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 12人确诊 父丢命 家庭聚会毁天伦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肺炎疫情◢ 12人确诊 父丢命 家庭聚会毁天伦

    独家报导:吴振威
    独家报导:张来星



    (古来26日讯/独家报导/摄影)一场家庭共餐聚会,令一家12人感染新冠肺炎,甚至夺走患有肾病父亲的性命,全家人如今更面对周遭人异样的眼光。

    住在古来太子城的已故阿卡夫(68岁)与妻子米斯丽亚(63岁),育有5男1女,他们原本是个快乐的家庭,因一场疫情,让家庭从此缺了一角。

    米斯丽亚心痛丈夫在逝世前,没有家人陪伴在侧,难过掉下眼泪。
    阿卡夫无法挺过冠病,本月12日在居銮冠病治疗医院逝世。

    四儿子依山(31岁,自雇人士)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指出,他们一家12口,分散居住在当地附近的3所房子。

    他说,这包括与父母同住的一家8口,还有二哥夫妻一家,以及妹妹夫妻一家。

    上月16日,依山的二哥及妹妹们就回到家中探望父母,大家共进晚餐后,各自回家。

    直至上月23日,依山的妹妹公司传出有人确诊冠病,经筛检结果,隔日也证实妹妹确诊。

    依山说,接着就是与妹妹曾接触过的家人们于上月27日筛检,两天后结果出炉,当天一同共聚晚餐的全家人都确诊。

    他说,父亲属高危险群体,被送往居銮医院治疗,接下来包括母亲、他及最小的弟弟也被送往新山柏迈医院隔离,剩余者被令居家隔离。

    “这期间,救护车共来了我家4次,每次载走一人,我们可感受到周围人士的惶恐及异样眼光,大家隔着窗户的铁花望着我们被载走。”

    依山忆述,他们都被隔离在不同的病房,家人间都用手机联系关心彼此。

    “所有好与不好的事,我们都在互相支持下渡过,但父亲却没能熬过,在本月12日下午4时左右抢救无效逝世。”

    米斯丽亚(坐者右)与依山(左起)及阿尔米看着丈夫生前照片。

     

    父亲临终 只有3人道别

    父亲逝世后,家人无法触摸,只能派出3名家人代表,隔着一道玻璃向父亲道别。

    依山指出,他们一家人陆续结束隔离后,返回家中,但年迈的父亲一直没有康复,需留院治疗。

    他说,父亲患有肾脏疾病,洗肾已5年,在住院期间照了5次X光。

    “我们只能通过手机视讯探望父亲,并向医生了解情况,而父亲情况时好时坏,住院几天后咳嗽情况已好转,但是到逝世前三四天又恶化。”

    他说,本月12日,父亲需接受手术抽出肺积水,他们中午还与父亲视讯,手术后的下午3时左右,父亲就不省人事,之后医生进行心肺复苏,但下午4时40分左右就不治。

    “由于标准作业程序,我们只有3名代表前往处理父亲的后事,期间全隔着一道玻璃,我们也无法碰触父亲遗体,当晚10时30分,父亲就安葬在沙令墓园。”

    阿卡夫(站者左3)一家人于去年独生女出嫁时,出席婚礼拍摄的全家福,如今此景已成回忆。

     

    无法陪老伴走最後一程 痛心疾首

    结婚42载,日夜形影不离,却在老伴住院也是生命最虚弱的最后两周,身旁一个家人都没有,妻子痛心疾首。

    米斯丽亚指出,丈夫患上肾病的这5年,每星期3天需到洗肾中心。

    这5年的洗肾时间,都是米斯丽亚陪伴丈夫每分每秒度过,就算因为疫情,只能一人进入洗肾中心,米斯丽亚也会在车上等上四五个小时。

    米斯丽亚在受访时,每当谈起丈夫在冠病确诊后生命最后时光中,数度哭泣,无法言语。

    在她眼中,丈夫是个少话但脾气好的人,每次夫妻吵架,丈夫都是沉默不语,且丈夫很勤劳,一人工作肩负起她及6名孩子的生活重担。

    令她很难过的是,在丈夫生命最后时光,她无法陪伴照料。

    “那两个星期,是他生命最虚弱,最要人照料的时候,我无法陪伴他,我身为妻子有愧于他。”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