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歌台连续2年受疫情影响 艺人纷纷另寻财路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七月歌台连续2年受疫情影响 艺人纷纷另寻财路

    (新加坡讯)穷则变,变则通!疫情在新加坡肆虐,七月歌台连续两年受影响,歌台艺人纷纷另寻财路,有的去学美容,有的则帮商家做直播带货。当初他们以为是过渡期的兼职工,没想如今却在新领域闯出另一春天,有女歌星转当美容师,直播带货的主持升则格当杂货店老闆。



    路边歌台连续两年在新加坡绝迹,歌台艺人失去主要的经济来源,被迫另寻出路,38岁的承泽去年起跟随师傅王雷的脚步,开始直播带货维持生计。

    打拼了一年,如今他终于“晋级”当杂货店老闆,在沉氏道一带租下店屋,“承泽杂货店”上个月刚开始营业。

    承泽上个月在沉氏道一带租下店屋开杂货店,取名“承泽杂货店”。(取自面子书)

    承泽受访时说,直播带货的生意不俗,因此想开实体店面扩展业务。

    “目前生意还不错,因为有歌迷的支持,消息也渐渐传开。”

    他和太太在店裡亲力亲为,也请了七八名员工。原本之前只是想通过直播带货帮他撑过低谷,如今杂货店成了他的长期饭票。

    “如果生意好,我们打算在明年农曆新年之前开连锁店,希望可以把生意做大。”

    宝贝姐妹的“大宝”王仪华(39岁)和“小宝”王仪香(37岁)也在去年中旬转为美容师,目前在大宝住家提供居家美容服务。

    宝贝姐妹的小宝王仪香(左)和大宝王仪华(右)转当美容师,如今还在一家发廊租下小隔间扩充营业。(档案照)

    小宝受访时说,顾客在这一年裡逐渐增加,“之前都是看歌台的大姐,然后她们带了女儿过来,女儿再带来了朋友。”

    如今,事业上了轨道的她们,刚在一间髮廊租了小隔间,正等待进行装修工程。小宝透露,她们未来也计划开自己的店面,开课传授技巧,甚至能研发自家品牌的美容产品。

    “我们年龄也开始大了,近年外来的艺人也很多,现在歌台的‘蛋糕’分得越来越小,不能一直在原地踏步了,要通过其他方式补收入。”

    姐妹花也认为,疫情迫使他们走出舒适圈,每天忙著新事物,现在的日子其实过得更充实。

    承泽从去年起开始做直播带货,生意不俗,因此决定开实体店面扩展业务。(档案照)

    无法取代歌台在心中的地位

    “歌台还是最重要的!”

    儘管另一事业上了轨道,受访艺人说这无法取代歌台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纷纷称只要接到歌台邀约,仍会尽心尽力演出。

    承泽于2014年通过知名台主陈志伟加入歌台行业,获“歌台一哥”王雷收为徒弟,从此开启主持和歌唱生涯,歌台因此对他意义深远。

    就算如今杂货店生意稳定了,他也不打算放弃歌台。“这个生意(杂货店)不会取代歌台,我是不会放弃歌台的,希望两边都能兼顾。”

    从小就出道的宝贝姐妹也不忘根,小宝形容是歌台造就了今天的她们,这辈子都不可能与歌台分割。

    大宝说,虽然如今她们在发展美容生意,但歌唱还是她们的优先事业,“歌台在我们心目中还是最重要的。”

    创业过程起起落落

    歌台艺人的创业过程起起落落,有的缺资金,有的受疫情管控措施影响,但都凭著坚持不懈的精神走下去。

    承泽坦言开杂货店“很辛苦”,因为没什麽生意经验,也缺乏资金。

    “我就一直靠做直播带货累积经验,这段日子也尽量省吃俭用。”

    他掏出近7万元(约21万令吉)的储蓄开店,可说是在冒险,但他直言:“既然选了这条路,就需要往前走。”

    部分美容服务在疫情下受限制,宝贝姐妹的美容生意也随著疫情起伏,这一刻客似云来,下一刻就因新管控措施被迫取消预约。

    然而姐妹花选择积极面对,用空挡时期报读课程提升自我,这一年学会越来越多的美容技巧。

    大宝说:“虽然过程会比较累人,我相信管控措施会慢慢开放,未来会更好。”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