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文也遇过大头艺人 “招呼不打,当我透明”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陈天文也遇过大头艺人 “招呼不打,当我透明”

    陈天文也遇过大头艺人
    “招呼不打,当我透明”

    (新加坡17日讯)继葛米星遇无理女星,演技派阿哥陈天文也碰傲慢艺人,招呼不打、剧本未熟读,拍戏NG又NG!



    《新明日报》先前报道,葛米星不点名力指有些新人自认是阿姐,工作态度不端正,目中无人;陈天文昨天接受《新明》访问,呼应葛米星说法:“嗯……哈哈,这类艺人多多少少会有,见到面不打招呼,当我‘透明’!”

    对于眼睛长在鼻子上的艺人,天文习以为常,难不成资深的反向资历浅艺人开口“问好”,他感叹“人活到这大把年纪,不再需要活在别人的评价里。”

    但碰到拍戏态度敷衍马虎频吃螺丝之辈,他仍忍不住开口劝:“要做功课啊!”只是提醒一句,等导播出来开骂收拾残局。

    气焰高的傲娇者有男也有女,何以摆出“高高在上姿态”?天文分析与制度有关:“一开始就接拍重要角色,让对方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陈天文与妻儿向母亲下跪拜年。(受访者提供)

    老花达250度 割白内障

    天文一向敬业乐业、任劳任怨,演技能文能武、亦正亦邪,但近几年败在老花。

    “好几年了,老花眼镜一不带在身上就读不了剧本,视物雾煞煞,要他们读给我听!”他抖出老花达250度。

    “像雾又像花”的日子过了好几年,天文忍无可忍,终于去找眼科医生去除白内障连带老花也已一并搞定!

    “2月5日动了左眼、6日再做右眼,三天后就可拆除纱布,现在看东西非常清楚,连天空的颜色也变得不一样。”

    但天色转暗时,视物反变蒙,天文说,医生嘱咐眼睛仍处于适应期,他目前在拍新剧《关键证人》,剧中演杀手,戏份不多,这些天在休息。

    问起新年愿望,天文祈愿疫情赶快平息,各地解封恢复生活常态,挺大爱;天文是硬汉,对儿子的教育亦然。

    “儿子很活跃,春节到观光景点跑得老快,一不小心就摔跤擦伤膝盖,我问他‘痛吗?叫你不要跑啦,不可以哭哦!’儿子回我一句‘没哭’,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他有感现代父母教育孩子需跟对方讲道理,不再能用命令式口气,更不轻言体罚。

    话虽如此,儿子擦伤,天文看在眼里,心痛得要命。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