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 评估小学生学习能力 教育界冀拟合适方案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 评估小学生学习能力 教育界冀拟合适方案

    (新山3日讯)政府议决全面废除小六检定考试(UPSR),受访的教育界人士冀望教育部能拟定一个合适的方案,以评估小学生各方面的学习能力。



    高级政务部长(教育部)拿督莫哈末拉兹前日宣布全面废除小六检定考试,意味这项历时33年的重要考试将走入历史。

    小六检定考试始旨在评估小学生的学习掌握能力,以及决定小六生可直升中一或须就读预备班。

    小六检定考试始于1988年,旨在评估小学生们在各项学科的掌握能力,也常用来决定小六生可直升就读中学一年级或须就读预备班。

    去年因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政府议决取消去年度的小六检定考试。

    近十年来,教育界对这项考试的看法不一,有者认为这项考试应持续进行,以了解学生的学习掌握能力;有者则认为这项考试或加重学生们的负担,应该将它废除。然而废除了这项考试,是否意味无须再评估学生的学习程度?

    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苏文吉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呼吁,学生的学术评估仍不可少,教育部应拟定一个周全的替代方案。

    苏文吉:小六检定考试可谓小学生最终的学术资格鉴定。

    他强调,小六检定考试可谓小学生最终的学术资格鉴定,也是作为升上中学的一个指标,随着这项考试永久废除,学生又该透过什么管道来鉴定学习程度?

    “教育部务必寻找一个合适的平台和解决方案,来评估学生们的学习程度。”

    他认同,小六检定考试废除后,小学生和教师不必再为此感到压力,但相信学校和家长们会加以督促孩子们的课业,确保孩子们的学习程度不落后。

    吴家本:鼓励着重品德教育

    小六检定考试废除如同醍醐灌顶,教育界受鼓励纠正现有的教育模式,着重于培养小学生们的身心发展。

    吴家本:更应该注重小学生的品德教育。

    新山宽柔二小家协主席吴家本指出,教育部其实不应注重学生的考试成绩,更应该注重小学生们的品德教育,并进一步提升小学生的社会应对能力。

    他认为,小六检定考试实行多年,学生们似乎已被训练成“考试机器”,却忽略了身心发展,影响了他们日常的生活应对能力。

    “现今社会不断演变,但不少学生的社会应对能力是越来越差,加上科技产品的影响下,学生与父母、长辈和兄弟姊妹的亲和力也变得薄弱。”

    小六检定考试废除及今年度初中三评估考试取消是否影响补习中心,还未能预知。

    他建议,教育部可仿效国外的教育模式,从小培养孩子的兴趣和志向,笃定孩子们未来明确的方向。

    他希望教育部能制定一个平台,以鉴定学生们的三语、数理和道德教育程度。

    孙彦彬:学生不必成“考试机器”

    教育工作者孙彦彬认为,废除小六检定考试如同还给孩子一片蓝天,让学生们不必变成“考试机器”。

    孙彦彬:废除小六检定考试如同还给孩子一片蓝天。

    “小六检定考试原为测试学生的读、写、算的能力,近十年来却变成学校、学生和家长之间的竞争,学生是否能快乐学习,值得去进一步探究。”

    虽然对废除小六检定考试持以正面看法,但孙彦彬希望,教育部能拟定一个明确的方针指标,来测试学生的学习程度。

    “学生的学习程度不能单靠考试分数,还得靠课外活动的表现。”

    *学生家长*

    学习需累积

    ◆何志成(58岁,建筑承包商)
    我的女儿就读小学六年级,当她听到小六检定考试取消,觉得很开心,因为无需再为应对大考而感到压力。

    何志成

    我认为,废除小六检定考试是好事,因为我一向来不太鼓励进行过多的考试,毕竟学习是一个长远的规划,需要经过长时间慢慢累积经验和吸收知识,也不应受限。

    不过,我还是有安排女儿补习,确保女儿学习不落后,我也会准备更多的教材,让女儿学习更多课本以外的知识。

    进度不落后
    ◆李永和(41岁,电子工程师)

    小六检定考试有助于了解学生的学习程度如何,如果废除,可能会让学生失去奋斗的目标。
    我有一名孩子就读小学六年级,虽然小六检定考试废除了,但我相信教师和家长会尽心教导学生,也可以为学生作出安排,确保他们的学习进度不落后。

    我相信各源流的中学有各自的评估方式,不会对孩子的升学方向造成太大的阻碍。

     

    陈心坚:网课一年多 水平跌谷底

    针对政府宣布取消今年度的初中三评估考试(PT3),精明补习中心院长陈心坚呼吁,政府应该为学生们拟定一个更明确的政策,加强学生们在疫情之下的学习进度。

    陈心坚:政府应加强学生在疫情之下的学习进度。

    政府基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学生的应考,议决取消今年度的初中三评估考试。

    对此,陈心坚不讳言,学生在疫情之下经历了一年多的网课学习,但无论是学习水平、精神和态度,基本上都已跌落谷底,实在令人担忧。

    “其实,政府有没有一个更好的政策让学生们加强学习,提升他们的学习进度?”

    他建议,以小六检定考试为例,教育部可安排学生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分阶段接受学习评估,直至小学六年级。

    “目前,暂时无法预测小六检定考试废除和初中三评估考试取消对补习中心的影响,最重要的是,未来有没有一个机制来评估学生的学习程度。”

    陈珊珊:已将补习班转换为托管班。

    陈珊珊:忧孩子失学习方向

    补习中心业者陈珊珊(41岁)认为,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学校上课天数不多,课业已有一段时间停顿,学习进度不如以往,或对今年的应考生形成一种压力。

    她指出,她的女儿原定今年应考小六检定考试,如今这项考试取消,她担心孩子可能会失去学习的方向,不会像以往般积极应考。

    “如果能为学生们找到一个替代方案,来评估他们的学习能力和鉴定升学管道,相信会更好。”

    政府基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学生的应考,议决取消今年度的初中三评估考试。
    一些补习中心业者为了求存,将补习班转型为托管班。

    陈珊珊也是补习中心业者。她说,基于担忧上述两项考试取消或引发补习中心退学潮,她已将补习班转换为托管班,来减缓疫情对补习中心的冲击。

    她也指出,疫情当前,不少家长为了保护孩子,加上网课的学习成效不显著,纷纷要求补习中心安排老师上门,为孩子进行一对一的教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