失去过去的价值,唯在新的学习环境下,校服暂拥有新意义。

    迎来开学日,除大马教育文凭(SPM)和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在届应考生返校上课,其余学生暂在线上迎接新学年。

    曾有学者建议,学生在家上网课应换上校服,以便在家中也能体会到在校上课的气氛,让学生更专注。

    笔者认为在家穿校服仅是一种仪式,或是上课时刻不同的小小举动。

    当然我们不否认穿校服,能获得仪式感,相信此感觉是短暂的。

    没有在家体会小朋友上网课的实况,绝不会了解欲要求低年段学生,静静坐在电脑前上网课的烦恼。

    上网课只见到老师在远端授课,孩子们不像线下到校情况,根本无视老师威严,他们在家上课会顽皮打闹。

    我们不否认换上校服能让学生注重仪表,有别于以往放假在家松懈感,学生表现出更好精神面貌,但这只是仪式感与表象。

    纵观现实面,孩子坐下好好学习,绝对胜过校服仪式感,在一个小时的网课中掌握知识,为未来学习打好基础才为重要。

    ————麻坡办事处记者蔡纬杨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