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MCO两个月 刘子绚将不赚钱咖啡馆 “点石成金”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利用MCO两个月 刘子绚将不赚钱咖啡馆 “点石成金”

    刘子绚已一年多未回马。

    (新加坡12讯)入行17年,刘子绚除了演戏,也创作。在疫情期间,她上网学习短片拍摄和剪辑,并在近期开设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



    来自马来西亚浮罗交怡(Langkawi)的刘子绚因疫情已有一年多没回家,浮罗交怡除了有家人,还有她经营多年的两家Spa美容院、四家民宿、一家咖啡馆和有机商店。

    目前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卧虎藏鬼》是刘子绚(42岁)与老公田铭耀(40岁)合作的第二部作品。他们首次合作是在2019年演出电影《女鬼爱上尸》。刘子绚在2004年以电视剧《任我遨游》开启她在本地的演员生涯,入行17年,她已拿下八座《红星大奖》10大最受欢迎女艺人奖。

    这一回拍《卧》她获益良多,除了对喜剧表演有更深的体会,还参与台词创作。刘子绚说:“人家说演员是二次创作,第一次是编剧。监制给了我们自由权,跟导演讨论如何加入一些新台词或桥段,让演员赋予角色生命,挺享受这样的创作空间可发挥想象力。”

    说起创作,她在2018年就曾透露有自编自导自演的打算,后因剧本和执行等方面与合作方无法达成共识而喊停。她说:“我明白可能是自己经验不足,但我是个比较有主见的人。我想把剧本拿回来,把它发展成其他影视、短片类,用我想要的方式去做。这会是一个奇幻的爱情剧,灵感取自婆婆在浮罗交怡岛上发生的故事,并将融入神话、巫术等元素。”

    疫情让她放弃了将剧本拍成电影的念头,“电影要考虑的因素比较多,如我在2018年拍的《生死环线》至今还没有上映。这毕竟是我的作品,我不想因为别人出钱而让对方做主,我希望大部分的控制权和规划都由自己掌控。”

    刘子绚曾因不断拍戏,造成健康出问题。

    30岁之前的煎熬

    十几年前她曾经不顾一切马不停蹄地拍戏,一部接一部,结果健康拉警报。

    2010年她毅然放慢步伐,静下心来,找到属于自己的慢生活。“如果我不为自己的健康负责,谁会帮我?”

    当时除了健康问题,还有精神上的压力。可能因为我从小在岛上生活,习惯了比较慢的节奏,所以突然要适应城市的高压环境,必须逼着自己成长。的确,那几年我成长得很快,但也失去了很多。

    “30岁之前,我的负担蛮大的,当时妹妹还在念书,妈妈是美容师,我出来工作后,终于能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除了供妹妹上学,我为妈妈开了一家店,也给她买了一套房子。所以那时的我不停地工作,也特别省,不出国旅行,也不给自己买东西,连回家探望家人的钱都省下来。”

    去年,她在大馬的生意因疫情而受影响,特别是美容院和三年前成立的民宿。

    刘子绚说:“我是勇于接受挑战的人,越是掉入谷底,越想翻身。我的个性就是这样,是个冒险王。因此去年封城期间,我们把Spa产品上线,将生意重心转移到在咖啡馆和有机商店。咖啡馆原本是美容院和民宿的附属品,并非主要业务。我们利用封城的那两个月,为咖啡馆制定新方向,重塑品牌,并成功打出小名气。原本最不赚钱的在去年却成了最赚钱的生意。”

    今年下半年,刘子绚除了投入新剧《肃战肃绝》的拍摄,还计划把马国的生意拓展至新加坡,把美容院的香氛产品引入本地,透过线上售卖。

    经营YouTube频道

    疫情期间,刘子绚透过网上教学,学习短片拍摄和剪辑,并在近期开设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田侍日常”的短片系列,分享夫妇俩一起烹调新食谱的快乐,迟来的蜜月旅行点滴,改造朋友的小房间等内容,让粉丝们一窥小两口幸福的小日子。

    “以前从未想过开设YouTube频道,但去年中因工作安排都暂停,空出很多时间,于是,我们在家里尝试了许多新食谱,比如擂茶,然后把它拍下,剪辑,制成短片。毕竟拍了这么多年的戏,拍视频比较容易上手,不是特别难。学习的过程对我来说很重要,好不好是其次,至少我学会如何去做这件事。我们会好好经营这个频道,定期为观众带来新的内容。”

    刘子绚和田铭耀结婚将近4年。

    7月对刘子绚来说是个很特殊的月份,不仅是老公田铭耀的40岁生日,也是两人结婚四周年纪念。“我们不是很注重节日,因为节日往往都在工作中度过。我们每次都把节日累积起来,然后以旅游为庆祝方式。”

    刘子绚说,小时候曾幻想自己披着婚纱,上演理想中的童话爱情故事。长大后,遇到不同的对象,才惊觉梦想只是个假象。

    “我的父母离异,我以前也遇过不好的恋情和经验,所以我曾经是个不婚主义者,直到遇见铭耀,哈哈。交往时,他没有给我结婚的压力,反而会让我觉得结婚其实也不错,激发我对结婚的渴望,哈哈。”

    刘子绚至今不想生孩子。

    至于生儿育女,她坦然回答:“如果我有孩子,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意外,二就是我想通了,我去领养。只有这两种可能。我觉得现在把小孩带来这个世界,责任很大,我能够帮助别人,但我不确定是否有能力帮助自己的小孩。”

    婚前的她,把压力和情绪都留给自己。婚后的她,有了愿意倾听的伴侣。她说:“以前的我会不自觉地把负面情绪藏起来,我不会跟家人分享,因为我是他们的支柱。我也不愿和朋友分享,因为他们帮不到我。结婚后,老公比较可怜,要听我诉苦,哈哈。我们在另一半最需要的时候,会成为彼此的小太阳,给予对方所有的正能量。”

    图、文:联合早报(本文摘自《风华》杂志7月号,更多报道可浏览www.iconsingapore.com)、艺人面子书照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