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愤怒鸟活动乐园落幕 柔国际主题乐园 再少一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愤怒鸟活动乐园落幕 柔国际主题乐园 再少一间!

    愤怒鸟活动乐园正式结业撤出柔州,成为柔州第二间关闭的国际主题乐园。

    报导:吴燕萍
    摄影:张来星



    (新山5日讯)疫情期间生意下跌80%,愤怒鸟活动乐园昨晚拉下铁闸门结业,成为柔州第二个关门的大型国际主题乐园,令向来以主题乐园特色招揽外国游客的柔州旅游业,再崩一角。

    柔州共有三大国际主题乐园,即乐高乐园、三丽鸥吉蒂猫镇及汤姆士火车主题乐园,以及愤怒鸟活动乐园,而这些乐园一直是本地旅游业招揽外国游客的“招牌”。

    随着依斯干达布蒂里公主港的三丽鸥吉蒂猫镇及汤姆士火车主题乐园于2019年12月31日结业,愤怒鸟活动乐园昨晚8时,也正式画上休止符。


    (本报张来星摄)

    愤怒鸟卡通人物主角于周日晚上趁乐园关门前,与顾客正式道别。
    三丽鸥吉蒂猫镇及汤姆士火车主题乐园于2019年12月31日正式结业。

    据了解,昨晚约400人特地前往乐园给予最后支持,而乐园工作人员也在关门前,与可爱的“愤怒鸟”人偶呈献最后舞蹈,现场气氛即欢愉又伤感。

    杨福来:乐园关闭影响家庭游客。

    豪吉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福来对于上述乐园不敌疫情结业,感到难过,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坦承,乐园关闭,的确可能影响外国家庭游客。

    “有些外国游客会因孩子喜欢愤怒鸟或吉蒂猫卡通,决定举家到柔州旅游,以便到这些主题乐园玩乐,而乐园关闭,对部分家庭游客造成影响。”

    他希望,柔州旅游促进局能再增加一些亲子和家庭旅游胜地或新的主题乐园,为旅游业或州内经济带来好处。

    刘畑镜:希望当局增添新乐园刺激旅游业。

    AJ Express Travel&Tour业者刘畑镜指出,国际主题乐园确实可吸引一些外国游客。

    他说,愤怒鸟活动乐园开幕初期,也吸引许多外国游客,门票销售量都不错。

    “如今乐园不敌疫情关闭,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希望相关单位可努力再洽一些新乐园在柔州开设,刺激旅游业。”

    愤怒鸟活动乐园内的愤怒鸟玩偶和摆设全数需拆除和清空。

    边境不开放 乐园难维持

    边境不开,民众不能跨州、游客来不了,柔州主题乐园经营者压力大!

    和丽园集团业务发展总监张凯翔指出,该集团旗下也有和丽园水上乐园,而在疫情期间,该乐园生意量下跌90%,目前为了止血,今年2月已暂停水上乐园运作,只开放蹦床乐园。

    张凯翔:希望政府能提供补贴,给予乐园经营业者援助。

    他指出,关掉水上乐园有三个因素,即员工健康、经济考量和避免聚集人群造成病毒扩散。

    对于愤怒鸟活动乐园及另一座乐园相继结业,张凯翔坦承很伤心,毕竟这两个乐园主打顾客群是2岁至7岁的孩子,对旅游业而言,无法继续经营是一种缺憾。

    他希望政府能给乐园经营者实际补贴或税务减免,毕竟在疫情期间,游客无法前来,乐园经营者面对的压力更严峻。

    弹跳床也是乐园的卖点之一。
    乐园内的超大气垫和玩乐设施也将拆除,成为追忆。

    员工调职到子公司

    愤怒鸟活动乐园的顾客群有60%属外国游客,剩余40%为本地顾客,因疫情大马锁国和禁止跨州,导致乐园“撑不下”结业。

    该乐园商务主任翁姑阿都阿兹受访时坦承,他们从去年3月开始,每3个月评估乐园生意量,原本乐园需每月达36万令吉生意额,但过去一年几乎都无法达标,生意量几乎下跌80%。

    翁姑阿都阿兹感激顾客过去给予愤怒鸟活动乐园的支持。

    “今年一月才忍痛决定结束乐园,而园内30名员工仍属柔佛机构职员,他们都不会失业,只是将调往其他子公司或部门运作。”

    他说,乐园近2周将进行清空工作,而职员们将会继续留下帮忙,之后才正式在新岗位工作。

    愤怒鸟活动乐园是于2014年进军新山城中城广场。

    吉米(右2)周一携家带眷欲到乐园玩乐,没想到乐园已结业,败兴而归。

    另外,乐园周一(5日)也迎来零星不知情的顾客到访,其中36岁的自雇人士吉米也带着家人欲到乐园玩乐,知道乐园已结业时,错愕不已。

    他说,孩子都喜欢该乐园,每年至少得光顾乐园五六次,如今结业感到惋惜。

    努苏哈达(右起)、阿兹丽娜和鲁斯迪是乐园开幕至今工作最久的“老臣子”,对于乐园无法继续经营,感到难过。

    乐园见证自己成长

    阿兹丽娜(44岁,愤怒鸟活动乐园执行人员)

    乐园开幕时,我就在此工作,见证我从单身到诞下一名孩子,如今乐园结业,心中非常难过。

    我很舍不得一起工作的同事,大家感情都很好,但现实就是无奈,幸大家还保住饭碗,只是接下来需各分东西,到不同的公司或部门工作。

    在乐园工作期间,我学会很多东西,如学习如何与外国人接洽谈生意及应对形形色色的顾客,这一切都将为我留下美好的回忆。

    员工们伤感的打包收拾园内的玩偶。

    做最久的一份职业

    努苏哈达(30岁,乐园运作资深组长)

    我从乐园开幕工作至今,原本只是一个小职员,后来经培训就一直升迁成为组长。

    这其实是我做最久的一份工作,过去的工作平均做一两年就换工,而这份让我做了六七年。

    我至今都无法接受乐园结业的事实,感觉像一场梦,很难过,周日乐园关门前,大家都哭了,很舍不得这里和孩子们来玩乐时的高兴笑声。

    愤怒鸟活动乐园正式关门前,所有员工与愤怒鸟人偶表演最后一舞,现场气氛欢愉又伤感。

    工作给我很多机会

    鲁斯迪(27岁,活动策划资深组长)

    在乐园工作教会我很多事物,也让我有机会尝试,勇敢的在群众面前演讲等,获益良多。

    我个性本来就很害羞,但在乐园工作,让我尝试到在1000名学生面前演讲或解说感觉,现在的我已不像从前那么容易怯场和害羞。

    乐园关闭确实让人难以接受,很多顾客都向他反映,为什么要关闭乐园,众人都充满不舍。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