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官员到来清理坍塌单位 强拆老店 误会一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官员到来清理坍塌单位 强拆老店 误会一场

    古来市议会、土地局及水务局等单位派员到场清理空置及坍塌单位的杂物和垃圾,结果引起部分业主误会,以为是来强拆店面。

    报导/摄影:谢心昉



    (古来讯)没有强拆老店,只是清理坍塌单位!

    士乃大街46间百年老店去年被要求搬迁,部分业主今早目击古来市议会及土地局等单位官员到场,误以为是来拆除店面,但官员向业主澄清,只是来清理空置及坍塌单位的杂物及垃圾。

    位于联邦大道士乃大街北上路段旁的46间老店,大约有逾20间已经空置和坍塌。

    位于联邦大道士乃大街北上路段旁的46间店屋,已经有百年历史,去年面对搬迁问题后,数名业主成立了负责协调拆迁诉求的小组。

    该小组主任蔡明酒今日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今早9时左右,古来市议会、土地局及水务局等单位派员到场,部分业主误以为官员是来强拆店面,但他向官员求证后,只是前来清理空置及坍塌单位的杂物和垃圾。

    他说,46间店屋当中,大约有逾20间空置及坍塌,约16间是完整的,约5间有做生意,以及约6至7间还有人居住。

    士乃大街46间百年老店去年被要求搬迁。

    蔡明酒说,他是其中一个业主,他的公公蔡俊美于1926年在目前的单位经营杂货店,1940年由他的父亲蔡月初接手,直到1974年再由他接手,最后到2000年改为汽车冷气及零件店。

    “因为年纪大了,目前我已经退休,并由亲戚继续经营。”

    他说,现在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家的经济状况都受影响,所以约16间店的业主仍在等待最后的信件,目前还未确定何时搬迁。

    蔡明酒说,他接手的店屋是由公公传承下来。

    他也指出,该小组有请州议员和行政议员协助,近期也与土团党武吉柏迈区州议员杜斯林会面,希望他协助向州政府传达业主们的请求,给予一些补偿金给业主。

    去年要求清空 未有新进展

    士乃大街46间老店业主于去年3月2日接获古来县土地局的信函,当局是援引国家土地法令第425条文,要求有关业主在一个月内,清空建在道路保留地上的间建筑物,以进行提升道路计划。

    由于业主搬迁,部分店屋已经空置。

    后来经过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与古来土地局协调,展延至去年12月31日之前,必须清空建筑物及拆除,但截至目前,暂未有新进展。

    郑凯聪于週三接受《中国报》询问时指出,原本46间老店必须去年12月31日之前搬空,不过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等问题,道路计划已经暂时搁置,所以部分店屋还未搬迁。

    他说,经过他与古来市议会商谈后,当局于去年9月至10月期间,要求业主委派一名发言人,才进行商谈赔偿事宜,但目前协调小组还未委任发言人。

    郑凯聪:道路计划因为疫情暂时搁置。

    后代不反对政府徵地

    祖父留下6间店面给后代,至今已经空置约30年,后代并不反对政府徵地。

    在士乃大街拥有6间店屋的黄邵民(63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其祖父黄子松,逾百年前留下了6间店屋,原本他们还有经营生意,但在约30年前已经空置。

    负责协调拆迁诉求小组的组员日前与杜斯林(坐者)见面。

    他说,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插手或过问搬迁店屋的事情,但他并不反对政府徵地,因为这是发展趋势。

    “但我希望政府会提供一些赔偿金给业主。”

    目前士乃大街老店还有约16间是完整的。

    冀助申请地契

    黄思雄(61岁,士乃青年会信託人)

    这些老店已有百年历史,业主们一直都有缴付门牌税和水电费,之前突然收到信件说要搬迁,但现在没有下文。

    希望人民代议士为业主们申请地契,将具有历史性的老店保存下来。

    已清空将搬离

    曾胜(76岁,业主)

    週三上午,我看到有关当局大阵仗前来,以为要拆老店。

    唯当局人员解释,只是清理空置和坍塌的店屋,暂不会打扰到还有人做生意或居住的店屋。

    我原本在士乃大街经营“成记咖啡店”,从祖父传至父亲,之后传至我手,已传承第三代,大约有80年历史。

    大约6至7年,由于我已年迈脚痛,便结束咖啡店生意。

    我和太太仍住在老店,但东西已经清空,预计下个星期就会搬到儿子位于士姑来的住家。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