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 有的退休 有的转行 学巴缺司机 料减少30%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 有的退休 有的转行 学巴缺司机 料减少30%

    报导:汪锦发



    (新山1日讯)自政府去年和今年初落实行动管制令,令学生巴士业者收入大受打击,有者被逼转行或退休,3月开课时,估计本地学生巴士数量减少约30%。

    此外,疫情居高不下,许多学生家长宁愿自行载送孩子上学和放学,因此学生巴士业者也面对载客量不足问题,收入不稳定困境。

    《中国报》向本地学生巴士业者了解,教育部早前宣布,小学生从3月开始返校上课,本地大部分学生巴士定期做好维修和消毒工作,可重新和安全载送学生回到校园。

    本地学生巴士多数採用客货车载送小学生到校上课,并做好消毒防疫。

    不过,有些老一辈司机选择退休,有些年轻或中年司机则转行。

    他们指出,行动管制令期间,学生巴士司机苦撑已久,有些只好转去送货和送外卖,或寻找收入较稳定的工作,是否愿意都回来载送学生,还是未知数。

    另外,业者反映,政府提供司机的援助金犹如杯水车薪,只够生活补贴,但无法让同业承担学生巴士经营下去开销。

    巫志良:柔南相信有30%学巴司机退休或结业。

    “尤其开学在即,每半年验车费用、维修费、消毒用品等,估计业者须承担每辆至少1000令吉开销;若业者拥有多辆巴士,则面对庞大开销数额,负担加重。”

    柔南学生车公会署理主席巫志良受访指出,柔南相信有约30%的同业结业或退休,载送小学生的学巴预计比去年减少,家长可能须自行载孩子上学。

    他认为,政府高官过去所制订一些政策,如强制巴士司机更换车龄较大巴士及购买指定客货车充当巴士,如今已发酵,让年长业者被逼结业。

    开学在即,学生巴士业者因转行或退休,使到本地学生巴士数量减少,家长或要自行安排载送孩子。

    或找同行合併载送

    大型学生巴士若没有足够的载客量,也有业者可能选择3月不载学生,或者找同行合併载送学生。

    巫志良指出,若学巴业者使用客货车载送学生,继续在疫情下苦撑下去,而且每天增加更多载送趟数,包括幼儿班和补习班学生帮补收入。

    他说,若是经营大型巴士则会面对学生不足问题,难以维持经营成本。

    另外,柔南学生车公会主席吴文华受访指出,经历行动管制令,该会退休结业的学生巴士司机估计约10%。

    他说,本身共有18辆学生巴士,主要是专载宽柔中学学生,目前共有15名司机如常开工,因为他从去年至今提供每名司机每月一半薪资,保住人力。

    许多学生家长自行载送孩子上学和放学,学巴业者或面对载客量不足问题,开学后依然收入不稳定。

    应尽早为司机接种

    学生巴士业者促请政府,规划让学巴司机与教师一样,成为较早获得接种疫苗者,保障司机和学生安全。

    吴文华说,学生巴士司机载送学生,存在一定风险,政府应考虑让司机尽早接种疫苗,让家长安心。

    他说,有些学生巴士司机年纪大,一旦接种疫苗后,可预防感染新冠肺炎,让整个行业能顺利和如常载送学生出入学校。

    另外,他强调,学生巴士业者都会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而他自费购买消毒器具,定时消毒,而学生搭巴士时一定要载口罩,以策安全。

    吴文华:促政府安排学生巴士司机尽早接种疫苗。

    “忧爆感染群 返校不恰当”

    有些学生巴士司机则担心,在疫情高居不下,教育部突宣布让学生重返校园的做法并不恰当,担忧会爆发感染群,业者也随时会面对突然停止载学生的问题。

    古来学生巴士业者张福伦说,他负责载送两间学校共16名小学生,目前3至4名家长表示担心疫情,将自行载孩子上学。

    他认为,教育部不适合开放学校,虽然他还是会照常在3月载送学生,但还是担忧爆发学生校感染群,届时又会影响司机收入。

    “去年3月至今年2月,学生只有4个月到校上课,几乎长时间没有固定收入。”

    张福伦坦言,早前找到一份稳定收入的工作,但对政府突然宣布3月和4月批准学生到校上课,令他左右为难,即使如常载送学生,但又担心教育部突宣布停课,造成自己未来收入不稳定。

    他说,业者须自行承担每辆学生巴士约1000令吉的开销,包括验车、冠病检测费和消毒,开销不小。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