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今年停办 热闹不再 柔古庙众神夜游 只能回味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今年停办 热闹不再 柔古庙众神夜游 只能回味

    过了游神才算过完年!新山的农历新年比外地人长,只要一到柔佛古庙游神,在外地打拼的新山人都会回到新山参与游神。

    报导:蓝子鑫



    (新山2日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柔佛古庙众神夜游盛会今年停办一年。

    其实对老一辈的新山人来说,数十年来,就算没停办,游神面貌也已改变不少,如今更没有从前的鞭炮声助兴及响彻耳边的情景。

    柔佛古庙游神存在超过一个世纪,是许多新山人每年农历新年的集体回忆,每年更是吸引海内外的游客到访。

    早期的神厂曾经设在新山纱玉街、直律街等地方,后期才有了行宫。

    但受到疫情影响,去年除5尊神明乘上罗厘巡游之外,其他活动则一切从简,没有花车、也少了许多民众;今年疫情持续,主办方最终取消活动,全改为内部仪式,不对外开放。

    对此,《中国报》访问来自老、中、青,三代不同的道地新山人,从他们的口述历史,了解他们对于柔佛古庙游神的记忆,以及今年停办的感触。

    其中老新山人叶汶鑫(75岁)指出,根据历史记载,柔佛古庙游神曾在1932年及1941年,两次停办夜游活动,再加上今年便是第三次。

    叶汶鑫对于早年的柔佛古庙游神,仍历历在目。

    他说,柔佛古庙游神是每一年新山最热闹的活动,结束后才算结束农曆新年,而来自40年代、在新山土生土长的他,从小就参与,更是令他非常期待。

    回忆起当时的画面,叶汶鑫坦言,当时本地仍被允许燃放鞭炮,新山市区一带许多组屋,都会从第二、三楼燃放鞭炮,可今非昔比,如今已没有从前的热闹,气氛也不同。

    “以前的舞龙大小及重量也逐渐改变,在60、70年代,曾有8辆罗厘合併,形成八仙过海的花车,至于游神的节目流程及细节,大致上则大同小异。”

    他说,早期都会聘请一批印裔同胞,负责提灯及其他设备等,如今虽然少了这一幕,但增加了许多年轻人的参与。

    柔佛古庙游神期间,庙外会挤得水洩不通,今年活动改为闭门进行,令新山人只好“休息”一年,明年再来。

    限穿游神衣者参与

    由于早期曾因抢夺金银纸而发生事故,随后限定只有穿著游神衣的民众,才能参与游神。

    叶汶鑫指出,早期的神场即游神期间,安置5尊神明的地点,曾建设在新山纱玉街、直律街等地方,后期才有了行宫。

    他忆述,早期民众都能够参与,众神出巡结束后,5尊神明便会回到神厂,同时撒金银纸,参与者为抢夺金银纸,以致有人受伤。

    “之后就有了限制,只有身穿五帮的游神衣,才能参与柔佛古庙游神的活动,不仅能够控制人流,也避免再度发生不愉快的事。”

    柔佛古庙游神历经百年,不管哪个年代,都是新山人的集体回忆。

    只能待在家看直播

    叶汶鑫说,早期的新山人无论身在何处,只要游神日子将近,都会回到新山故乡参与游神。

    “我每年都会参与游神,但今年因为疫情的关係,没办法举办,只好在家观看直播,再伤心也没用,应以大局为重。”

    他也指出,由于是主办方的理事成员,因此早期都会待在神场售卖福品及平安符等,也曾跟著游神队伍夜游,但不曾扛过神轿摇神。

    儘管去年的柔佛古庙众神夜游,仅是5尊神明乘罗厘绕新山市区,但不少民众仍前往观赏。

    约亲友穿游神衣助兴

    儘管无法参与游神仪式,心中不免难过,但游神的精神永不熄灭,仍选择在游神当天,号召其他亲友穿上游神衣助兴。

    从小就参与柔佛古庙游神的黄慧娟(41岁,自僱人士),早期居住在新山义兴3路,即现址在行宫一带。

    她回忆到儿时期间,神厂设在新山中华公会绵裕亭,当地在游神的4天也不会开放,以方便举办游神活动。

    受到双亲的影响,黄慧娟的两名儿子从小就参与游神,每每到了农历新年,都会透过网络回顾过去的游神精彩片段。

    “如今义兴3路已被发展商收购,老邻居及老朋友都搬走,因此居民们设立迎神会,往年都会在行宫外搭建帐篷,藉此大家也一同叙旧。”

    儘管今年停办游神,黄慧娟有些难过,但还是要有“仪式感”,因此与亲友们相约好,无论当天做什麽,都穿上游神衣,结束今年的农曆新年。

    “对于明年也多了一份期待,希望节目能够更别出心裁。”

    黄慧娟(左2)去年生日适逢众神夜游当天,因此家人买了生日蛋糕庆祝。

    旅游也改机票回国参与

    自参与柔佛古庙游神以来,黄慧娟从不缺席,为了参与游神队伍,在国外旅游时特地改机票回国。

    黄慧娟透露,数年前与公司同事到日本旅游,但之后才恍然大悟,发现回国当天是柔佛古庙众神夜游,为了能够参与,更改机票提前一天回国,所幸最终成功参与。

    “有一年父亲过世,我担心自己触景伤情,因此决定不去,留在家中看直播,但到了夜游当天,却还是按奈不住,决定前往现场。”

    她也指出,她与丈夫育有两名儿子,在他们的渲染下,从小就接触了柔佛古庙游神,每每在农曆新年前,都会透过网络观看过往的游神片段回味。

    逢洗街,必下雨!

    土生土长的梁强(48岁,手机店业者),小时在父母及外婆渲染下参与游神,如今的他是柔佛古庙管委会的成员之一,儘管仍能参与闭门仪式的工作,但难免还是感到失望。

    对过去参与柔佛古庙游神的记忆,梁强说,小时外婆说每到洗街环节就会下雨,一开始不相信,但随著年龄及亲眼为证,也相信了外婆说的话。

    他说,在八十年代,由于众神夜游的路线多数没有路灯,因此僱聘印裔同胞,负责提大灯照明,由一辆罗厘载著发电机。

    他坦言,外婆以前居住在新山义兴3路,因此每年游神都能与多名好友及老邻居叙旧,但今年无法却只能“缺席”。

    郑高汉:难忘万人空巷的情景。

    万人空巷夜游最难忘

    万人空巷的柔佛古庙众神夜游,最令人难忘!

    对于年轻一代的郑高汉(25岁,技术员)来说,印象最深刻的是万人空巷、团结一心的场景,儘管整个夜游持续至深夜,但仍愿意参与。

    “大家愿意请假,甚至在夜游当晚熬夜参与,享受游神的氛围,由于我曾经是队伍中的一员,因此感同身受。”

    柔佛古庙众神夜游盛会今年停办,郑高汉坦言,确实有点失望,但感到欣慰的是,主办单位在艰难时刻作出抉择对抗疫情。

    展望未来,他希望来届无需再被迫停办,将本地的传统习俗延续及推广,让更多人认识柔佛古庙游神背后的意义。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