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美发店二度禁开 倒的倒,走的走!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美发店二度禁开 倒的倒,走的走!

    美发业者若无法复工开业,长久下去,造成更多同业倒闭,引发失业潮。

    报导/摄影:汪锦发



    (新山28日讯)政府两度实行行动管制令限制美发业运作,本地不少美发店倒闭,许多年轻美发师和学徒陷入迷失,放弃坚持学习,甚至半途转行,美发业前景堪虞。

    自去年3月政府实行行动管制令,柔南美发业者流失新加坡顾客和越堤族的客源,业者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许多美发师被迫耗费数年积蓄,以及向银行借贷苦撑。

    据《中国报》了解,约300名美发业者最近筹组柔南美发公会,争取同业福利,希望政府关注中小企业的困境,提供所需要的辅助,而不是设下更多门槛,让美发业者无法开业和有效营运。

    若无法允准美发业运作,年轻美发师或学徒无法有效学习和提升技术,影响年轻人成长,打击美发业前景

    柔南美发公会会长陈钦全接受《中国报》专访时估计,柔南美发业过去一年的业绩狂跌80%以上,而且往往都是最后才获准复工的行业,造成同业经营困难。

    他说,许多业者被迫耗费积蓄应付开销,但政府提供的微型贷款门槛高,雇员公积金局提取申请条件繁杂,业者无法在政府公布的援助配套下受惠。

    陈钦全拥有15年经验,身为美发技术培训学院导师,他发现许多年轻美发师不愿进修学习和提升高超技术,有些宁可转行。

    他说,有些学徒担忧学了技术,却无法在未来发挥,不再坚持。

    陈钦全展示美发师使用一次性围巾和戴上面罩,做足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柔南美发公会秘书韩立雄(35岁)在士姑来皇后花园开业14年,他指出,一些1990年或2000年后出世的学徒或员工,在两次行动管制令下无法开工,变得较懒散,整天晚睡晚起,无心工作。

    他说,许多年轻人原本喜欢美发行业,却因行动管制令无法持续工作,影响年轻人的成长。

    韩立雄坦言,政府不让美发业复工,变相打击手艺行业,这是政府无法预见的问题。

    韩立雄指出,美发业者一直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为顾客测体温和提供MySejahtera二维码供扫描。

     

    销售产品 无法支撑开销

    疫情下冲击靠手艺谋生行业,柔南美发业者坦言,若再无法面对面服务,即使业者转型销售产品,也非生存之道。

    陈钦全强调,美发业是一门专业技术服务,业者需要面对面提供服务,无法转型在线上经营,即使网上促销护发产品,仅为了赚取10%至15%收入,无法支撑整​​体开销。

    “我们不可能叫顾客‘送头’给我们,再让我们剪发后还给对方,毕竟这行业是服务性质,而非销售,业者无法全面变成只售卖产品。”

    “若政府再不批准美发美容业复工,更多同业陷入倒闭潮,员工丢失饭碗,整个行业变成弱势群体。”

    陈钦全坦言,若政府放宽开业,同业必定会遵照政府制定更严格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包括一对一预约服务。

    他希望州政府仿效其他州政府,直接拨款援助美发业者,同时规定雇主给予一定的租金回扣。

    美发业者无法面对面服务,即使业者转型销售产品,非生存之道。

     

    原有6店 关了3间

    “我原本是靠手艺谋生起家,没想到两次行动管制,却让自己无法靠手艺谋生下去,变成负担。”

    在美发业14年的郑渂䭲,原本拥有6家连锁美发店和25名员工,因行动管制令打击生意,被迫关闭其中3间店面,目前只能维持3间店面及聘请7名员工。

    他受访时感叹,去年行动管制令之前,每月营业额可达8万至20万令吉,如今每月剩下2万至3万令吉,业绩猛挫90%。

    郑氏坦言,若政府无法尽快批准复工赚取收入,他会觉得原本的手艺会变成自己的负担。

    他说,美发业被迫关店和解雇员工,也引起雇主与员工之间矛盾,令雇主深感无奈。

    “我在创业后面对这场生存危机,已被迫使用积蓄和倒贴经营下去。”

    郑渂䭲:手艺事业深受打击,被迫关闭3间店面。

     

    少了新国顾客

    ◆林俊良(37岁,新山假日广场美发业者,18年经验)

    广场少了新加坡顾客和越堤族光顾,人潮大减,美发店生意跌了90%,每月营业额从6万至7万令吉,一度掉剩3000至5000令吉,后来回升至1万令左右。

    每月店面开销约1万8000令吉,我要还租金和员工薪金,只好从6个员工减剩3名员工。

    美发师底薪少,基本都是抽佣制,雇主目前没有赚,员工收入是少了很多。

    我被迫动用至少20万令吉积蓄和贷款,应付各种店面和家庭开销。

    林俊良

    无法转做销售

    ◆黄培洲(35岁,美发业13年经验)

    虽有转型网上推销产品和美发配套,但业者不获开业,根本无法接触顾客和提供剪发服务,一切都变得无效,令人看不到前景。

    我们有学习直播传授分享美发知识,但本质还是服务行业,而不可能转做销售业。

    黄培洲

     

    遵守防疫SOP

    ◆卓家田(42岁,士姑来大学城美发业者,15年经验)

    我们一直遵守当局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毕竟会接触很多不同顾客,存在感染风险,所幸同业未传出感染群,政府应尽快让我们复工。

    我们雇主没有收入,持续动用储蓄应付开销,如今生活费高涨,令我们为难。

    若政府无法批准同业复工,同业就无法生存,更多人没能力在市场消费,形成恶性循环。

    卓家田

    无法申请微贷

    ◆张伟健(34岁,新山实达热带园美发业者,10年经验)

    我们的年收入不到30万令吉,无法申请一些微型贷款,政府提供的援助配套,无法让同业受惠。

    即使我申请提取公积金,也面对许多要求和繁杂申请文件,令我深感困难。

    我们在网上推销一些配套,但如同用未来的钱救自己,所以政府要让我们复工赚取收入,才能生存。

    张伟健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